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人的想象中,航海是浪漫的,蓝天白云、一望无际的大海、在桅杆旁飞过的海鸟、船舷边跳起的鱼,还有偶尔的狂风巨浪、与风暴和旋涡搏斗……更不要说那些恐怖的海兽、奇妙的海市蜃楼、珍稀的各种宝藏、巨大的利润……

    这些想法未尝没有道理,不过所有的这些浪漫其实都是点缀,与“航海”这个行为相伴的主体,是枯燥无味的单调生活。

    大海广阔无垠,一眼看去似乎什么都没有,在茫茫海天之间,只有一艘或者几艘船缓缓行驶,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能做,那种单调枯燥的感觉,可以将一般没经验的人逼得要发狂。

    事实上,在地球上曾经的“大航海时代”里面,横跨大洋的远航中,水手郁闷发狂造反,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相比之下东方人的祖先就聪明多了,坚决沿着海岸线走,稳得一塌糊涂,什么缺粮缺水缺维生素之类问题……那是什么?没听说过啊……

    不同的人生态度,造就了东西方不同的文化,大陆国家和海洋国家之间,在观念和习惯上有着天和地的差别。

    柳道青宛若哲人一般,坐在船头注视着大海,嘴里念念有词,好像是在构思什么名言警句的样子。但如果凑近了听,就能听到他说的是“奶油的做法:鸡蛋开两个小口,只把蛋白倒出来,搅拌到起泡,可以插住筷子而不倒下,然后加糖搅拌,每次加得少一点,多搅拌几次,直到搅拌得微微带硬,然后用魔法冷冻,需要的时候任意取用”这类的话。

    他这是在复习菜谱呢!

    熊猫倒没他这么无聊,每天都在练习投掷飞刀。因为练得太勤奋的缘故,第一个靶子已经被扎得稀巴烂,第二个靶子也已经破破烂烂,眼看快要报废。

    水手们自然将他们的行为都看在眼中,柳道青也就罢了,熊猫的表现真的让他们大吃一惊就算是年纪最大的水手,也没见过这种坐船航海的时候,依然每天苦练不辍的人。

    这样的人,他们是听说过的。在传说故事里面,就常常有“某某骑士每天太阳刚升起就开始锻炼,除了吃饭和少许休息之外,一直锻炼到深夜,天天如此,最终成为了绝代强者”这类的说法。只是当传说变成现实,真真切切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是让他们有一种微妙的错愕感。

    他们可不是小孩子了,对于这世界的众生百态,大家心里都有数。像传说那么刻苦勤奋的人,世界上肯定是有的。但那么勤奋的人物,背后肯定有庞大的家产足以支撑他的艰苦锻炼,就算有事要出海,也会乘坐相对舒适的客船,而不是像他们这样的一艘货船。

    会坐这种船出海的,一般都是有急事的冒险者。冒险者里面,会这么勤奋的,那可真没听说过。

    这么勤奋的人,又怎么会混到去当冒险者呢?

    船长自然也知道了这两位乘客的事情,他倒是不觉得奇怪:冒险者里面什么人都有,甚至曾经有过大贵族的子女厌倦了上流社会生活,偷偷跑出去当冒险者的情况。这两位乘客的言谈举止都相当的有礼貌,而且都能读书识字,他们很可能就是两个贵族子弟,用魔法道具变成怪模怪样,跑出来闯荡江湖。

    他并不在意自己的乘客是什么人,只在乎他们会不会给自己添麻烦。柳道青和熊猫都很安分,既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好奇宝宝,也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熊孩子,像这样稳重安分的乘客,来再多他都是欢迎的。

    毕竟……载人可比运货赚多了!

    熊猫和柳道青为了这趟旅行,付出的船费至少相当于五六十吨货的利润,这艘快船可以载货的总量也不过就一千吨上下,载了这两个人,就平白多了百分之五左右的利润,要是能够这样载上二十个人,简直可以直接改行做客运生意去。

    不过船长也知道,这种好事很难遇到。快船的舒适性始终是个大问题,能像这两位乘客一样若无其事的人实在不多,大多数情况下,别说是外行人,就算是一般客船的水手,刚上快船的时候都会觉得有些不舒服。

    愿意花钱坐船的人,除非是有急事,多半会选择相对舒服一些的客船,毕竟谁都不是受虐狂,能舒服一点,难道还专门去吃苦吗?

    船长的目光落到了熊猫的身上,摇摇头。

    好吧,世界上的确有不愿意轻轻松松舒舒服服过日子的人,这样的人,反正他是没办法理解的。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十多天之后,这艘名叫“海鸥号”的快船总算抵达了飞鱼港,熊猫他们下了船,然后就见到了一个很意外的人。

    尤涅若。

    “你怎么来了?”熊猫纳闷地问,“你不是在塔拉汗北方森林吗?”

    “柳道青找我来的。”

    熊猫看向柳道青。

    “我觉得……龙人毕竟也算是龙类嘛,说不定他会跟那只大蚌有共同语言……”柳道青干笑着说。

    “神特么共同语言!你确定那只大蚌会说人话?”熊猫瞪大了眼睛。

    “按说那么大块头,那么强的实力,不可能没有足够的智力吧。”柳道青解释说,“有足够的智力,或许就可以交流……”

    “那大蚌是龙类吗?”

    “那么强,按说应该是吧。”

    “你也是龙类,要找别人干什么?”

    “我是东方龙啊,万一语言不通怎么办?”

    熊猫被这说法逗笑了,问:“那你怎么不找种子娘?她可是货真价实的西方龙。”

    “种子娘不肯啊,她说‘被人间大炮一炮轰到海里,没准就喂鲨鱼了,这死法太惨,我跟你交情没那么好’。”柳道青叹了口气,“也就尤涅若大哥人好,厚道,才肯帮我这个忙。”

    熊猫的眼睛瞪得像鸡蛋一样:“什么?!你让他乘坐人间大炮过来的?靠!他要真被轰到海里喂鲨鱼怎么办!你小子脑子进水了吗!”

    他还要再骂,尤涅若却阻止了他:“行了行了,别骂他了,其实也没什么的。我倒是真被轰到海里了,也真遇到鲨鱼了,但它们看到我就绕道走了……俺寻思,大约是我好歹也算龙脉的缘故吧。”

    熊猫想了想,明白了他的意思。

    或许对于那些鲨鱼来说,从天而降的尤涅若不是食物,而是危险的掠食者。

    鲨鱼虽然凶残,毕竟也只是食物链的一环而已,对上龙类这种食物链顶端的家伙,它们当然有多远跑多远。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