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回到了普雷特工坊,和普雷特详细说了今天的见闻,然后询问他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你想多了。”因为职业原因,普雷特的魔法值很低,无法在需要消耗法力的群聊频道里面长篇大论,所以之前他一直保持沉默,现在开口说道,“我见过菲斯娜公主不止一次,她当然不是那种单纯如同白纸的天然系角色,但要说是傻白甜,其实也未必有多大错误,无非还不够傻、不够白、不够甜而已。”

    熊猫皱起眉头,仔细考虑着他的这个形容。

    不够傻,不够白,不够甜。

    “你的意思是说,她依然是一个有些单纯,缺乏心机,用善意待人的人,只是并没有夸张到傻白甜的地步?”

    “没错。”普雷特点头,“说实话,我也不信世界上真会有什么傻白甜,什么都是相对的。至少相对于我认识的很多女人,菲斯娜公主已经显得很傻白甜了。在这方面,她跟我老婆有点相似。”

    “你老婆?珍妮·威斯克斯这个角色,我可没什么印象。”

    “在认识她之前,整个公会里面对她有印象的只有攻略组的几个人而已。”普雷特笑了笑,说,“其实……你应该也对她有些印象的,不过不是现在这个她,而是‘苍金的掌旗官’詹妮弗。”

    熊猫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失声惊呼:“地狱掌旗官詹妮弗?!她不是恶魔吗?怎么成你老婆了!”

    “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掌旗官这个职业,应该是珍妮发明的。”普雷特不动声色地说出了一个惊天秘闻。

    熊猫摇头:“不可能!掌旗官是魔族和魔界人特有的职业,别的种族都没有。珍妮是人类,她怎么可能是掌旗官这个职业的发明者呢?”

    “因为她目前正在研究这个,而且成果很大。”普雷特说,“这样吧,口说无凭,等今天去吃晚饭的时候,让她演示给你看一下,你就知道了。”

    晚饭时候,经过普雷特的提议,珍妮果然给熊猫演示了一下她正在研究的特殊技能。

    在威斯克斯侯爵府的院子里面,她拿出威斯克斯家族祖传的旗帜,扬手一挥,旗帜上就有灿烂的金光落下,洒在站在旁边的众人身上。

    熊猫感觉身上微微一暖,立刻就有力量从心底涌起,更清楚地看到身体周围有一圈金色的光芒,宛如一层薄薄的护盾,将自己团团护住。

    打开系统日志一看,只见一句你受到“守护战旗”技能效果,力量少许提升,防御力大幅度提升。

    守护战旗,正是掌旗官这个职业的标志技能之一。

    这个职业无论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很一般,直接的战斗技能也少到可怜,虽然是个重甲单位,但单挑的话也就比不用法术的法师们稍稍厉害一点,堪称豆腐型角色。但它有着极为丰富和强大的团队辅助技能,如果可以得到一个稳定而且给力的团队,就能发挥出令人惊叹的能力来。

    当初各大公会里面,几乎都有他们培养的优秀掌旗官,“莽穿地球”也不例外。他们公会的掌旗官无论等级、技能、装备还是技术,都是一等一的。遗憾的是,那位跟爱丽丝私交很好的魔界人掌旗官,这次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穿越过来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他有事出差,很忙碌而没时间上线的缘故吧。

    熊猫在游戏里面经常跟这位掌旗官一起战斗,对于掌旗官技能自然也不会陌生。此刻一看到名字,立刻就相信了普雷特的话。

    掌旗官职业,在游戏里面是地狱独有的,因为想要转职掌旗官,必须到“地狱掌旗官詹妮弗”那里接任务并且完成才行。而这位女恶魔压根就不会给任何非魔界生物提供这方面的任务,事实上非魔界生物压根就没办法在她这里接到任务,更不要说把好感值刷上去,接到转职任务。

    这顿晚饭,熊猫吃得有些无味,晚饭之后,他立刻私下找到普雷特,详细询问这件事。

    “这个……就只是我的猜测,猜测而已。”普雷特说,“当初在游戏里面,亚历山大一家被锡安害死,亚历山大自己成了死灵,珍妮则可能因为强烈的怨恨而坠入了地狱。在地狱里面,她变成了恶魔,但并没有忘却自己生前的力量,所以就成了‘地狱掌旗官’詹妮弗。”

    “你这猜测未免有点一厢情愿。”

    “我也觉得,但要说证据的话,其实还是有的‘珍妮’和‘詹妮弗’这两个名字之间有显而易见的联系,一般认为前者是后者的昵称。”

    “别告诉我说你老婆的全民是詹妮弗·威斯克斯……”

    “当然不是,她就叫珍妮·威斯克斯。但如果你要设计一个游戏,一个角色转变成恶魔的话,要稍稍改变她的名字,又要和之前能够有所联系,使用昵称和全称,不是很好的做法吗?”

    熊猫眨了眨眼睛,陷入了思考。

    或许普雷特说得对,如果他要做一个游戏,设计一个会转变种族的角色,为了体现转变之前和转变之后的变化以及关系……昵称和全称,这种在欧式名字里面很常见的情况,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

    “而且还有个问题。”普雷特说,“如果珍妮不是詹妮弗的话,以她和菲斯娜公主的关系,就算她死了,也会留下关于‘掌旗官’这个职业的资料给菲斯娜,不对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戎装公主’的麾下就应该有掌旗官才对。”

    “她不是战死沙场的吗?”

    “我们只能确定亚历山大是战死沙场的,珍妮怎么死的,并不确定。”普雷特摇头,“按说战死沙场的英魂,是不该坠入地狱的。珍妮很可能是知道了父亲和丈夫的死因,又无力报复,才在绝望之中自杀,带着怨恨和诅咒坠入地狱的。”

    “……你这么诅咒自己老婆,真的好吗?”

    “现在她成了我老婆,当然不会再遇到这种事情了!”普雷特冷哼一声,“谁要是想害她,我先把他给弄死!”

    熊猫笑了:“算我一个。”

    “当然,你不说我也会找你帮忙的!”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