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合成兽军团吞噬战友们的尸体,色雷斯士兵们再也忍不住了。

    山峦军团的士兵还好一些,但原本属于左右两翼的士兵原本就因为战败而情绪不稳定,受到这一刺激,他们再也无法按捺自己的情绪,怒吼着、咆哮着,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打了败仗,他们忍了。

    托庇于山峦军团,他们忍了。

    被那群怪异的大狗打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们忍了。

    可他们实在无法忍受眼前的景象,他们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和亲人在死去之后,还要被魔物吃掉!

    看到合成兽开始撕裂并且吞噬色雷斯军的尸体,这些士兵们脑子里面的弦终于崩断了,一直积累到现在的压力,终于冲垮了理智构筑的堤坝,让他们陷入了疯狂之中。

    当然,也有很多士兵并没有发狂,而是与之相反。看着那些魔物撕裂和吞噬战友们的尸体,他们心惊胆战,惶惶不安,即便身处于山峦军团的营地里面,心中也满是恐惧,甚至不少人在缓缓后退。

    铁锁要塞的城墙上,塞勒斯公爵注视着这一幕,冷笑着说:“无论是冲上去的还是退缩的,都完了。这一仗之后,他们就只是山峦军团的累赘了。”

    “前提是,他们要能活下来才行。”亚伦冷冷地说,“之前他们要是敢拼命的话,我还真没把握。但是现在……我有绝对的把握,让他们上来多少就死多少!”

    塞勒斯公爵点头:“合成兽本来就擅长混战,又能通过吞噬尸体迅速恢复甚至于变强。他们已经损失惨重,连阵地战都要靠山峦军团协助,才能够守得住。现在居然主动冲出来,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他想了想,又说:“我现在倒是有点犹豫了,不知道是该希望他们活着好呢?还是该希望他们死了好?”

    “当然是死了好。”亚伦说,“死掉的色雷斯人才是好色雷斯人,不是吗?”

    塞勒斯公爵笑了:“你说得对,死掉的色雷斯人才是好色雷斯人!”

    城墙上的军官们也都笑了。

    “大师说得对!”

    “死掉的色雷斯人才是好色雷斯人,这话太有道理了!”

    “我要把这话作为座右铭传下去!”

    他们心情愉快,但色雷斯人的心情就糟糕了。

    眼看着左右两军残部或发狂冲锋,或畏缩退却,皮杜茨公爵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却也不由得一阵灰心。

    早知道不找他们一起了!或者干脆就跟他们分兵,哪怕我自己来打铁锁要塞,也不至于这样啊!

    他暗暗叹息,下令部队不得出击,小心戒备,维持战线。

    山峦军团的特长就是防守,只要稳固地守住中军,这一仗就不会大败。至于那些冲出去的人……他实在是顾不上了。

    片刻之后,那些发狂冲锋的色雷斯军就和合成兽战成了一团。

    正如亚伦和塞勒斯公爵所说的那样,当彼此混战起来的时候,色雷斯军在合成兽面前,完全不堪一击。

    合成兽的生命力实在太强,绝大部分色雷斯军根本没办法给它们造成真正的致命伤。无论他们怎么愤怒、怎么拼命,怎么竭尽全力地挥舞武器,充其量也不过是在这些已经快要长到自己胸口那么高的魔物身上留下几处深深的伤口,这些伤口看起来狰狞恐怖,要放在人类的身上绝对足以致命,但对它们来说,不过是退下去吃几口肉,稍稍休息一下就能恢复过来的小伤罢了。

    相反,合成兽对色雷斯军造成的伤害,却是实打实的,一点都没有折扣。

    于是,仅仅几分钟之后,这批冲上去拼命的色雷斯军就已经倒下了很多。

    看到这一幕,各路贵族们着急了,纷纷来找皮杜茨公爵,请他派兵救援那些敢于冲出去的,都是他们各自军中的精锐。要是连这批人都损失完了,他们别说再跟人打仗,万一领地上闹个盗匪什么的,都未必有足够的力量剿灭了。

    但他们根本见不到皮杜茨公爵,公爵早已下了严令,除了传令兵之外,任何人等未经传召不得靠近指挥台,违者杀无赦!

    “山峦”的治军之严,色雷斯贵族们尽人皆知。面对拔出刀,杀气腾腾的皮杜茨家族近卫,没有哪怕一个贵族敢冒险试一试他们会不会真的下手。

    于是,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冲上去拼命的热血男儿们在那些仿佛不死之身的魔物面前一个个倒下,化为魔物的食物。

    再过一会儿,战场上除了风声,就只剩下了合成兽们撕咬进食和嘶吼的声音。

    看着它们将自己的战友们纷纷撕裂吞噬,左右两军的残部脸色苍白,已经完全提不起斗志,不少人甚至趴在地上呕吐起来。就算是皮杜茨军的士兵们,也一个个眉头紧锁,心情沉重,充满不安。

    他们又不瞎,自然看得出这些魔物们在又吞噬了一批尸体之后,实力再一次得到了提升。

    面对之前的魔物,他们已经颇感压力,现在虽然魔物数量少了许多,但实力提升了一大截……总的来说,只怕战斗会更加艰难。

    正如他们猜测的那样,当合成兽们终于吃光了左右两军所有的尸体之后,身体差不多已经长高到了接近寻常成年男子的地步。它们的力量已经变得远比常人庞大,身体的防御力也大大提升,当它们对皮杜茨军团的阵地再次发起冲锋的时候,纵然皮杜茨军早有准备,也被它们凭借强壮的身体,撞得连连后退,几乎稳不住战线。

    更可怕的是,它们将皮杜茨军撞退之后,还把之前被杀死的魔物们的尸体拖走,然后大摇大摆地吃掉,变得更强。

    “大人,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指挥台上,幕僚低声说,“现在虽然还顶得住,可要是那些家伙再继续变大变强的话,战线就很难稳得住了。到时候它们冲进来的话,咱们的人当然不怕混战,可那些之前退进来的……怕是会坏事啊!”

    皮杜茨公爵面沉如水:“那就让他们赶快滚!”

    “现在这样……他们不敢离开咱们营地吧。”

    “如果不想离开的话,就让他们各家的近卫也上前线,跟咱们的人一起稳固战线!”

    幕僚眼睛一亮,立刻将命令传达了下去。

    面对已经千钧一发的形势,贵族们也无可奈何,只能将一直守在身边的近卫也派了出去。

    铁锁要塞的城墙上,看到那些衣甲鲜亮装备精良的近卫部队也加入了战线,将战线再次稳固下来,莫来的军官们却一点也不担心,反而大笑起来。

    “色雷斯人没招了!”

    “连近卫队都上了,他们这是拼命了啊!”

    “跟一群狗拼命,真好笑!”

    哄笑之中,唯有塞勒斯公爵依然一脸严肃。他注视着再次打得难解难分的战局,冷冷地拔出了剑。

    “布雷夫·塞勒斯!”

    “在!”布雷夫大声回答。

    “色雷斯人的战力已经到了极限,我命令你率领联邦骑兵第一军团,正面冲击色雷斯阵地,给他们最后一击!”塞勒斯公爵杀气腾腾地说,“要么带着‘踏破山峦’的荣誉回来,要么就别回来了!”

    布雷夫笑了,笑容中满是自信:“遵命!”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