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涅若显得有些慌张。

    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头盔,好像是想要用头盔遮住自己的脸。然而他的脸那么大,又有犄角,区区一个头盔,怎么可能遮得住?

    熊猫注意到,他的脸色似乎也有点变了,尽管厚厚的鳞片遮住了九成以上的颜色,但哪怕是剩下的不到一成,也可以微微看出一两分红来。

    “你的脸怎么红了?”他问。

    “……精神焕发!”尤涅若硬梆梆地回答。

    熊猫愣了一下,再问:“怎么又黄了?”

    “防冷涂的蜡!”尤涅若毫不犹豫地回答。

    “看你还有精神开玩笑,那应该就没问题。”熊猫点了点头,没有再追问什么。

    尤涅若不是那种矫情的人,如果真有什么大事的话,他自然会告诉大家。既然他没说,那就意味着事情不大,不值得一提。

    他们走在田间的大路上,渐渐进了村子中央。几条极为粗大的藤蔓互相缠绕,形成了一个在地上盘旋的圆,好几座规模比一般房屋更大的屋子坐落在这个圆上,而圆内部宽广的石头地面,应该就是这个村子的广场。

    熊猫等人拦住了一个正推着小车走在路上的人鱼居民,向他询问镇上的旅馆在那里。那个身上鳞片青中微微带着红色的人鱼用敬畏的目光看着尤涅若,恭恭敬敬地行礼,然后表示请跟他来,他会为大家带路。

    “这个镇上的人真有礼貌!”柳道青高兴地说,“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宁可把自己的事情暂时放下,也要为旅人带路的好心人呢!”

    熊猫笑了笑,没说什么,却忍不住打量尤涅若。

    尤涅若显得稍稍有些不自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莫非他不喜欢鱼人?

    熊猫琢磨着也许有这种可能,穿越者里面,有人不喜欢猫,有人不喜欢狗,有人不喜欢虫子,有人不喜欢骷髅,那么尤涅若不喜欢鱼人,也是很有可能的。

    只是……南方群岛的鱼人数量不少,大家这段时间也没少跟鱼人打交道,没见尤涅若像现在这样啊。

    莫非是鱼人太多了?

    他暗暗猜测,什么都没说。

    在那个恭恭敬敬的鱼人带领下,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一间门口挂着一个巨大海螺壳的屋子门口。这间屋子建得很有个性,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螃蟹,“螃蟹”的一个个脚,都是长长的藤蔓,粗大的主藤两边明显人工培植的细藤互相缠绕,遮住了头顶,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条的走廊。而走廊的尽头,就是一间间客房。

    鱼人走到门口,用熊猫也听不懂的方言朝着里面大喊了几句熊猫注意到,尤涅若显得有些窘迫,大概他听得懂这鱼人的话,就是不知道鱼人说了什么。

    “他说什么?”他忍不住用汉语问。

    “贵客来了,快把家里擦干净。”柳道青说,“真是厚道人啊!我觉得自己已经爱上这个镇子了!”

    “你懂他的话?”尤涅若惊讶地问。

    “我是龙啊,只要是水里的东西,甭管鱼也好虾也好章鱼也好乌贼也好……就算是水母的语言,我都懂。”柳道青骄傲地说,“这是种族天赋!龙为一切鳞甲之长,要是语言不通,还怎么带队伍?”

    尤涅若干笑了两声,没有再说什么。

    熊猫疑惑地看着他,也什么都没说。

    片刻之后,一个身上鳞片黝黑的大个子蜥蜴人走了出来。这蜥蜴人明显年纪已经不小,鳞片的光泽都褪掉大半了,但他的身体依然很壮硕,粗短的手臂看得出来充满力量。相信只要他攥起拳头狠狠地打出去,一拳头绝对能够打死一条狼。

    但这个蜥蜴人的脸上却满是可以称得上“谦卑”的神色,他仔细看着熊猫等人,然后低下头,几乎恨不得把腰弯到地面上,用毕恭毕敬的语气说着欢迎的话。

    看他的样子,谁也不会哪怕有一点点怀疑他的诚意。

    然而那个鱼人却不高兴了,他大叫了几声,似乎在责备。

    蜥蜴人连连点头,对着屋里也说了几句方言。

    于是好几个蜥蜴人走了出来,看鳞片的颜色,应该是他的家人。这些蜥蜴人都排成一队,整整齐齐,一个个低头哈腰,一个年纪很小的干脆就趴在了地上。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柳道青纳闷地问,“迎接贵宾?迎接贵宾也不用这么离谱吧。就算是国王来了,也不至于趴在地上迎接啊。”

    蜥蜴人和鱼人没料到他听得懂自己的语言,顿时有些慌乱,急忙用方言解释。

    柳道青听着他们的解释,显得越发纳闷:“什么?礼数不周?你们开玩笑吧!这都算礼数不周的话,那怎么才算是有礼貌?”

    一个蜥蜴人想了想,趴在地上,爬到了尤涅若的面前,看样子似乎是想要让尤涅若踩在自己身上。

    “这是人肉地毯吗?”柳道青忍不住笑了,“别折腾这些啦,我们走了很远,现在又累又饿,给我们准备点吃的喝的,然后让我们好好睡一觉……”

    他不说“睡一觉”还好,一说这话,不止一个蜥蜴人都露出了扭扭捏捏的神态,还有一个蜥蜴人蠕动着,偷偷地跑远了。

    熊猫看得满肚子纳闷,他跟这些水栖类语言不通,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但看这模样,怎么都像是有问题吧!

    好在有柳道青这个翻译在,大家沟通交流起来倒是没什么问题,过了一会儿,他们总算是进了旅馆。

    旅馆的客厅就是“螃蟹”的“身体”,前面是饭堂,后面是厨房,规模还不小。穿越者们坐下之后,始终有两个蜥蜴人在旁边守着,大概是服务员。只是他们一左一右,偏偏都站在尤涅若的身边,对于近在咫尺的熊猫和柳道青似乎视若无睹,让柳道青觉得有些受伤。

    “喂!你们别只盯着尤涅若看啊!我们也是客人,至少给我们倒杯水吧!”他抱怨着。

    一个蜥蜴人似乎很不心甘情愿地离开,然后捧着放着水杯的盘子回来了。他的动作有些匆忙,明显是很着急的样子。

    大概因为太过着急的缘故,走到桌子面前的时候,他的脚下不知怎么的一个打滑,朝着地上摔去。

    尤涅若动作很快,立刻就伸手扶住了他。熊猫则犹如变戏法一般将水杯和盘子都接住,放在桌子上。因为速度很快,手也很稳,甚至连杯子里面的水都没溅出来。

    看到这一幕,柳道青忍不住赞了一句“好本事”。

    但他随即注意到,熊猫的目光有些呆滞。

    顺着熊猫的目光转头看去,他也忍不住呆住了。

    那个被尤涅若扶住的蜥蜴人,不知道怎么的,整个人似乎都软了,就这么半瘫半靠,靠在了尤涅若的身上。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