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呼啸而来的合成兽大军,色雷斯军很快就完全抵挡不住了。

    冲在前面的色雷斯军是大军的左右两翼,这两翼的部队远不如中军精锐,比起莫来军并不强到哪里去否则的话,又怎么会打了几次,始终只能在铁锁要塞前面的斜坡上交锋?

    此刻莫来军加上合成兽,立刻就让他们难以招架。尤其合成兽没有痛觉,不像普通的野兽那样容易驱赶,寻常对付野兽或者小型魔兽的手段,对它们并没多大用处。面对这种敌人,如果没有莫来军在中间坏事的话,色雷斯军还是能够想出点办法来的大军毕竟是大军,手段比一般的冒险者多得多。

    但是……合成兽们并不是孤军奋战,跟它们一起战斗的,还有莫来的士兵。

    面对这些色雷斯二线部队,莫来的士兵们本来就并不怵,一个打一个或许打不过,五打四个大概还是没问题的,彼此的差距大概就是这样。现在有了合成兽大军的帮助,优劣之势已经完全相反,色雷斯军不仅落在下风,而且情况极为恶劣。

    对付魔兽的手段,对人可没用!

    不仅没用,而且……人家还会有针对性地将其破解。

    世界之大,各种奇妙的手段层出不穷,但能够为大众所掌握的,其实横竖不过那么几种几十种。彼此都是大国,色雷斯人的会的手段,莫来人当然也会。他们早已根据可能遇到的情况,展开了多种专门的演练,作了充分的准备。此刻色雷斯人刚一出招,往往还没来得及奏效,就被他们给破了,几乎没有半点效果。

    对付大群魔兽,无非吓、骗这两路手段。吓,就是模拟天敌或者高等魔兽的威势,将魔兽给吓住甚至吓走;骗,就是模拟这些魔兽本身的气息,或者是它们所重视的某些东西,对它们展开诱导。

    犬类嗅觉灵敏,最怕刺激性的味道,所以对付犬类的魔兽,最常用的手段是毒烟,几乎百用百灵。然而色雷斯人的毒烟才刚刚点起来,莫来军中就有一股奇怪的香味传出,两种味道相遇,转眼间变成了淡淡的烟火味,犹如刚刚熄灭不久的炉灶一般。

    这只是战场上的一幕而已,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色雷斯军接连换了好几种手段,可每一种都被破解,完全没能奏效。

    各种手段都被克制,剩下的就只有硬碰硬地厮杀。色雷斯军面对合成兽军团和莫来军的联合进攻,实在是抵挡不住,退了又退,一退再退。

    好在他们毕竟还记得身后有闻名天下的“山峦军团”作为后盾,虽然情况十分不利,士气终究还没崩溃,纵然莫来军竭尽全力猛攻,也没有能够将他们彻底打垮,终于还是被他们慢吞吞退回了营盘之中。

    当他们即将退入营盘的时候,莫来军曾经不顾一切地猛攻过,短短几分钟里面死伤了好几百人。当时色雷斯军的阵势真的是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全面崩溃。然而大概是运气不佳,莫来人的进攻终究还是没能将色雷斯人的阵型摧毁,让他们守不住阵势,彻底溃散。

    “X!”看着色雷斯军退回营地,城墙上的布雷夫·塞勒斯狠狠地一跺脚,骂了一句脏话。

    他出身顶尖大贵族家庭,从小接受礼仪教育,就算是在生死关头也能保持一定的礼仪。像现在这样骂出脏话来,实在是气到了极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尚且如此,别的莫来军官们就更不要说了,叹气的叹气、骂街的骂街,乱成一片。

    “别吵了!”塞勒斯公爵冷冷地说,“打仗这回事,七分靠拼,三分靠命。色雷斯人这次运气好,捡了条命,没什么可气的。要说运气,我们的运气才是真的好!”

    他拍了拍身边亚伦的肩膀:“有伊戈尔孔兹林大师亚伦·伊戈尔孔兹林帮助我们,这份运气,色雷斯人能跟我们比吗?”

    军官们连连点头,这位伊戈尔孔兹林大师虽然令人害怕,但这样的人成为同伴,那也着实可靠得很。而且他的手段真的是神鬼莫测,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平白变出了一支如此强大恐怖的军队来他们可都亲眼见到过之前那群家犬的模样,根本不可能上阵厮杀,甚至于只要几百个人,就能把这几万条狗一口气杀个干干净净。

    但现在,光是死在这群狗尖牙利爪下面的色雷斯军,怕是就已经有三四千。

    这一战虽然没有能够取得完胜,至少也是一场大胜。莫来军折损应该不超过千人,而色雷斯方面……只怕死伤已经接近五千。

    色雷斯军一共有九万多一些,损失五千,已经伤筋动骨。要不是有号称“风雨不动”的山峦军团作为主心骨,怕是早就已经全面溃败。

    有这一场大胜,未来至少一个月里面,色雷斯人都不会再有主动进攻的勇气。

    不仅如此,就算色雷斯人重新整顿了军队,面对合成兽军团,他们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这场战役,莫来方面虽然未必能赢,但至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但在一片欢欣鼓舞之中,亚伦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

    相反,他的眼中,有着深深地阴翳。

    利用这样的机会,居然都没有能够彻底击溃色雷斯军,莫来人真是一群废物!要是有熊猫或者尤涅若带队,刚才那一波肯定已经把色雷斯人的阵型给打崩了!

    现在这种情况,赢虽然是赢了,可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后面还有得打。合成兽毕竟只是一着奇兵,第一次使用的时候效果最好,以后再用,就未必有这么好的效果了。

    诱变药剂催生的合成兽根基不稳,如果不用出那一招来弥补根基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退化。虽然退化其实是好事,可以将变化稳定下来,并且通过子孙遗传下去,但经过诱变的犬兽,还有多少能维持生育能力?

    但是,用了那一招的话,莫来方面对我的印象肯定更差。他们现在就已经在把我当成邪术士或者恶魔祭司一类的黑暗人物了,再把那招用出来……他们只怕就要当我是恶魔转世了吧?

    可是……不趁着现在把色雷斯人彻底打退的话,一直拖下去,塞勒斯公爵就会一直需要我大量制造诱变药剂……我不能把时间精力都浪费在对我毫无意义的“精益求精”上!

    所以……干脆还是用了那一招算了!

    他眼中凶光一闪,凑到塞勒斯公爵身边,低声说道:“其实,我还有个办法,或许能够一鼓作气,攻破色雷斯军营!”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