想到游戏里面色雷斯和特雷拉两国之间的一场场恶战,熊猫忍不住又皱了皱眉。

    “按照现在的形势看,你觉得色雷斯还会称帝?入侵特雷拉的战争,还会打得起来?”他问,“现在色雷斯的形势可不大好,两次大败损失惨重,士气损失更大……就这样,他们还要打?”

    王土豪露讥讽地笑了:“就是因为士气损失得大,所以才更要打。这就是赌徒的心理,赢了没准会见好就收,输了反而会越发红眼,想要一把博个大的在现实中不就有证据吗?什么回天鱼雷啊,神风敢死队啊……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都是情况不利的时候才干得出来的。”

    “情况有利的时候干这些,那是有病吧……”

    “恰恰相反,要是情况有利的时候就玩这些,没准连罗瘸子都会被震住,老老实实认怂缩头毕竟他罗瘸子终究也是个正常人,正常人是不会想要跟疯子拼命的,因为对方压根就不在乎自己的命啊……”

    “你说得这么感慨,莫非见过这样的疯子?”

    “我没见过,但我老爹见过。有一次他很气急败坏地跟我们说‘怼天怼地不要怼疯子,宗教狂的钱不赚也罢’,然后就调整了集团海外扩张的重心,转向了澳洲之类方向。”王土豪叹道,“对上那些随时都可能会因为你想不到的理由而抱着你炸成一片灿烂烟花的家伙,是个人都会感觉到压力的。”

    熊猫点点头,对此他也有切身之痛的体会。

    他想了想,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说:“话说,咱们现在不就是经常一言不合就自爆吗?对上咱们的人,一定会跟感觉到压力吧。”

    王土豪也笑了:“那是必须有的,不死之身就是这么炫酷!”

    笑过之后,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可是……咱们有不死之身,咱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朋友、部下……乃至于亲人,他们可没有啊……”

    他的语气有些低沉,熊猫也忍不住跟着叹了口气。

    就像这次的情况,如果只牵涉到穿越者们自己,那他们才不会在乎什么呢,大不了自爆走人。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一次自爆不能解决的,如果有的话,那就两次三次……到解决为止。就算不能解决问题,也能把制造问题的家伙给解决了。

    但他们是不死之身,可威斯克斯侯爵父女不是。

    为了避免给普雷的岳父和老婆带来无法对抗的麻烦,穿越者们不得不隐藏身份和手段,尽可能表现得普通一点,不要惹是生非。

    这不是他们喜欢的做事风格,但为了朋友,他们可以暂且忍耐。

    但如果有谁因为他们这段时间表现得人畜无害,就把这票霸王龙当成了凯蒂猫,那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穿越者们绝对不介意用醋钵大的拳头,教教那些撩拨他们的混账,让他们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尤其是那些因为他们的态度不够强硬激进,就想要对他们要保护的人下手的家伙……想到暗中可能隐藏着一群毒蛇,正打算在大家喜气洋洋庆祝的时候跳出来捣乱,熊猫就忍不住杀气腾腾。

    “你有线索吗?”他问。

    “暂时还没有,但相信一定会有的。”王土豪说,“毕竟刺杀威斯克斯侯爵可不是一件小事,想要做这种事情,事先的准备肯定少不了。有准备,就会有蛛丝马迹。我不信这世界上真有人能够把事情做得悄无声息,一定会有线索暴露出来,被我们提前发现!”

    他说得信心十足,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强者自信。熊猫看着他的脸,忍不住笑了。

    “很好,侦查这种事情,我实在是不擅长。但是如果需要战斗的话,记得叫上我。”

    “放心,有架可以打的时候,一定会叫你的。”王土豪笑着说,“毕竟我是个诗人,唱唱歌泡泡妞什么的才是我的专长,打架斗殴我可不在行。”

    “那些死在你手下的人要是听到这话,一定会气得从棺材里面跳出来。”

    “我杀人一向手脚利落,从来不给敌人留下棺材。”

    两人笑过之后别道了晚安,但回到房间之后,熊猫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躺下就睡着。

    色雷斯人已经盯上了特雷拉,这个消息让他不禁有些忧心忡忡。

    他不是悲天悯人的圣母,可曾经在诺玛地区见识过战争残酷的他,实在不希望特雷拉也卷进战火之中。

    尤其是塔拉汗……过去的这几年里面,穿越者们在这块位于特雷拉北部边陲,荒凉落后的广袤大地上泼洒了太多的汗水,花费了太多了精力,付出得越多,自然就越重视。如果塔拉汗还像游戏里面一样被战争摧残得不像样子,那别说是安东尼等人,就算是熊猫自己,也要忍不住怒发冲冠。

    “或许……我们应该现在就出手,给色雷斯人一些深刻的教训,打消他们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他自言自语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考虑着该用什么办法达到目的。

    结果,还没等他想好办法,事情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第二天下午,正在普雷特工坊里面跟着学徒工一起抡大锤,练习锻打铁块,借以锻炼体能的熊猫,得到了一个让他有些意外的消息。

    菲斯娜长公主去了一趟威斯克斯侯爵府,和珍妮谈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邀请她参加这个月的骑士比武典礼。

    “什么?你老婆不是战五渣吗?骑士比武典礼……她上去简直就是送吧!”从普雷特那里得到消息之后,熊猫不禁有些纳闷,忍不住怀疑菲斯娜公主的眼光。

    “又不是参加单人赛,是参加群体赛啊。”普雷特说,“群体赛里面,队伍中能够多一个掌旗官,对于整体战斗力的提升还是很有益的。”

    “骑士比武又不是真的行军打仗,很多手段和装备都受到限制,在这种情况下,你老婆这个还没完全成长起来的掌旗官,怕是也做不了多少事情吧。”

    “谁知道呢……反正珍妮已经答应了,她很兴奋的样子,为自己第一次可以参加骑士比武典礼而得意洋洋。”

    虽然普雷特带着头盔,但哪怕隔着铁面具,熊猫也能感觉到他话里的忧心忡忡。

    “那你打算怎么办?”他问。

    普雷特犹豫了一下,说:“我打算化妆成外来的年轻骑士,也参加这次的典礼。”

    “啥?”

    “而且……我想要找你帮忙,你也一起来吧!”

    “啊?!”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