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嘴上说着寒暄的话,心里却忍不住在琢磨。

    刚刚告别锡安王子不久,就遇到了菲斯娜公主,这真的是偶然吗?

    眼前这位在游戏里面被戏称为“傻白甜”的戎装公主,真的是一个单纯而缺乏心机,正直而不会阴谋,以至于明明有巨大的优势,却被弟弟耍了一招“君子可欺之以方”,轻轻松松送出了局,丢掉了原本至少已经有七八成到手的王位,然后居然还一点都不怨恨的人?

    熊猫不大相信。

    现实不是游戏,他活了这么多年,真正的傻白甜,一个也没见到过。

    傻白甜的女人当然是有的,然而人家只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傻白甜罢了。就像他当初单位里面一个同事,在自家男朋友面前是个傻白甜,看起来简直有智障的嫌疑,但当某天晚上下班,有流氓想要占她便宜的时候,被她毫不犹豫地用沈老师教的防身擒拿术拗到手臂脱臼,哭着嚎着被警察带走了。

    那件事给了单位同事们两个教训:第一绝对不要小看女人,第二上班的休息时间与其拿来玩游戏不如去健身房向沈大侠学点功夫。

    老板也因此很得意,表示自己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只有熊猫自己很纳闷他肯定确定以及一定,自己当初教防身擒拿术的时候,绝对没有教把别人拗脱臼这么夸张的手段。

    这特么也能无师自通?人类果然不愧是位于食物链最顶峰的战斗种族,连一个看起来很柔弱的女人都这么凶残……

    经过那件事之后,他就不再相信什么“傻白甜”之类的故事了,女人都是有几张面孔的,你之所以看不到全部,无非是她不想让你看到其中某些面孔罢了。

    一个计算机公司的普通女职员尚且不是真正的傻白甜,何况菲斯娜·特雷拉。她可是曾经披甲上阵,率领特雷拉城防军和色雷斯强者们浴血厮杀的人物,这样一个军事领袖,怎么可能真的是傻白甜!

    既然预设的论据不成立,那么论点当然也就不成立。菲斯娜公主之所以会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多半是有原因的。

    他暗暗琢磨着:是为什么呢?

    最大的可能,应该是为了保护锡安。

    菲斯娜公主不是傻白甜的话,那么当初她竞争王位失败的原因就不会是游戏里面用背景介绍一笔带过的“被用小小的阴谋算计了”,熊猫从常理考虑,最大的可能应该是她自己也觉得王位由弟弟继承比较合适从游戏里面的发展看来,锡安陛下的确算是一个有能力的君主,在风起云涌的大时代里面,一直能够保持着特雷拉王国的相对稳定,殊为不易。

    他不清楚菲斯娜公主是什么时候确定弟弟比自己适合继承王位的,但肯定不会是突发奇想。或许现在,她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

    既然如此,她当然会努力去保护锡安。

    当然也许是他想多了,菲斯娜想要保护锡安,只是单纯的姐姐想要保护弟弟罢了,不用学语文课上的阅读理解,非要深挖什么深刻含义。

    但不管怎么样,只要菲斯娜公主是为了保护锡安而出现在他面前,这件事就很值得深思。

    这意味着菲斯娜公主和锡安王子的关系其实很好,也意味着穿越者们的一些构思,事先的可能性不大。

    熊猫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则轻描淡写而没有重点地敷衍,说着诸如“今天天气很好”、“这里的风景不错”、“哪个饭店的东西好吃”之类毫无意义的话。

    他并不是一个擅长演戏的人,这样的态度自然被菲斯娜公主看了出来。她并没有生气,只是同样毫无营养地寒暄着,直到一个侍卫过来,提醒她有事情要做,才抱歉地笑了笑,道别离去。

    熊猫站在原地,目送着她骑着骏马带着一群骑士离去,渐渐皱起了眉头。

    别的不说,刚才那番对话,就绝对不是寻常傻白甜的风格!

    他思考了一下,在群聊频道里面说了这件事,重点讲述了自己的想法。

    很快,穿越者们纷纷就这个话题讨论起来。

    三余:“如果戎装公主不是傻白甜的话,那些想要耍心机骗财骗色的,岂不是送死上门了?”

    王土豪:“反正我们又不会真死,让他们死两次清醒清醒也好。搞政治的怎么可能有什么傻白甜嘛!我之前这么说,他们居然还喷我……一群只在新闻上见过政治人物的键盘侠,比我这个跟他们斗法的人还懂得多,我也是醉了!”

    很显然他怨气很大,说起来就滔滔不绝。

    熊猫想起之前好几次在QQ群和游戏论坛里面讨论这方面话题时候,王土豪被某些铁嘴喷子们喷得满头包的情景,忍不住就想笑。

    原来他一直惦记着啊,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柳道青:“戎装公主居然不是傻白甜?那是不是说卡特琳娜也可能有我不了解的一面?”

    荷鲁斯:“鱼锅闭嘴!再撒狗粮,老子就剁了你的鱼头去煮剁椒鱼头!”

    柳道青:“那你要准备一口大锅,我的头相当大,至少五六米。”

    三余:“别说这种没营养的了,谈正事!”

    安东尼:“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戎装公主和风暴公爵都和我们在游戏中的印象不一样的话,那么钢铁女伯爵呢?”

    看到这话,熊猫霍然一惊。

    “钢铁女伯爵”安娜·塔拉汗在游戏里面可是一个相当铁腕的女人,“钢铁”之名不是形容她防御力出色好像铜墙铁壁,而是形容她手段强硬宛如钢铁一般。

    这样一个厉害的角色,却自从穿越者们掌握塔拉汗伯爵领之后就一直默默无闻,只是在王都特雷拉城的魔法塔专心学习,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

    算算时间,从那时到现在,已经差不多过了两年半。这两年半里面,安娜甚至连一次都没有回到塔拉汗领,仔细想起来,本身就很不合理!

    “安东尼,这段时间,安娜有没有和你联系?”他急忙问道。

    “写过几封信,信上主要说自己醉心于学习,过年就不回家了。如果家里有什么急事的话,可以通过魔法阵传讯,她在王都多少认识一些朋友,应该能够帮上一些忙……诸如此类。”安东尼回答。

    “看起来很正常嘛。”有人说。

    “就是因为看起来很正常,仔细想想才不正常!”埃里克说,“别的事情也就算了,连老伯爵病重修养,哈雷·塔拉汗企图政变夺权而被囚禁,约瑟·塔拉汗继任这种大事,她居然都不回来一趟,肯定有问题!”

    他很感慨地说:“这女人的确是个危险分子,幸亏我当初没有听信该死的老狐狸的说法,带着一封信就来迎娶她,否则绝对是送死上门!”

    不,我倒是觉得,就是因为你没有那么做,才会有这些多余的麻烦……

    熊猫默默地想着,并没有在聊天频道里面说出来。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