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雷斯军和莫来军在铁锁要塞前展开了一场血战,双方都损失惨重。

    莫来军这边,别的部队也就算了,连新组建的联邦第一骑兵军团这折损了接近一半,尤其是军中贵族子弟损失巨大,死了四百多个,占了总数的七成以上其中甚至包括达达里昂侯爵的长子。军团长布雷夫·塞勒斯也身负重伤,即便接受了治疗,估计也要至少一两个月才可以完全恢复。

    但是和色雷斯那边比起来,莫来军的损失又显得微不足道了,毕竟他们总共也就死了不到四千人而已。

    色雷斯贵族联军大败亏输,光是战死的就超过五万,投降的还有六七千,九万多的大军,最后只逃掉了不足四万这不到四万人里面,主要还都是皮杜茨家族的士兵。

    在贵族层面上,色雷斯军的损失稍稍好看一些,伯爵以上领兵者,总共就死了一位。

    然而……这一位的分量,比其余所有人都重。

    他是劳伦·皮杜茨,当代的“山峦公爵”。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理查德·色雷斯国王先是一愣,下意识地问:“没弄错?”

    “没错,皮杜茨公爵留在王宫和大议会的生命水晶都碎了,而且传回来的消息也是如此。”

    “……这不可能!皮杜茨家族的军队最善于防守,他在大军之中,就算传奇强者都奈何他不得,怎么会死?”

    “莫来人攻破了山峦军团。”

    理查德瞪大了眼睛,呆呆地坐在那里许久,然后挥挥手:“我知道了,整理详细资料,明天给我……我有点累,今天要休息一下。”

    看着情报主管离开,他叹了口气,问:“如果是你的话,有把握冲入山峦军团的营地,杀死劳伦·皮杜茨吗?”

    “只我一个人,做不到。”寒冰剑圣回答。

    “给你找个帮手呢?”

    “希望也不大,除非阿兰维纳踏入传奇境界。到时候我去吸引注意力,他去刺杀,应该就行了。”

    理查德沉默了一下,又叹了口气。

    “山峦军团的营地居然会被莫来人攻破……只怕又是上次那群人出了手。”

    “那群人的来历很有问题,世界上不可能这么多传奇或者准传奇。”

    “嗯,我已经派人追查,但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理查德眼中浮现冷光,“但只要他们还在这世上活动,早晚会被我追查到的!这批实力强大来历诡异的家伙,想要对付他们的,绝对不止我一个!”

    莫来港一片欢腾,已经化作了欢乐的海洋。五大公爵拿出了海量的甜酒,任何人只要在街头的酒水供应点大叫一声“为胜利干杯”,就可以得到一杯。尽管这些酒不算高档,但洋溢的欢乐气氛,却比酒更加令人陶醉。

    那些有子嗣战死的贵族家庭虽然也悲切,但同样欢喜多过伤心孩子还可以再生,战死的那些贵族子弟,也有任何一个是独生子。相比之下,莫来能够赢得如此一场大胜,意味着这个国家的未来稳当了许多,没准又会是几十年甚至一二百年的太平。

    尽管国土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半,但能够守住这剩下的国土,已经值得庆祝了。

    塞勒斯公爵府邸,被裹得跟木乃伊差不多的布雷夫躺在床上,笑得十分尴尬。

    他的亲戚、朋友们一个个跑过来拜访,每天除了休息之外的时间就是接待客人,让他不胜其烦。

    要是他身体还好,早就跑掉了。然而他伤得很重,圣职者表示除非不惜透支生命,否则还是慢慢养伤的好……所以他只能躺在这里,无可奈何地会见一个又一个访客。

    “就不能让父亲或者哥哥接待吗?”他向坐在旁边的母亲抱怨。

    “那可不行!大家想要见的是‘雷霆骑士’,可不是别人。”塞勒斯公爵夫人微笑着说。

    布雷夫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可奈何。

    铁锁要塞之中,塞勒斯公爵正在处理堆积如山的公务。打了胜仗自然是好事,但和胜仗随之而来的,就是许许多多的后续问题。论功行赏、死难者的抚恤、物资调度、俘虏赎金……很多事情都需要他这个主帅来拍板。

    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俘虏问题。

    拿着一份文件,他看了好一会儿,最后闭上眼睛,写了个“批准”。

    两个字,就是一千条人命!

    他在心中叹息了很久,脸上却古井无波。

    有些事情,天知地知即可,不该让更多的人知道。

    亚伦·沃特……哦,现在他改名叫亚伦·伊戈尔孔兹林了……真是个可怕的人!在他的手下,仅仅是一群寻常的家犬,居然就能发挥出这样的威力来!

    而且……按照他的说法,这些合成兽还有继续改良的余地。那些“毒爆”、“蟑螂”、“刺蛇”什么的……听起来就觉得比“跳狗”厉害而且危险得多!

    只是,他要的“原料”实在是……好在这次收获了很多俘虏,其中出身贵族有人赎买的不多,大多数都是平民出身。这些人可以用各种理由陆陆续续地“处理”给他,相信有了这批“原料”,他一定能够研究出更加强大的合成兽来!

    只要有足够的合成兽,我们联邦就比山峦更加安稳了!

    他长长地吐了口气,随即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不管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能够守住联邦,就都是值得的!

    刚刚回到领地没多久的卡特琳娜·艾兰茨眨着眼睛,看着面前魔法投影的虚像,摇头:“我累了,不出门。”

    “你不是刚刚休息一段时间了吗?”

    “打这么大一仗,至少也要休息个三年五载吧。”卡特琳娜随口回答。

    “但是……现在形势紧急,艾兰茨家不出兵的话,我们好不容易取得的领地就难以保全了!”虚像里的众人急得要抓狂。

    卡特琳娜眼睛一转,大叫:“啊呀!谁把传讯宝石弄坏了?”

    旁边的奥托·斯宾诺拉二话不说,拔出大剑,抡起来轰隆一下,就砸在了传讯宝石上,价值不菲的魔法道具直接变成了一堆稀巴烂,通讯自然也就断了。

    卡特琳娜笑着翘起大拇指:“干得漂亮!”

    “接下来你就该生病了,对吧?”鬓发微白的皮耶德·康迪叹了口气,笑着问。

    “那是当然!我劳累过度,卧床不起,难以会客……啊呀呀,艾兰茨家族真是风雨飘摇啊!”卡特琳娜用夸张的语气说,“这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思管别的事情呢?”

    贤者恩斯特·洛佩斯笑着摇头:“你这丫头!这招跟谁学的?”

    “之前古柳跟我说过个故事,说他有个朋友,手下有个叫提尔比茨的懒虫,一旦要打仗,立刻就生病……”卡特琳娜说着,忍不住真的叹了口气,“古柳那家伙,究竟跑哪里去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