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柳道青等人抵达艾兰茨家族驻地的时候,天色已经微明。

    他们这次运气不大好,大概是因为沃利贝尔被在睡梦中叫醒而有些迷糊的缘故,人间大炮的落点稍稍有点歪,恢复虚弱、赶路、集合,最后赶到目的地,前后花了差不多大半夜的时间。

    就在他们将要抵达目的地的时候,熊猫却猛地一挥手,示意大家停下。

    四人急忙停下脚步,柳道青惊讶地问:“怎么回事?前面有埋伏?”

    “未必是埋伏,但前面肯定有人。”熊猫回答。

    在四人之中,他的感知能力是最强的圣职者的主属性就是感知,副属性则分为武力向的力量或体质方向和法术向的智力或灵性方向,圣武士、圣殿骑士、牧师和祭司这圣职者四大职业也就是由此而来的。至于神拳使者,他们的副属性一般是敏捷,相对来说比较少见一些。

    几秒钟之后,柳道青他们也感觉到了正有人从前方缓缓走来。

    他们并没有听到脚步声或者是看到人影,而是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势,这威势隐而不露,却像是一块巨石悬在头顶一般,让他们感觉到了深深的不安。

    作为他们当中感知最敏锐的,熊猫对这威势的感觉最为强烈。他曾经在别的地方感觉到过这样的威势,比这一次的还要强烈许多。

    那是在刺杀色雷斯国王理查德的时候,当时他从理查德身边那个看起来相貌并不出众的中年人身上,感觉到了这样的气势。

    那个中年人叫做海因里希,他有一个响亮的称号,寒冰剑圣。

    和寒冰剑圣相比,这次感觉到的威势不那么冷,不那么锋利,也不那么强大,但却相当的浑厚和温暖,令人安心。

    熊猫很容易就能猜出对方的身份来。

    但不等他说话,柳道青就先开口了。

    “洛佩斯贤者?”他惊讶地问。

    “应该叫‘洛佩斯老师’才对。”从黎明前最后的阴暗中,走出了穿着朴素法袍的传奇法师,他微笑着,没有一点点生气或者要战斗的样子,“柳,卡特琳娜很不理解你的做法,你让她有些不高兴了。”

    柳道青的神情顿时黯然,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不过我觉得你做得挺好。”洛佩斯话风一转,说出了让柳道青惊喜万分的话来,“恰到好处,非常漂亮!”

    “什么?!”

    “那混账小子看卡特琳娜的眼神,让我很不高兴。”洛佩斯继续说道,“但如果他死在这里,也算是个很大的麻烦海因里希很强,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像现在这样,你教训他一下,吓唬他一下,是最好不过的。”

    他叹了口气,又说:“不过有些话,还是要你自己对卡特琳娜说才行,我可不能多事。”

    柳道青的眼睛亮了:“我现在可以去找她说那些话吗?”

    “现在不行。”洛佩斯摇头,“而且……你近期最好不要在这边出现了,否则的话,很容易被牵扯进去。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真正隐秘的,你需要去避一避风头。”

    “没问题。”柳道青点头,“我这就离开。”

    “不用这么着急,再陪老头子我聊聊吧。”洛佩斯笑着走过来,用魔杖轻轻敲了敲地面,泥土升起化为桌椅,然后又凝固成石头,再然后椅子表面长出厚厚的苔藓和青草,最后迅速干枯,变成干燥暖和的垫子,“坐下慢慢聊吧。”

    “……总的来说,我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沃艾斯和音用这样一句话,结束了对穿越者们的介绍,“您可以称呼我们为‘兴趣使然的游侠群体’。”

    “相比这个名字,我觉得‘兴趣使然的英雄团体’更加合适一些,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想要就这么称呼你们。”

    “当然也可以,不过‘英雄’什么的,稍稍让人有点脸红呢。”

    “你们的所作所为,配得上‘英雄’的称号。”洛佩斯说,“所谓英雄,就是在人们需要的时候站出来,给予他们保护或者引导的人。你们就是这样的人,当然是英雄。”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我和卡特琳娜都不赞成那些残酷的手段只有弱者才需要使用这样肮脏的手段,有了足够的力量,当然就要正大光明地获得胜利。从实践的结果看,我们的选择应该算是正确的吧,你们觉得呢?”

    “这问题我们很难回答。”熊猫说,“从我们的立场上来说,任何侵略都是错误的。但以色雷斯和莫来目前的形势而论,你们的做法,相对来说比较可以让人接受一些。”

    洛佩斯贤者笑了:“很好,这就足够了。剩下的工作,就让时间来完成吧。这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是天然形成的,统治的秩序、人心的归属,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我有足够的时间,你们应该也会有,很多年之后,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令彼此满意的结果。”

    熊猫没有回答,他能够理解洛佩斯贤者的意思,但感情上难以接受。

    已经活了很久的贤者,看待问题的时候用的是长生者的角度,虽然熊猫他们理论上也能活很久,但至少现在,他们还无法真正体会到这样的感情和态度。

    眼看讨论稍稍有些冷场,柳道青开口问道:“洛佩斯老师,您怎么确定我会动手的?”

    “也不是很确定,但我注意到了你当时的眼神。”洛佩斯说,“还有你出门时候,因为愤怒,直接拗断了餐车的把手……两件事对照起来,我差不多就知道你会怎么做了。”

    “那您为什么不阻止我,或者指导我一下呢?”

    “没必要。”洛佩斯回答,“你的做法对我们有益无害。埃贝尔王子这趟过来,肯定是给我们添麻烦的。你能狠狠地削他的面子,甚至弄死他,可以大大减弱他惹麻烦的能力。一个连自己都不能保护好的王子,要怎么才能说服别人相信他,投靠他呢?”

    “那您就不怕我刺杀不成,反而把自己赔上?”

    洛佩斯笑了:“你身为能够在大批人马保护之中杀死亨利侯爵的强者,当初几十上百个护卫都不能要你的命,现在区区两个护卫就能杀了你?你这话说得简直有点傻!既然你不会死,那我又何必担心呢?埃贝尔王子肯定有足以保命的东西,他身边那两个护卫也很厉害。我不认为你能够杀得了他。或者说,如果你都能杀死他,那就说明他在国王心中的地位不怎么高,死了也就死了吧,没什么可担心的。”

    柳道青苦笑起来:“您对我可真是有信心!”

    “信心是由成绩支撑的,你有那样的战绩,我当然对你有信心。”

    话说到这里,该说的差不多也就说完了。此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视野广阔,也不大适合再私下谈论些什么,双方就此告别。

    临走的时候,洛佩斯给了柳道青一件传讯道具,告诉他,等埃贝尔王子滚蛋,就会通知他回来。

    看柳道青愉快的表情,就知道,这是他今天收到的最好的消息。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