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出响箭之后,布雷夫毫不耽搁,一马当先就朝着山下冲去。他的副手和护卫们吓了一跳,急忙冲上去,抢在他的前面冲向色雷斯军。

    莫来军虽然士气不振,但眼见主帅亲自带头冲锋,自然受到激励,没什么犹豫就跟着冲了下去。

    上千人从山坡上朝着山下冲杀,当真气势非凡。色雷斯军根本就没料到居然会遭到进攻,顿时一片慌乱。

    这片慌乱之中,色雷斯军的主帅灰石伯爵大怒,正要拍马冲上去迎战,却被护卫在身边的骑士长一把拽住了缰绳。

    “大人!去不得啊!”

    “哪里去不得?”

    “打不过啊!”骑士长满脸大汗,指着身边的士兵,“就这样的兵,怎么打?”

    灰石伯爵转头一看,顿时整个人如同掉进了冰窖里面一样,凉进了心窝。

    只见他麾下的军队此刻七零八落,完全不成阵型,一个个身上连铠甲都没有,只拿着武器,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最要命的是所有人都一脸疲惫,甚至有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还没开打就摇摇欲坠。

    他也是懂行的,见到这样的情况,自然明白这一战有败无胜。甚至于不是输赢的问题,而是会不会全军覆没的问题。

    灰石伯爵倒也果断,只看了一下,就下定了决心,低声说:“走!”

    骑士长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问:“往哪边走?”

    “绕道回去!”灰石伯爵说,“去跟大军汇合!”

    二人立刻一拉缰绳,策马狂奔,朝着远处跑去,大批骑士紧随其后,呼啦啦跑成了一条线。

    布雷夫正在快步冲向山下,看到这样的场面,忍不住哈哈大笑。

    “太好了!这是神在眷顾我啊!”

    笑过之后,他大吼起来:“色雷斯人逃跑了!他们的主帅逃跑了!”

    被他这一提醒,就算是没注意到的人,也注意到了。于是喊声连成一片,莫来军士气大振,一个个感觉勇气源源不绝地从心底涌出来,一时间浑身上下似乎有用不完的力量,就连双腿都跑得更快了。

    与之相反,色雷斯人原本就已经疲惫不堪,此刻见到主帅带头逃跑,更是心丧若死。仅有的一点力气似乎也荡然无存,不少人直接一咕噜坐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

    事已至此,这场战斗的结局,自然再无半点悬念。

    几天之后,莫来军伏击色雷斯军,以少胜多,色雷斯两千精兵除了骑兵得以逃脱之外,剩下的全军覆没,一千莫来军则几乎没有死伤……这样的消息,在列国之中流传了开来。

    莫来人自然为止士气大振,不少原本想要望旗而降的莫来贵族都改变了想法,决心先守上一段时间看看,主持这场伏击战的塞勒斯家族更是名声大振,公爵次子布雷夫少爷甚至被吹嘘为“联邦第一猛将”……也不知道布雷夫自己听到这话,究竟是会脸红呢?还是会担心?

    色雷斯人则又惊又怒,原本撒出去的各路兵马迅速收拢,皮杜茨公爵等人更在听取了灰石伯爵的诉苦之后下定决心,不再慢慢攻城略地,全军集结,朝着联邦首都莫来港前进,先彻底打垮莫来人的斗志再说!

    而其余各国之中,雷顿人表面上若无其事,心里自然暗暗叫好;特雷拉人十分高兴,原本正在犹豫是不是要派出援军的他们迅速整顿军队,打算从水路向莫来派出支援;就连原本正在和色雷斯展开秘密洽谈的西文莱卡共和国,也不禁有些犹豫起来。

    见微知著,色雷斯人的这次败仗虽然规模不大,却反映出了他们的骄狂。且不说骄兵必败的道理,就算他们赢了,和骄狂之辈合作,实在也不能算是什么好的选择……

    穿越者们对这场战斗倒是并不意外,布雷夫·塞勒斯在这场战争里面原本就会有不错的表现,按照历史,他是联邦退守南方时期成长起来的著名将领,最终在莫来港陷落的大战之中以身殉国。这样一位勇将,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实在合情合理。

    何况,色雷斯人狂妄懈怠到这个地步,吃个败仗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不过他们对于这场战斗的价值,并没有多么重视。区区一场几千人等级的战斗而已,改变不了整个战争的总体走向。想要判断莫来是能够像游戏历史里面那样坚守下去,还是会被色雷斯给一**死,关键还要看铁锁要塞的防御战。

    要是莫来人能够守住铁锁要塞,挡住色雷斯人进攻的脚步,那么一切大概就会回到历史原本的方向上去。

    要是莫来人做不到,那历史就全乱了套了……

    “话说,我们是该希望历史回到原本的轨道呢?还是希望历史乱套?”穿越者们私下的讨论之中,熊猫饶有兴趣地问。

    三余沉思了一会儿,说:“我觉得从利益的角度考虑,历史还是能够按照原本的轨道走,比较方便。”

    “但是按照原本轨道走的话,塔拉汗之战怎么办?”柳道青问,“大家辛苦了好几年,难道到头一场空吗?”

    三余叹了口气,满脸纠结。

    “那就让历史按照原本的轨道一直走到塔拉汗之战吧。”埃里克说,“等到那个时候,再让历史转向,大概对我们最为有利。”

    “我觉得你们还是太保守。”洛克摇头,“要是我们现在全体出动,去疯狂刺杀色雷斯的中小贵族,不敢说把这个国家给弄翻了,至少可以让他们陷入混乱,没有再侵略别人的余地。像现在这样大家见招拆招,实在是太被动了!”

    “能够不惹麻烦,还是不惹比较好。”三余叹道,“这世界的水太深,不惹麻烦对别人好,对我们也好。”

    洛克皱了皱眉,没有反驳。

    这世界的水的确很深,前不久他已经亲眼目睹过了。

    一年多之前,剑十三和星照来到塔拉汗北部的森林,试图和蛮族展开交涉。起初他们想要凭借武力强行制服蛮族各部,结果不久之后,就有蛮族长老前来和他们做过了一场。

    那场战斗的胜负,双方都不愿透露。但此战之后,剑十三和星照虽然被蛮族尊为长老,却再也没用过暴力手段解决问题,而是老老实实地扎根蛮族,开始通过文化、医疗等方面的手段,努力扩大自己的影响。

    作为那一战的旁观者,洛克也受到了不小的震动,对于穿越者们究竟该怎么在这世界上安身立命的问题,有了一些新的思考……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