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雷夫并没有在路上停留,很快就从酒馆门口过去,前往特雷拉王宫。

    作为莫来的特使,他需要见很多人,讨论很多事,没时间耽搁。

    尽管他对于那个在酒馆里面和自己对视的熊人颇为好奇,但他此刻身上肩负着重大的职责,没有哪怕一点点闲暇。

    或许……等敲定了那件大事之后,他就能像几年前游学时候那样,带着随从在特雷拉城到处转转,看看这里古老的风景,见见老朋友,再试着认识一两位有趣的新朋友……

    庞大的队伍行进速度并不慢,一会儿就远去不见。熊猫沉思了一会儿,向特地赶来看一看布雷夫·塞勒斯的阿阿斯特拉问:“这段时间公会城堡里面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没什么事情,至少没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事情。”

    “攻略组也没研究出什么东西来?”

    “攻略组现在差不多算是半解体了。”阿斯特拉说,“埃里克等人现在是塔拉汗伯爵麾下的大臣,整天忙于政务。封皇带着他的学生到处溜达,做任务、指导,据说是想要帮他学生提升到紫卡。现在也就和音等几个人还驻守在城堡里面,大多数又在研究公会水晶真正还在搞资料整理分析和攻略研究的,就剩和音一个了。”

    熊猫叹了口气,倒也不觉得奇怪。

    穿越之前,大家可以说是“终日饱食无所用心”,当然会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去研究攻略。但穿越之后,大家渐渐地都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又怎么还会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攻略研究方面呢?

    至于情报工作什么的……穿越者们倒并不是不重视情报工作,只不过对于一群不死之身来说,情报工作的重要性实在没有那么大而已。

    毕竟他们输得起,输多少次都无所谓。这就像一个开着修改器锁定了金钱的人去玩赌博游戏,那当然不会感觉到半点刺激,无非每一把都梭哈,梭到对手破产滚蛋了事。

    告别了准备返回城堡的阿斯特拉,他又继续锻炼了一段时间,就返回了普雷特工坊。

    到了工坊,他将今天看到的事情告诉了普雷特。

    “想不到特雷拉和莫来的联姻,这时候就在筹备了啊……”普雷特也很惊讶,“我还以为是莫来灭亡之后,伊莲娜才投奔锡安来着原来他们早就有婚约啊!”

    “或许在游戏里面,他们并不是早就有婚约的。”熊猫说。

    “游戏里面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现在算是有婚约了。”

    “也不一定会有,这事情未必谈得成。”

    普雷特笑了:“从我的角度,当然不希望这事情谈得成。但老实说,你真觉得这事情谈不成?”

    熊猫思考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不觉得。”

    “我也不觉得。不管怎么看,这事情的希望都是很大的。”普雷特说,“伊莲娜和锡安……的确是很般配的一对。”

    熊猫点头,说实话,锡安的身份其实比伊莲娜要高一些。但在联姻的问题上,女方肯定是要吃些亏的,要是女方的地位太高,家里太过强势,联姻反而不大容易成功。

    像现在这样的身份,就他看来,应该是最合适的。

    “话说……菲斯娜公主对此会怎么看?”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好奇地问。

    普雷特也饶有兴趣地想了想,然后摇头:“我已经不敢用自己的智慧去猜测她了,还是过两天让珍妮去直接问她吧。”

    “你老婆跟她关系那么好?”熊猫有些惊讶地问。

    “闺蜜嘛,你说关系好不好?”

    “闺蜜这词可有点不吉利……”

    “心中充满欢乐,看什么都喜气洋洋;心中充满晦气,看什么都晦气重重。”普雷特冷哼一声。

    熊猫笑了:“你说得对,是我想多了。”

    不过,珍妮和菲斯娜公主的关系,的确是非常的好。

    当天晚上,他们在威斯克斯侯爵府上吃饭的时候,珍妮就提到了联姻的事情。

    “今天公主跟我说,锡安王子要准备跟莫来的伊莲娜小姐联姻。”她眼睛闪闪发光,仿佛在宣布什么国家大事一般,严肃而有些兴奋地说,“这可是一件大事哦!”

    威斯克斯侯爵明显也知道这事,皱了皱眉,说:“联姻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伊莲娜小姐的身份不同啊!她可是黄金公爵的女儿!”

    “别说她只是次女,就算是长女,既然来联姻了,戈登公爵就不可能让她当自己的继承人。”威斯克斯侯爵对于贵族圈子里面的规矩十分了解,“除非他想要把自家基业拱手送人,或者是想要推动莫来和特雷拉合并,否则这始终只是一次很普通的联姻罢了。”

    “爸爸,你这个人真是一点也不浪漫!”珍妮不高兴了,“伊莲娜小姐可是有资格被称之为‘公主’的,她和锡安王子结婚,那就是‘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啊!”

    “王子和公主?”威斯克斯侯爵冷笑一声,没有说什么。

    但熊猫和普雷特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王子和公主的婚姻政治味道太重,能有什么好下场?

    “看不出来,你岳父还是个老愤青啊……”晚饭之后离开的路上,熊猫对普雷特说,“他好像对于政治上的事情,天生就有些反感的样子。”

    “我岳母之所以英年早逝,跟政治就有很大的关系。他这是恨屋及乌了。”普雷特叹了口气,“不过说实话,政治的确不是好东西,又黑又乱,让人晕头转向。我宁可打造一百套铠甲,也不愿意去琢磨一件政治事件!”

    “我也是,总感觉那些搞政治的人花花肠子太多,也不知道他们都在想什么。”

    “还能想什么呢?吃掉别人,同时不被别人吃掉。政治说白了就是这么一个人吃人的游戏罢了。”一个宛如上等乐器鸣奏的好听声音传来,穿着简朴的麻布长袍,却俊美又充满气势,宛若行走在人间的天使一般的美男子从不远处的街角处走了过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今天就住在普雷特工坊算了,有客房吗?”

    “当然有。”普雷特笑了,“我连买带租,准备了好几十间客房呢。”

    王土豪手轻轻一挥,鲁特琴发出悠扬的声音,宛如微笑一般。

    “很好,房租一定包你满意。”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