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正从花园中间桌子旁边缓缓迎上来的锡安王子,熊猫的心中不禁有些紧张。

    等一会儿,如果真的判断出对方是邪魔,或者跟邪魔之流有紧密关系的话,他就要悍然出手杀人了。

    杀特雷拉的国王。

    在游戏里面,大概从第三年初,特雷拉的国王就是锡安·特雷拉,一直到第九年末他老迈去世,这位“黑王子”前后差不多做了接近九十年的国王。

    九十年中,西陆大地风起云涌,出现了多少英雄人物,又有多少英雄人物逝去。色雷斯的狮子王,大草原的苍狼之王,莫来的护国骑士,西文莱卡的天空骑士王,群岛的两代海盗王,雷顿的复兴之王……这些英雄人物们一个个粉墨登场,又一个个落下帷幕,而特雷拉的黑王子,是“王者”这个圈子里面,在历史舞台上停留得最久的,号称“超长待机”。

    顺便说一句,因为他活得太久,等到他去世的时候,他的儿子都已经死光了,继承王位的是他的孙子当时那位王储也已经年过六旬,而且身体状态并不很好,差一点被锡安陛下实现了熬死两代王储的辉煌记录。

    如果这位陛下是传奇强者,那有这个记录自然很正常。但锡安·特雷拉不仅不是传奇,甚至连60级都不到,以实力来说绝对不算强。他能够活到接近一百一十岁,实在是一个很惊人的记录。

    但是……等一会儿,熊猫可能就要一剑砍死他,让这位原本应该超长待机接近一个世纪的国王,在即位之前就提前退场。

    想到这里,就算心脏强大如熊猫,都不仅感觉心跳快了几分。如果不是他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怕是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也亏得今天来的是我,要是公会里面另外几个圣职者,怕是已经忍不住露馅了吧……

    这倒不是他演技很好,而是因为那张毛茸茸的熊猫脸比较方便隐藏表情。

    怀着稍稍有些凌乱的想法,熊猫来到了桌子旁边,在侍者的引导下,坐在了锡安王子的对面。

    “真想不到您会邀请我。”他首先开口,“我原本以为,您这种身份的人,会不愿意跟我近距离接触。”

    锡安王子笑了:“我又没有搞大屠杀,也没有见财起意做劫匪勾当,为什么不敢见你?”

    希望你不会因此后悔熊猫暗暗这么想。

    锡安王子笑过之后,没有扯那个稍稍有点尴尬的话题,问:“您还是第一次来特雷拉城吧,感觉如何?”

    “很好,这是一座充满了文化气息的城市。”熊猫当然不会解释说自己已经用别的身份来过了,乐得装糊涂,“我昨天在城里转了一下,去了几个著名的景点,感受到了浓郁的文化气息。如果可以的话,接下来我还会在这座城市里面多居住一段时间,一直到我的好友婚礼之后,才会告辞离开。”

    “那我就代表特雷拉欢迎您的到来,并祝您旅游愉快。”锡安王子说,“普雷特大师在特雷拉城定居已经一年了,他精湛的技艺和正直的人品,得到了广大特雷拉民众的欢迎。我也很高兴看到他和我们特雷拉本地的女性缔结婚姻,并期待他真正成为特雷拉的一份子。”

    熊猫轻轻点头,锡安王子的说法合情合理,没什么问题。

    如果不是他心中已经有成见的话,怕是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这位王子居然跟邪魔之流有关。

    他稍稍考虑了一下,便决定略微试探一番,说:“或许您也听说过,其实我是个圣武士。”

    “是的,当初您在穆兰达那屠龙的故事流传甚广,很多人都知道您不仅是一位强大的武者,也是受难之神的圣武士。”

    “我当初跟着朋友去色雷斯发展,原本打算在那边定居当时穆兰达那总督因为那次屠龙的事情,已经为我申请了子爵的爵位。”熊猫说,“但是在色雷斯,我的朋友因为赚钱赚得太多而惹了麻烦……这些您想必都知道吧?”

    “是的,这些事情对我这个层次的人来说,差不多算是尽人皆知了。”锡安王子说,“理查德·色雷斯真是个残暴而且短视的人,我实在想不到他这样的人居然也能当国王……简直是笑话!”

    “当时理查德派他的宰相利奥波德来找我们,说实话,我那位朋友原本是打算破财消灾的。毕竟钱财只是身外之物,横财这东西无非大风吹来,丢了其实也没什么好可惜的。但是我们发现了一件很惊讶的事情,才终于改变了主意,决定抗争到底利奥波德的身上,有主持过邪恶血祭的痕迹!”熊猫开始朝着已故的“铁血宰相”头上泼脏水。

    严格来说他这也不算是泼脏水,利奥波德还真是个搞血祭的专家,在游戏里面,这位铁血宰相主持过的大规模血祭至少有十几次,杀害的人超过十万。

    虽然这些大规模血祭原本都是在诺玛之战后才陆续开始的,但这么一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要说他以前没搞过这种事,打死熊猫都不信!

    血祭,尤其大规模血祭,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搞的。没有一定的经验,不先通过一些中小型的血祭熟悉流程和套路,直接就上大规模血祭的话,有九成以上的可能会出事,最常见的意外就是把自己给顺带着血祭掉了那些来自地狱的家伙们可不知道什么叫克制,也不懂得什么“细水长流”,但凡能够被大规模血祭吸引的,全都是一旦有机会就要连祭司一块儿吞掉的疯子。

    利奥波德此前肯定搞过血祭,而且搞过不止一次!

    而对于一位圣武士来说,面对搞邪恶血祭的恶棍,当然没什么可妥协的,无非你死我活罢了。

    熊猫这个理由实在强而有力,锡安王子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利奥波德·奥托竟然主持过邪恶血祭?!”他站了起来,话音都高了几分,“怪不得你们会跟他翻脸动手!”

    他的眼中闪过复杂之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问:“这件事……您能拿出证据来吗?”

    “如果能拿出确切的证据,我早就公布于众了。”熊猫叹道,“事发仓促,我们能够打赢,然后能够逃出去,就已经称得上是奇迹,哪里可能还腾得出手收集证据?”

    锡安王子露出了遗憾之色,悻悻坐下:“真可惜!”

    “是啊,真可惜!”

    熊猫如此附和着,心中也在叹气。

    真可惜,我不是个擅长看穿别人表情的人。要是换成王土豪、赛米拉米斯他们来,一定能看出刚才他究竟是震惊还是担心……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