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鹈鹕城黑暗系组织的头号大佬,铁手帮的实力是很强的。他们有三百多个青壮帮众,呼啦啦站出来,宛若一支军队。

    但是“宛若军队”终究不是军队,虽然他们人多势众,可实际上既没有接受过军事化的训练,也没有严格的纪律。如果硬要说他们是军队的话,那他们一定是最低级最差劲的军队所谓“乌合之众”的那种。

    这种程度的“军队”,奈何熊猫不得。

    以熊猫的实力,想要对付他,需要正儿八经的军队,也就是那种有正常的训练,有明确而且能够实际执行的军规,有完整的装备和分工,还有足够高手坐镇……只有这样的军队,才能把他这个层次的人物给拦住。

    像铁手帮这种乌合之众,就算是几百个,对他而言也没什么威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也拦不住他。

    但熊猫并没有打了就跑,相反,他身上笼罩着神圣之力,挥舞长剑,在几乎聚成一团的铁手帮大批帮众之中杀成一片。

    在这种情况下,铁手帮的人数优势倒是发挥得不错,各种各样的武器雨点一般朝着他的身上打去。好在他的铠甲十分坚固,可以拦住九成以上的攻击,剩下的一些虽然拦不住,但受到的伤势却也能够用神圣力量快速愈合,并不妨碍他战斗。

    他不受妨碍,场面渐渐就有些恐怖了。

    铁手帮人多势众,可人多也就意味着死得多。熊猫今天用的是剑,和拳头不同,剑砍在人的身上,是会流血的。

    流很多的血。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地上的鲜血已经流得像条河一样,沿着石板铺成的街道哗哗的流,流进道路两边的下水道,也流进所有观战的人的心里。

    不少之前还在笑呵呵看热闹的人,此刻已经面如土色,纷纷退避。

    更有同样混黑色圈子的人,在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急急忙忙招呼朋友,收拾东西离开了鹈鹕城。

    混江湖的人需要足够的眼力,这个圣武士实力非凡,最可怕的是一出手先来个“侦测邪恶”分明就是传说中正义之神、光明之神这类教会里面的“审判骑士”。

    这种人虽然死得快,可在他死之前,但凡是对自己人品没一定信心的,最好还是别出现在他的面前。

    铁手帮的人就不信这个邪,所以现在他们死了一地。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威震鹈鹕城的帮派,今天大概是要灭门了。

    也有别的帮派不信邪,他们正在集结人手,准备捡个便宜。

    但信邪的人更多。

    一时间,鹈鹕城里面涉黑的组织纷纷鸡飞狗跳乱作一团,不知道多少捞偏门的都急急忙忙离开,宛若是城里发生了什么天灾人祸,正在逃难的样子。

    “真是威风!”柳道青看着那些正急急忙忙离开的人,对尤涅若说,“就凭一个人,吓得鹈鹕城里面混江湖的集体逃跑,熊猫这次可真威风到家了!”

    “的确是挺威风的,但俺寻思……还是平时的熊猫看起来比较顺眼。你看他现在杀得浑身是血,就像是从血水里面捞出来似的,不觉得很不舒服吗?”

    “……你说得对,这样的他,看起来的确是让人很不舒服,不是他应该有的风格啊!”柳道青叹了口气,“我觉得他还是用拳头比较好,一拳头把别人打趴下,然后摇摇头,轻蔑地说‘你太弱了’……这才像是他的画风!”

    “我觉得这也不是他的画风……”

    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铁手帮帮众们终于被熊猫杀得怕了。

    他们也是刀头舔血的人,很多人手上都有不止一条人命。杀人或者被杀,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但是,他们无法接受自己犹如猪狗一般,犹如鸡鸭一般,犹如蝼蚁一般,被轻而易举地杀戮。

    熊猫并没有怒吼或者咆哮,他的眼神很冷,表情也很冷,冷得看不出半点喜怒哀乐。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台杀戮机器,安静地收割着生命。

    面对如此强大而冷酷的敌人,面对毫无胜利希望可言的战斗,就算是精锐的军队都会为之胆寒,何况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不知道从谁开始,铁手帮里面有人嘟囔着:“打不赢的,算了!打不赢啊!”

    紧接着,就有人抱怨:“我才不要死在这里!”

    再紧接着,不止一个人叫嚷着“我不想死”,转头逃跑。

    然后,最多也就过了四五秒钟,激烈的战斗就变成了单方面的逃亡,上一瞬间还在努力厮杀的铁手帮帮众们,就像是中了魔法一般,叫喊着嚷嚷着,拼命地逃跑,犹如后面有一大群魔鬼在追杀一般。

    熊猫并没有追杀,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在他的脚下,血泊正慢慢散开。

    过了大概一分钟,他摇摇头,叹了口气。

    “名单上的第二个组织,是卡利斯勒男爵,一个专业人贩子组织。”他自言自语,“驻地在鹈鹕城北边,有一个不小的庄园。”

    他的声音很小,只有凑到旁边的尤涅若和柳道青能听见。

    “你还要杀?”柳道青吓了一跳,“今天你怕是杀了一百多了吧!”

    “很多吗?”熊猫问。

    柳道青想了想,摇头。

    熊猫转过身,朝着鹈鹕城北门走去。

    尤涅若和柳道青急忙跟上,三人走在大片大片的血泊之中,脚下都是一片猩红。

    走了几步,柳道青觉得不大舒服,施法召唤出一大片雨云来,哗啦啦下了一场雨,将熊猫身上的血,和地上血,全都给冲洗掉了。

    然而,空中还是有浓烈的血腥味,久久不散。

    他们就这么走在街上,原本还算繁华的街道此刻一片冷清,两边的屋子纷纷关上了门,居民们透过门缝,胆怯地看着那个煞星。

    当熊猫走到北门处的时候,只见城门也空荡荡的,负责看守城门的卫兵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他冷笑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只是将目光投向远方。

    不算很远的地方,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庄园,建设得颇为秀美。

    “走吧,赶快去送那些家伙上路。”他说着,走出了空无一人的城门。

    尤涅若和柳道青左右跟上,一边走一边说:“真看不出来,你比我还像是个狂战士。”

    “我之前也不知道。”

    “过了今天,鹈鹕城的治安情况应该会好转很多吧?”

    “希望如此。”

    “如果你的做法没有效果,那该怎么办?”

    “死了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完全没效果?你的脑子被僵尸吃了吗?”

    “哈哈,看你还能说笑话,我就放心了……至少你还没疯。”

    “你哪只眼睛看我像疯了的样子?”

    “哪只看起来都像!”

    “……鱼锅,俺寻思着你这么撩拨下去,熊猫怕是要揍你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