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雷特是做生意的,开门做生意当然没有客人上门却不接待的道理,所以他纵然不喜欢,也只能让伙计将这位客人迎接进来。

    多伦骑士是一个大概二十六七的年青人,相貌颇为俊朗。他穿着一件显然装饰性的铠甲,一头金色短发打理得一丝不苟,仔细看看,出门前似乎还专门洗过脸,脸上连一点灰尘都看不见。华丽的铠甲、清爽的仪容、帅气的脸庞……熊猫暗暗猜测,这家伙大概跟不少年轻的贵族妇女都有一些不可对人言的暧昧关系。

    这位骑士进了门来,目光在工坊店堂里面一扫,就注意到了熊猫。因为熊猫没戴头盔的缘故,他自然看清楚了熊猫那特异的长相。当时他的眼神就微微一凛,大概是认出了熊猫的身份。

    “骑士大人,您有铠甲需要维修吗?”店铺伙计客客气气地问,“我们这里维修铠甲的技术是第一流的,除非是那种真的完全散了架报废的,只要铠甲还有一点基本的形状,我们都能把它给修缮得和新的差不多。”

    多伦骑士笑了笑,问:“如果我要打造铠甲,需要排多久的队?”

    伙计立刻摇头,露出为难之色:“大人您不要为难我们,我们这是小店,可学不来那些大店铺的作风。同时做三套铠甲,就是我们的极限了。至于排队什么的……我们可不敢让客人排队,毕竟这小店能开多久还要打个问号呢。万一眼看就要排到了,结果我们店铺倒闭了,那多对不起人啊!”

    “我不介意损失一点定金。”多伦骑士说。

    “但我们不能做这种事!”伙计很苦口婆心地说,“出来做生意的,信用就是生命。哪怕是要死,也要把答应人的事情做到。换句话说,没本事做到的事情,就算是死也不能答应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话说到这份上,多伦骑士自然也明白了普雷特工坊的态度。他倒也并没有惊讶或者不高兴,显然是对此已经有心理准备。笑了一笑,就不再讨论这个话题,而是对普雷特说:“普雷特先生,没想到今天您有客人来访,那么我改日再来拜访。”

    普雷特轻轻叹了口气,点头应道:“好吧,不过我们工坊其实是随时都欢迎客人光临的。”

    “呵呵,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在您会客的时候打扰啊。”多伦骑士轻轻躬身以示歉意,但看他潇洒的动作,却怎么都让人觉得没有一点平常人们道歉时候的谦卑味道,反而充满了潇洒和骄傲。

    说完,这位骑士又看向熊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客人是否就是赫赫有名的‘屠龙者’潘达先生?”

    熊猫笑了,问:“我这么有名吗?”

    “最近这几十年,大陆上并没有屠龙的事情发生,您是这些年来的第一位屠龙者。”多伦骑士说,“或许您并不知道,但实际上,您比自己想象得要出名得多。”

    “杀死一条水龙,真心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迹。”

    “但杀死暴君理查德·色雷斯的重臣利奥波德·奥托;刺杀这个暴君本人,就很了不起了。”多伦骑士说。

    熊猫又笑了:“我并不是为了出名才去杀人或者屠龙的。”

    “那是当然,绝大多数的英雄人物,他们成就事业的原因,都并不是为了名声或者财富……追求那种东西的人,一般也走不到名扬天下的高度。”多伦骑士彬彬有礼地说,“可以冒昧地问个问题吗?”

    “问吧,不用客气。”

    “请问您打算在王都住多久?”

    熊猫倒是并没有感觉这个问题哪里冒昧了,自己的名声虽然响亮,但只怕并不很好王都里面的大贵族们,怎么也不会想要跟一个杀死过大贵族,还曾经刺杀国王的人物长久相处。纵然熊猫杀的是别的国家的人,可大贵族的身份是相同的。面对熊猫,他们必定会想起被烧成了焦炭的利奥波德·奥托侯爵,想起差点就被刺杀成功的理查德·色雷斯国王。

    相信他们一定会很希望熊猫早点滚蛋,走得越远越好,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来!

    但熊猫可没有遂了他们心意的打算,他回答:“我跟普雷特的交情不错,估计会住到他结婚之后吧。”

    多伦骑士显然知道普雷特要结婚的事情,笑着说:“普雷特大师的婚礼在秋天,那是一个很好的季节。到时候相信王子殿下也会送上礼物希望到时候执行这个任务的会是我,那样我就有幸观礼一位铁匠大师的婚礼了。”

    他并没有长久啰嗦的意思,又稍稍说了几句话就告辞离去,等他走远之后,普雷特冷哼了一声,声音里面满是不愉快。

    “笑面虎!”他冷冷地说,“那笑容假得让我恶心!”

    熊猫愣了一下,仔细回忆了一会儿,实在没觉得多伦骑士的笑容哪里虚假,忍不住问:“我觉得他的笑容很真诚啊,你怎么会说他是笑面虎呢?”

    “这货是锡安王子手下专门负责搞‘外交’的。那笑容就是他的招牌,也是他最厉害的武器。”普雷特介绍说,“但我可以打赌,黑王子做的那些坏事,十件里面至少有八件,他是知道的;在这八件里面,至少有六件,是他亲自参与的。你说他是不是一只笑面虎?”

    熊猫吃了一惊:“他在游戏里面并不出名啊,居然这么厉害?”

    “政治斗争什么的,在游戏里面毕竟不能多谈。”普雷特说,“当初游戏里面,对于这方面的东西都是刻意淡化的。但是现在可不是游戏了,该发生的事情始终会发生,不会再被淡化了。”

    熊猫沉吟了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

    过了几秒钟,他用私聊对普雷特问:“看你的态度……大概是打算支持戎装公主继位?”

    “当然!要是让黑王子继位,我老婆和岳父可都会有危险的!我又不是中二病要当天煞孤星,没理由会支持那个黑心王子吧!”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