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没有成功,熊猫也不打算进一步地试探做事要讲究恰到好处,他刚才的试探已经很足够,再继续试探的话,未免会显得刻意。

    反正他还会在特雷拉城居住很久,此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试探。而且随着普雷特婚期的临近,会有越来越多的穿越者们来到特雷拉城,其中多的是拥有各种特殊才能的人。或许到时候,甚至不需要他再出马,同伴们就能把“黑王子”身上的迷雾揭开,让大家看清楚这家伙究竟只是奸诈邪恶,还是根本就投靠了邪魔。

    如果是前者的话,穿越者们或许还会就支持“戎装公主”还是支持“黑王子”的问题继续争论;如果是后者的话,大家就不用争了,群策群力弄死他,打完收工。

    结束了这次时间并不长的会面,多伦骑士便要送熊猫返回普雷特工坊。但刚刚离开王宫,他就提出下车的要求,表示自己想要在特雷拉城的上城区游览一番,看看这座古城最经典的风光。

    多伦骑士并不意外,客客气气地送他下车,道别离去。熊猫则像个普通的旅行者一样,沿着不很宽阔却非常平整的街道,在这座名城之中闲逛起来。

    上城区是特雷拉城“历史”的精华所在,这里的房屋几乎全都是古建筑,不少房子的历史已经超过了上千年,短于一百年的反而屈指可数。熊猫徜徉在这些古建筑之间,看着那些未经修饰的斑驳墙壁,仿佛能够感觉到历史的气息正在扑面而来。

    “记得当初跟朋友去千年古都长安城旅游,他家长辈曾经很遗憾地说我迟来了几十年,要在当年大建设之前,长安城里面几百年上千年的建筑物比比皆是,或许随便一座牌坊的历史就比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家更加古老……那时候的遗憾,现在终于可以弥补了。”

    特雷拉城的上城区,前身就是那座建立于第二纪元时代的古城。从那时到现在,大概有三千年的时光过去了。但是在这里,依然还能找到一些三千年前的古建筑。

    比方说,不远处的一个小公园。

    那座公园不大,估计也就上万平方米左右,主体建筑是草坪中间的几排树,以及隐藏在树中间的小广场。

    熊猫做过功课,知道这不起眼的小公园,在历史上曾经不止一次发生过大事比方说当年特雷拉王国建立的时候,前代王朝的末代国王就身披铠甲手持长剑,在这里浴血奋战到了最后一刻。当他最后精疲力竭的时候,是特雷拉的初代国王出手,给了他最后一击。

    当时那位末代国王曾说:“我的国家有这样的结局,算是咎由自取,没什么可抱怨的。不过夺取了我的国家的人啊,当心你的子孙后代,也会跟我遭遇同样的下场。”

    而特雷拉的初代国王如此回答:“你说得很有道理,那么就留下这个广场吧。日后如果我的后代不争气,当敌军踏入特雷拉城的时候,就让他跟你一样,在这里展开人生最后一战好了。”

    说实话,看到这段记载的时候,熊猫对于那位特雷拉初代国王真是蛮佩服的。这人的本事如何另当别论,至少胸襟气魄方面,的确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扪心自问,如果熊猫自己站在他的角度,怕是立刻就要把这广场给挖成水池不可……

    他漫步走向那个广场,才走了一小段路,就被两个从路边走过来的侍卫拦住了。

    这两个侍卫全副武装,看起来仪表堂堂,身上更有清晰的斗气震荡,明显是有着相当实力的高手。熊猫看了看他们,皱了皱眉,问:“现在有什么大人物在那边吗?”

    两个侍卫并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拦在他的前面。

    “看来还是不适合我知道的大人物……”熊猫笑了,“特雷拉还真小,想不到我刚从一个大人物那里告辞,就见到了另外一个。”

    说着他后退两步,就要转身离开。

    能够有这样两个侍卫负责拦路的,在特雷拉并不多。估计不是公爵就是国王或者公主……反正无非就这么几个人。

    熊猫一点也不想要跟他们扯上关系。

    但他才转身走了一步,就听到了有声音从背后传来:“是屠龙者潘达先生吗?请留步!”

    这声音听起来是个年轻女子,虽然并不很响亮,却中气十足。熊猫听得出来声音离他其实还有点远,可即便离得这么远,她的话音却能被清清楚楚地听到,由此看来,她的实力可着实不弱。

    熊猫心里叹了口气,他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既然对方开了口,他当然不能就此离开,只好转过身,笑着说:“真没想到,我会在同一个早上见到锡安王子和菲斯娜公主。”

    在整个特雷拉城里,有这样身份又有这样实力的年轻女人,除了“戎装公主”菲斯娜·特雷拉,还能有谁?

    正说话间,一个穿着白色便裙的女子快步走了过来。她的步伐并不大,步子也并不快,但偏偏速度很快,就像是脚下的地面缩短了一般,没有几步就来到了熊猫的面前。

    这是剑圣系的技能,缩地。

    在游戏里面,“戎装公主”就是一位60多级的剑圣。

    熊猫微微欠身行礼,正要说什么,却听对方高兴地说:“我之前就听珍妮说了,普雷特的一些好朋友们得知他要结婚,都在千山万水赶来。只是想不到原来他跟屠龙者阁下也是好朋友……你是怎么认识普雷特的?多半也是因为找他帮忙做铠甲的事情吧?”

    菲斯娜公主笑得很和蔼,语气里面也没有那种彬彬有礼却显得疏远的客套,反而十分亲热,甚至有些开玩笑的意思:“说实话,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你,我还真有点惊讶而且害怕呢……你的威名对于我们这些上流社会的人来说,可是简直跟死神一样响亮。”

    熊猫笑了:“我只杀恶人。”

    “搞政治的,有几个人敢说自己不是坏蛋的呢?”菲斯娜公主眯了眯眼睛,笑得有一些狡猾,“用普雷特的说法,挨个儿全杀了,没准有冤假错案;但十个杀九个,肯定有漏网之鱼。”

    “那你觉得你自己是属于冤假错案,还是属于漏网之鱼呢?”熊猫忍不住问。

    “我啊,我倒是希望自己属于前者,但老实说,我觉得自己正在遗憾地渐渐走向后者。”菲斯娜公主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些遗憾的神色来,“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