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普雷特的说法,熊猫有些惊讶:“你岳父一家,跟黑王子有矛盾吗?”

    “谈不上矛盾,只是单纯被坑的关系罢了。”普雷特叹了口气,还是用私聊说,“你记得游戏里面,亡灵势力的‘铁堡垒桑达’吗?”

    熊猫略一回忆,就想了起来:那是一个很厉害的亡灵,攻击力平平,但防御力高得出奇,甚至连作为弱点的神圣力量打在身上,效果也只相当于对普通人而非对死灵。因为这个缘故,这个亡灵得到了一个“铁乌龟”的称号,号称亡灵势力里面最不受欢迎的BOSS。

    它不受欢迎的原因,当然不仅仅是因为难打,也因为它完全不积极。这家伙的表现得很迟钝,既不发布任务,也不像一般的亡灵那样热衷于战斗。最惨的是它很穷,除了一套“被污染的桑达重甲”之外,从它的副本里面得不到别的收益。这套重甲的防御力是真不错,可是对于阵营的要求很高,而且还是捡取绑定的,所以愿意特地来刷的并不多。

    因为这个原因,这见鬼的BOSS最终在亡灵大战之后,被游戏公司设定成了特殊的训练副本在副本里面,玩家们的等级会变得完全一致,除了金钱之外没别的产出,只能让技术流玩家磨炼对乌龟流对手的作战技术,以及给圣职者玩家训练走位,或者是让负责担任盾牌的T类玩家训练格挡技术。

    很多穿越者都跟桑达交过手,但真正会把它打死的极少训练副本的产出是由时间决定的,副本里面的BOSS压根就是不死之身。

    在游戏里面,桑达几乎一言不发反正熊猫没见他开过口。此刻听普雷特突然提起这个存在感有些稀薄的BOSS,不由得有些纳闷,问:“那个训练BOSS桑达,跟你岳父或者黑王子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考据党,所以不清楚。”普雷特叹了口气,“有人考据过这个BOSS,它在战斗时候的嘲讽链很特别,同级别仇恨值的前提下,它会优先攻击王都贵族,其次是攻击圣职者,最后才是攻击一般的T。这意味着它生前很可能跟王都人有仇……至于圣职者倒是很正常,反正死灵系和神圣系是天生的死敌。”

    熊猫点头:“然后呢?只凭这一条,得不出什么结论来吧。”

    “桑达这个名字,其实是‘亚历山大’的昵称。”

    “亚历山大这个名字也不是很罕见,而且昵称无法作准也许他本来就叫桑达。”

    普雷特又叹了口气:“如果你在游戏里面是铠甲大师;或者既是板甲大师同时又曾经加入过王国的重装兵团,那么矮人的板甲大师那边就会有一个小彩蛋板甲大师会告诉你,他曾经为王都重装兵团的团长亚历山大打造过一套全身板甲。”

    “那又怎么样?”熊猫纳闷地问,“你之前说,你岳父有一套珍藏的出自传奇铁匠的铠甲。不过那套铠甲应该不是板甲大师打造的吧?”

    “那套当然不是,但之后板甲大师还会来给他打造一套他认识板甲大师,彼此是好几代的交情了。”

    熊猫皱了好一会儿的眉毛,最后说:“我觉得你还是多虑了,这些理由拼凑起来,的确可以拼凑出那个结论,但是这些理由并不能就这么简单地拼凑起来啊。”

    他停了一下,又说:“更重要的是,就算桑达真的就是你岳父,那你要担心的也是日后等他死了,偷他尸体的亡灵小偷。而不是黑王子锡安啊。”

    普雷特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觉得,我岳父会为什么而死?”

    熊猫想了想,问:“死在王都之战里面?”

    王都之战,是游戏里面的一场大战。色雷斯远征军在皇帝理查德的率领下,前后三次进攻特雷拉王都。在这三次作战之中,传奇强者、精锐部队,全都打成一团。双方死伤惨重,很多前期著名的NPC,都在这一战送了命。

    色雷斯方面,死了主持了诺玛攻略战的名将亨利公爵,重伤了号称天下第一的寒冰剑圣,残废了著名的神箭手“天弓”艾米薇。特雷拉方面的损失更加惨重,曾经赫赫有名的“王都贵族”折损了超过四成,一大批名将都成为了历史,就连“戎装公主”的脸上也多了一条伤痕,“黑王子”更是被艾米薇一箭射穿了身体,在床上躺了好久。

    亚历山大是王都贵族的领军人物之一,也是王都两个军团的总指挥。如果他要死的话,算算时间,要么年老体衰死在床上,要么就是死在这场大战之中。

    老迈而死的人,是没办法被制作成亡灵的,换句话说,如果亚历山大真的是桑达,那么他应该就是死在王都之战里面。

    “从我的考证看来,亚历山大的死,背后可能有黑王子的阴谋。”普雷特说。

    “就这样?”熊猫纳闷地问,“你不是多虑了?”

    “我也希望是我多虑了。”普雷特还是叹气,“但是……牵涉到我的家庭,由不得我不小心啊!”

    熊猫终于点头,认同了他的说法:“……你说得对!牵涉到自己的家人,再怎么小心也是应该的。仔细想想,你这人还真厚道。要是换成荷鲁斯或者王土豪之类,怕是就‘有杀错无放过’了吧。”

    穿越者们的人生态度各不相同,熊猫和普雷特都属于比较厚道的人,讲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荷鲁斯和王土豪则属于比较凶狠的,招惹到他们,他们自然会狠狠报复,就算没招惹到他们,只要对他们可能有威胁,他们都会提前将威胁铲除。

    用荷鲁斯的说法就是“危险要铲除在萌芽状态,掐死一个小孩子,总比等他未来成长为绝代强者之后再跟他死磕来得方便”。

    普雷特的这些推论,严格来说是站不住脚的,很有一些牵强附会的意思。但是既然牵涉到他的家人,那就无所谓牵强附会了。

    有道是“宁可做了再后悔,也比不做而后悔好”嘛!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