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换上了一声麻布长袍,看起来就像是武僧之中常见的苦修士,不急不慢地走在布莱恩侯爵领的草原上。

    附近有牧民和士兵看到他,一个比较警觉的士兵过来询问究竟,被他三言两语给打发了尽管本身不是交涉类的职业,但熊猫好歹也把交涉技能点到了一般人绝对不可能达到的等级,只要不是真的信口开河,像是“我只是一个流浪的苦修武僧”之类,是完全能够忽悠得住这个普通士兵的。

    这个流浪的苦修武僧走了一会儿,来到了侯爵的种马场。

    侯爵并没有在马场布置很多的守卫,一则他不觉得有这个必要,二则敢来找他麻烦的人,寻常守卫上去也是白白送死,简直在浪费人力温·布莱恩从小就是个会精打细算的人,他才不会把士兵的性命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地方呢!

    不过,当熊猫接近大种马青龙的马厩时,还是被守卫拦住了。

    “不要靠近。”那个有着络腮胡子的中年骑士说,“很危险。”

    “危险?”熊猫有些诧异地看了看那边,并没看到什么危险的东西。

    “我们侯爵跟人赌气,要决斗我们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来,但可以肯定,那人一定非常厉害。”骑士说,“如果双方打起来的话,那边会很危险。”

    “你们侯爵要跟人决斗,你们就在这里看着?”熊猫纳闷地问。

    “不这么样,还能怎么办?”骑士反问,“侯爵说了,一对一决斗的话,对方未必会打死他;可如果我们一拥而上围攻,他就算今天不死,过些天也肯定会死。”

    “如果对方决定打死他呢?”熊猫问。

    “那也没办法。”骑士叹了口气,“侯爵早就立下遗嘱,这是他跟那人的公平决斗,胜败生死都与人无尤,无论是布莱恩家族也好,还是亲戚朋友也罢,都不许为这事情去找那人的麻烦。”

    “……你们侯爵真看得开!”

    骑士笑了:“我们侯爵最大的优点就是看得开,如果不是他足够优秀,又怎么能够成为侯爵呢?”

    熊猫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当代的布莱恩侯爵,并非老侯爵的长子,甚至都不是他正妻所生。为了让他能够继承自己的爵位,老侯爵当年想了许多办法,做了许多交易,最终才让这个总是笑呵呵的少年成为了新一代的布莱恩侯爵。

    温·布莱恩也没让他失望,成为侯爵之后,他率领着布莱恩家族,犹如一艘轻巧的小舟,避过了色雷斯政坛的各种风雨,一直稳稳当当安安全全地发展着。按照游戏里面的剧情,甚至于到了末日之龙出现的时代,布莱恩侯爵领都还保持着基本的稳定,简直称得上是奇迹。

    这其中自然有运气的因素,但前后四代布莱恩侯爵几十年如一日的谨慎小心和不惹事,才是更重要的原因。

    而这“不惹事”的传统,就是从温·布莱恩开始的。

    熊猫点点头,脚下骤然加快,身影如同一阵风,从骑士身边绕过,在布莱恩家族骑士们反应过来之前,就到了马厩附近,到了正坐在餐桌旁边大吃大喝的温·布莱恩面前。

    看到他的出现,温·布莱恩并没有任何惊讶或者害怕,只是用手敲了敲桌子:“请坐,有兴趣一起吃吗?”

    “我吃过了。”熊猫回答。

    “哦,那介意等我一下吗?”

    “没问题,你慢慢吃。”

    温·布莱恩笑了笑,继续大吃大喝。他吃饭的样子非常的豪迈,一碗肉汤,一口就喝下去一半;一大片涂着黄油的面包,一口就能咬掉大半截……看他吃饭的样子,就让人忍不住想起那种能够参加大胃王比赛的强者们,吃得就是这么的痛快。

    他倒是没吃多长时间,不超过二十分钟就吃完了这可能最后一餐,然后让侍者为他收拾桌子,洗脸洗手,喝了半杯酸果汁,整个人都显得精神抖擞。

    “好了!”他站了起来,在侍者的服侍下穿好盔甲,“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熊猫并没站起来,而是问道:“你为什么想要跟我打一架?”

    “因为我要纠正你错误的想法!”头盔的面甲后面,传出温·布莱恩严肃的声音,“你觉得对于那匹马来说,奔驰在草原上,和别的魔兽厮杀,为了食物和领地争斗不休;又或者是跟着你一起冒险,去跟类似利奥波德那样的人展开一次次殊死搏斗……这些事情,谈得上幸福吗?”

    熊猫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皱起了眉头。

    他倒是真没想过这些。

    “或许在你看来,它只是一匹马,只是你这个骑士的附庸,但是,它也是个男子汉啊!”温·布莱恩大声说,“一个男子汉,追求的难道不就是美好的生活、成群的妻妾、儿孙环绕吗?现在这些,它都已经拥有了,为什么你要剥夺它的幸福!”

    熊猫感觉有些无言以对,犹豫了一下,问:“这些事情,跟你要和我决斗……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温·布莱恩几乎是在咆哮,“我也是个男人啊!尽管我没本事享受那样的生活,但我能够体会它的幸福,体会它的快乐!在我的心中,早已将它当成了意气相投的挚友!你要破坏我挚友的幸福生活,我当然要竭尽全力来阻止你!”

    熊猫感觉有点牙疼。

    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怎么也没想到,温·布莱恩会因为这种事情而要跟自己决斗……这简直是荒谬!

    这家伙可是堂堂色雷斯的侯爵啊!一位侯爵,领地内几十万人口,麾下高手如云……这样一个大人物,却要为了一匹马的“幸福生活”而要跟自己决斗?

    神特么“挚友”!他跟青龙怎么“挚友”得起来?双方语言都不通好不好!

    但面对这样一个家伙,他却发现别说是杀意,甚至连斗志都没办法提起来。

    相比战斗,他现在更想要哈哈大笑。

    这什么奇葩啊!

    沉默了许久,他叹了口气,说:“这种事情,至少应该征求当事人的意见,你说对不对?既然你觉得它是你的朋友,那么你就不该用自己的想法来为它做决定,是不是这个道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