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很大,而且它并不是围绕着穿越者在旋转的。

    所以当穿越者们四处出动,展现蝗虫一般恐怖的掠夺能力,为普雷特搜寻婚礼礼物的时候,也有别的事情正在发生。

    八月三号这天早上,熊猫和以往一样早早起来,稍稍吃了点东西就绕着特雷拉城奔跑以锻炼体能,在路过西城门口的时候,他看到了大批士兵将特雷拉西门围得水泄不通,他们一个个神情警惕,大有连一只苍蝇都不放过的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他好奇地凑到附近,找了一个自己认识的骑士问道。

    这位骑士姓凯恩,他前些天来普雷特工坊修缮自己祖传的铠甲,那件铠甲的主体用精金制作,极为坚固,但却在一次大战之中被诅咒法术所伤,导致铠甲黯淡无光,胸口还有一处清晰的裂纹。

    施展诅咒的人水平极高,而且这个诅咒的祭品也极为恐怖,祭品的灵魂化作诅咒力量和铠甲差不多已经融为一体。如果要举行驱魔仪式强行将其净化,铠甲本身的强度就会受到极为严重的伤害,甚至可以说,那么做的话,这件铠甲差不多就成了装饰品,实用价值只剩下重新回炉当原料而已。

    凯恩骑士当然不能接受这种事,所以一直在寻找能够修复它的人。这次也正是得到了普雷特的通知,他才带着自己的祖传铠甲来访,忐忑不安地等待普雷特设法将其修复。

    当时普雷特把铠甲拆开,将那片被诅咒的胸甲放进火炉,不惜工本将炉火烧到了最旺,只见在熊熊烈焰之中,光芒黯淡的铠甲上面,分明有一个骷髅在张开嘴巴,发出无声的狞笑。

    普雷特丝毫不为所动,递给熊猫一把刀子。

    “把你的血喷上去,越多越好。”他说。

    熊猫愣了一下,随即照办。

    当传奇种族鲜血喷在铠甲上的时候,那骷髅先是张大嘴巴吞噬这些鲜血,似乎有些欣喜若狂,但很快它就发现在这些鲜血之中隐藏着强大神圣力量,非但无法消化,反而受到了重创,一边发出怪叫,一边被熊猫的血淹没了。

    这时候,普雷特念起咒语,抡起大铁锤,重重地砸在了铠甲上。

    只一击,那始终纠缠着这件铠甲的诅咒力量就被打得烟消云散,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黑气升起,随即在工坊里面四处亮起的神圣力量光芒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解决了诅咒,剩下的修复工作自然不在话下。凯恩骑士非常高兴,除了赠送一笔厚礼之外还连连道谢。尤其是捐出大量鲜血帮他引出并且压制诅咒的熊猫,更得到了他诚挚的友谊。

    事后普雷特向熊猫解释,他因为“天谴”的后遗症,神圣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但这些神圣力量并未消失,只是隐藏在他的身体里面而已,平时看不出来,一旦和邪恶的力量相遇,很快就会被激发,宛若一颗延迟爆炸的地雷一般。

    换句话说,他的血对于这诅咒来说就相当于毒药,而且是极为诱人的毒药。毕竟这种诅咒的核心来自于祭品的灵魂,这些堕落的邪恶灵魂都是渴望鲜血的,强者的鲜血,正是它最需要的东西。可当它把这些鲜血吸收进去试图消化的时候,就会发现其中蕴含着自己最害怕的东西……这时候想要吐出来,却已经迟了。

    普雷特就是抓住这个破绽,一下子打破了诅咒。至于后续的净化倒不算什么,这个诅咒持续了很多年,早就已经变得比较虚弱,又被熊猫蕴含强大神圣力量的鲜血“毒”了一下,剩下的力量已经不多,诅咒打破之后,很容易就被净化了。

    “这种事情大概也就我们做得到。”熊猫听了之后叹道,“换成别的圣职者,就不说怎么隐藏血液里面神圣力量的气息了,光是刚才喷出来那么多的血,怕是就已经伤筋动骨,一条命去掉半条了吧。”

    普雷特笑了:“凯恩家族虽然地位不算高,却是王都贵族武斗派里面重要的支柱之一。他们家历代都是王族的武术教师,深受信任,在很多大事里面都会出场。这次能借着机会让你跟他认识,并且搭上交情,损失一点血又算得了什么?”

    “反正我们的血是无限的,对吧?”

    “呵呵。”

    看到屠龙者的到来,凯恩骑士很是惊喜。他告诉熊猫,之所以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是为了迎接贵客。

    “贵客?”熊猫看着这群士兵和骑士,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不少王都贵族中的大人物,若有所思地问,“莫非跟国王陛下有关?”

    凯恩骑士想了想说:“跟国王陛下自然是有关的,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跟未来的国王陛下有关。”

    熊猫愣了一下,眯着眼睛想了想,捋了捋游戏历史上这段时间的那些大事,突然眼前一亮,猜到了几分。

    “莫非……是要安排王子殿下的婚姻?”他问。

    凯恩骑士笑着点头:“正是如此,这次来访的是‘黄金公爵’的代表。”

    “莫来的大公爵,戈登家族?”熊猫并不意外,问。

    “是啊,在整个大陆上,够资格和我们王子联姻的家族,其实也就这些了。以高娶低自然不用说,如果想要真的门当户对又身份适合,其实可以选的无非几位。”凯恩骑士对于西大陆各个大势力的情况相当了解,侃侃而谈,“西文莱卡‘贤者会议’年轻的第九席,戈登公爵的次女,还有色雷斯的暴风女公爵……也就这三位而已。”

    熊猫眨了眨眼睛,庆幸柳道青不在这里。

    否则的话,那家伙怕是要暴跳如雷,抡起桃木剑狠狠砸在凯恩骑士的头盔上。

    “年轻的女贤者是西文莱卡未来的重要领导人,人家不大可能让她联姻;暴风女公爵……她自己就是一个势力的最高首领,只会招婿,不会嫁人。这么看来,的确只有这位伊莲娜小姐是王子殿下合适的伴侣了。”熊猫说。

    凯恩骑士连连点头,却又叹了口气:“可惜啊,这事情才只是牵了个头而已。最终能不能成,还要打个问号呢!”

    熊猫笑了:“放心吧,一定能成的。”

    毕竟,在“历史”中,这位伊莲娜王后可是跟锡安国王相伴了好几十年呢……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