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玛公爵很快就得到了特仑苏侯爵的死讯。

    他的反应倒是很简单朴实,瞪大了眼睛,喉咙里面发出格格的声音,身体猛地痉挛,然后喷出血来,昏死了过去。

    嗯,一点新意都没有。

    公爵府的管家和幕僚们自然慌成一团,急忙去请圣职者来治疗。那位跟诺玛家族关系良好的大主教来看了之后,叹着气,连连摇头。

    “公爵他……忧思过重,已经大大损伤了灵魂。”大主教说,“他的灵魂现在正在慢慢枯竭,神术只能治疗他的身体,对于灵魂的疾病是无能为力的。”

    “为什么他的灵魂会枯竭呢?难道是因为诅咒什么的吗?”管家担心地问。

    “不是诅咒,只是忧愁恐惧而已。”大主教停顿了一下,仔细思考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说,“或许你的理解也不错,忧愁恐惧,本身也算是一种诅咒的效果。”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管家急忙追问。

    大主教看了看他,说:“至少,你应该请他的儿子回来主持大局。”

    管家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大主教的意思,脸色顿时变得像公爵一样苍白。

    “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他低声问。

    “差不多吧。”大主教说,“以他现在的情况,拖也拖不了几天,是该到安排这些事情的时候了。”

    礼送大主教离开之后,管家有些失魂落魄他为公爵效力多年,忠心耿耿,本拟自己年纪比较大一些,平时又比较辛苦,大概会死在公爵之前,却没料到公爵竟然才刚刚四十出头,就已经到了必须安排后事的地步。

    但他也知道这事情拖延不得,急忙派人去邀请公爵的几位子女过来为了保证家族的繁荣,公爵将自己的子女们都安排到了各个新得到的领地当领主,现在他们初来乍到,正忙着巩固统治,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是不该让他们放下手头的政务,耽误他们时间的。

    公爵的子女们很快就接到了消息,急急忙忙赶来,当他们见到形容枯槁,比死人只多一口气的公爵时,不止一个哭了出来。

    可哭泣并不能解决问题,公爵在圣职者的帮助下,强行提起精神,有气无力地安排着爵位、领地、商队以及其他各种事情的交接。

    他的长子一脸悲戚,唯唯诺诺,一副忠厚纯良的样子。

    但是当公爵忍不住又昏昏睡去,他们各自去处理自己负责的事务时,作为已经确定将要继承“诺玛公爵”的人,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

    笑得很愉快。

    这天夜里,公爵在床上醒来。

    他并没有呼唤侍女或者管家,只是一个人静静躺着,注视着窗外的月光。

    月色如钩,夜风凄凉。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琢磨自己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安排。

    就在这时,他看到黑影一闪,一个异常高大、面目狰狞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自然认得这人,顿时瞪大了眼睛,想要呼喊,却被对方一把按住了嘴巴。

    “我不是来杀你的。”尤涅若说,“你现在的样子,大概也不需要我动手。”

    说完,他松开了手,站在了床边。

    看着他那充满威慑力和压迫力的身姿,公爵反而因为恐惧而平静了下来,问:“之前的谣言,是你散播的吗?”

    尤涅若笑了:“我还以为你会问更重要的问题,想不到问的却是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是不是我散播的,对你来说有什么区别吗?”

    公爵想了想,苦笑:“你说得对,我自己犯了错,就不能怪别人将它利用起来。无论是不是你散播的那些流言,其实都没什么区别。”

    他沉默了一下,问:“你打算怎么处置我的子女?”

    “祸不及家人。”尤涅若平和地说,“我一直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你不用为他们担心。只要他们自己不作死,我是不会对他们不利的但是,那也要他们自己不作死才行,你说对吗?”

    公爵皱了半天眉毛,最后似乎想通了什么,长长地叹了口气,露出了有些漠然的笑容。

    “你说得对,我就是自己作死,才有这样的下场。他们……谁知道呢!”

    又过了一会儿,他说:“对不起。”

    “我不是来听你道歉的。”尤涅若摇头,“我只是来看看你最后的模样,为我们之间的恩怨作个了结你的歉意对我毫无意义,它帮不了我什么,我也不需要它。”

    “那么,看到我这样悲惨的结局,是否对你有些帮助呢?”

    尤涅若笑了:“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就想起当初的你,想起诺玛防线,想起那些快乐的战斗的岁月我有个朋友,他是吟游诗人,对于你的情况,他说了几句诗: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你觉得怎么样?”

    公爵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想要反驳两句,却无话可说。

    诺玛家族,的确是已经到了楼塌墙倒的时候。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身体疲倦,连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我累了。”他说。

    尤涅若没有回答,静静地看着他。

    公爵闭上了眼睛,想要好好睡一下。

    他的呼吸慢慢平息,变得越来越悠长,越来越舒缓,但突然间,他又被噩梦惊醒,仓皇地睁开眼睛,荷荷大叫。

    尤涅若早已不在旁边,侍女和管家急急忙忙跑进来,服侍他。

    然后他再次睡去,不久之后,又被噩梦惊醒。

    如此反复。

    …………

    几天之后,公爵被葬在了诺玛家族新建的墓地之中,这座墓园规模比诺玛地区的要小得多,完全配不上堂堂公爵的身份。

    葬礼之后,新任公爵就急急忙忙接收各种权力去了,偌大的墓园里面空荡荡的,连守墓人都只在远处的小屋里面,没有墓地多看哪怕一眼。

    墓穴前面的硕大墓碑旁,穿越者们排成了一圈。

    “让他这么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了!”在游击战中跟尤涅若结下深厚友谊的狂战士哈雷恼火地说,“按说就该一斧子砍死他!”

    “砍死一个只剩半口气的人,有什么勇武可言?”尤涅若笑着说,“何况……一斧子砍死他,未免太便宜他了!”

    忠厚的龙人注视着那块墓碑,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他让我心里不舒服这么久,俺寻思着,也要让他心里一直不舒服,才算是公平合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