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归滚,女仆还是买好了。

    葛力是个很够朋友的人穿越者们大多都够朋友,毕竟人在异乡,老乡就这么不到两百人,扣除那群几乎就差在脸上贴上“我不高兴,生人勿进”招牌的回家派,以及整天缩在城堡里面几乎不出门的真·死宅,剩下的活跃分子连五十人都不到。就这么点人,朋友有点拜托,那还有什么说的?

    当熊猫他们赶到闪金镇的时候,按照葛力所指示的坐标找到他们住的旅馆,一进门就看到呼啦啦十几个蜥蜴人,打扮得花枝招展,仔细看看,脸上还用了不少化妆品呢。

    柳道青当时就吐了,熊猫一开始还能忍得住,但当那些女蜥蜴人看到尤涅若,一个个“眉目放光”、“媚眼如丝”的时候,他也终于忍耐不住,趴在一边哇哇哇地呕吐起来。

    呕吐的不止他们,事实上……整个旅馆里面看到这一幕的,几乎人人都在吐。

    除了尤涅若。

    他脸色铁青,身体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兴奋呢?还是生气?

    穿着女仆装的蜥蜴人们很热情地凑了上来,有的说“真幸运,我们的主人是个帅哥”,有的说“能成为您的女仆,真是太幸福了”,还有的十分直截了当富有效率,干脆就问“主人,今晚我给您侍寝如何”。

    轰隆一声巨响,尤涅若把身边实木打造的桌子举了起来,重重砸在柳道青的身上。

    坚固的桌子一下子砸了个稀巴烂,柳道青哼都没哼,就倒在了他的呕吐物里面,昏了过去。

    “XX的柳鱼锅!老子要把你吊起来弹JJ,弹一百下一千下一万下,弹到你死!”尤涅若一下砸昏了柳道青,怒气却一点都没消,咆哮着跳起来,手上已经多了一把斧子,看样子是要给柳道青来个一刀两断。

    以他的老好人性格,这次真的是气急败坏了。

    要是没有熊猫他们在的话,柳道青这次绝对就死定了。幸运的是熊猫他们虽然正在呕吐,但都在注意着尤涅若的情况,用桌子砸人的时候事发仓促,他们来不及反应,但当尤涅若拿出斧子的时候,他们已经全部赶到,把尤涅若给抱住了。

    “消消气!消消气!气坏了身体不值得!”

    “是啊,大家乡里乡亲的,就算有矛盾也别动斧子啊!”

    “虽然我个人很赞成砍死鱼锅,但你看他都这样了,不值得弄脏你的斧子。”

    猿人冒险家拉娜·布莱特倒是没参加拖住尤涅若的工作,她悄悄地走到柳道青旁边,抓住昏迷的柳道青的一只脚,把他轻轻地拖了出去。

    因为嘴里还在喷血的缘故,血混着呕吐物,在地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痕迹。

    “卧槽,这莫非是传说中的一丈红?”看到这画面,堂吉诃德忍不住说,“我妈喜欢看宫斗戏,里面常常说把某某宫女乱棍打死然后拖出去,鲜血拖了有一丈长。那时候我都觉得太扯淡皇宫的地面质地那么好,弄脏了洗起来很麻烦的。现在看来,或许也不都是纯扯淡呢。”

    熊猫干笑了两声,说:“尤涅若你看,鱼锅这厮都被你给一丈红了,这次就算了吧。”

    尤涅若看看地上那不知道该说凄惨还是恶心的痕迹,犹豫了一下,还是收起了斧子。

    这件事总算就过去了。

    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结束,他还要面对那群眉目含情?粉面含春?眼光如波?情不自禁!的蜥蜴人女仆。

    “帮我给她们一个群体昏睡。”他叹了口气,对堂吉诃德说。

    召唤师点点头,念起咒语,身材娇小的仙精在绿光之中浮现,挥起小小的魔杖,发光的绿色粉末出现在那些蜥蜴人女仆的头上,缓缓洒落。

    这些蜥蜴人女仆身体顿时摇摇晃晃,接二连三倒了下去。

    搞定了她们,大家都松了口气。

    “葛力,你是怎么找到这群……的?”看着这些让人嘴角抽搐眼睛歪斜忍不住就想要呕吐的蜥蜴人女仆,尤涅若叹了口气,问道。

    “闪金镇这边是销金窟,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葛力很豪爽地说。

    熊猫摇头:“我不信,就算有钱,也要人家有货才行。蜥蜴人女仆这种货色,哪个神经病老板会有存货?”

    拉娜笑了:“人家的确没有存货,这些其实就是一些会做家务的蜥蜴人奴隶而已。”

    “奴隶?”熊猫皱起了眉头。

    他当然知道南方群岛是有奴隶交易的要不然当初那个叫什么什么男爵的人贩子组织是怎么赚到钱的?但他没想到,葛力居然跟奴隶贩子都有来往。

    看到他的表情,葛力就知道他想多了,急忙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跟那些奴隶贩子可没来往。收到消息之后,我就找到认识的赌场老板,向他询问哪里能买到蜥蜴人。”

    “结果呢?”

    “结果他给我介绍了一个奴隶贩子,那贩子表示自己手下有不少蜥蜴人奴隶,一个个都很强壮,只要管饭,做力气活儿,一个人能顶两个人用。而且如果我愿意给他们配上装备的话,他们也可以在战斗的时候帮上不少的忙。”

    “俺寻思着……听起来好像是打手的样子……”尤涅若说。

    “本来就是打手。”葛力说,“蜥蜴人除了能当劳工和打手之外,还能干什么?买这种高价的奴隶当劳工可不划算,自然是当打手划算。”

    “但是当打手的话,怎么保证他们不反水呢?”

    “所以要给他们吃好喝好啊。”堂吉诃德笑了,“这些蜥蜴人都是来自于贫穷地区的,只要给他们吃好喝好,他们并不在乎是行侠仗义还是作奸犯科对他们来说,他们的道德和性命,也就值这个价格而已。”

    熊猫叹了口气,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面对这种穷到要出卖道德和性命的人,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

    “可怎么又成了女仆呢?”尤涅若又问。

    葛力叹了口气,说:“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我跟人家提出‘买蜥蜴人女仆’的时候,你知道那奴隶贩子用什么样的表情看我吗?”

    看他整个人几乎都灰化了的样子,熊猫和尤涅若一起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你辛苦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