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玛公爵昏迷了差不多一天,醒来之后就有点气息奄奄,经过圣职者的救助,稍稍恢复了一点精神,立刻让管家去安排人手,追查街头谣言的来历。

    管家自然早就已经动手追查了,只是他越查越纳闷从查到的情况看来,谣言是由至少二三十个人一起传出来的。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胖有瘦,甚至还有半精灵、半鱼人之类特殊种族,他和几个幕僚对照着情报研究了一夜,也没能总结出一点规律来。

    他们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些人并非一起动手传播谣言,而是有先有后,似乎事先并没有约好的样子,差不多算是一个个来的,看得出来相当的不专业。

    但就是这些不专业的家伙,散播的谣言却对诺玛家族作出了极为沉重的一击。

    诺玛家族现在风雨飘摇,除了钱财和几个商队之外,剩下的资产就只有长久积累的声望。可关于尤涅若的那个谣言几乎彻底毁掉了他们的声望,别说是跟他们不熟的外人,就算是跟着他们一起迁徙到莫来的忠心耿耿的贵族们,也已经露出了一些不很稳当的迹象。

    毕竟那些贵族们可都参加了当初的军议,尤涅若的提议合情合理,甚至于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但诺玛公爵却摆出了极为激烈的态度,甚至于连审判都懒得,直接就要他死……仔细想想,这的确是不大合理。或许就像是传言所说,诺玛公爵只是随便找了个理由,想要将他害死,以抵赖事先许下的诺言吧?

    按说如果当初那群神秘的冒险者真是尤涅若找来的,那么他的功劳绝对当得至少一个伯爵,就算是擢升为侯爵,也合情合理。但事后大家询问这事时,尤涅若都含糊其辞,所以大家后来觉得,大概只是巧合而已。

    现在看来,也许并不是巧合,而是公爵给他下了封口令?

    人一旦心里有了成见,所思所想就很容易朝着既定的方向。这些贵族们当初亲眼目睹了尤涅若的忠诚被践踏,悲愤而去的那一幕,内心对他本来就充满了同情,也对公爵很有几分不满。这时候被流言挑拨一下,顿时一个个都觉得或许流言并不是流言至少不完全是流言。

    心有所想,自然会在言行之中表露出来。诺玛公爵的幕僚和部下们平时跟他们相处,就看出了他们的想法。

    这可不得了!要是人心散了的话,诺玛家族就完蛋了!

    因为公爵昏迷不醒的缘故,他们只能去找特仑苏侯爵商量。但侯爵对此也无计可施……别说他不是大魔法师,就算是大魔法师,也没办法修改那么多人的思想啊!

    按说在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是由公爵出面承认错误,追认尤涅若的封号什么的。但这做法却不行,因为有个很尴尬的问题尤涅若当时提出的是投降。

    诺玛公爵都已经带着大家逃到莫来港来了,这时候让他承认“投降”的意见是对的?

    这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啊!

    别看诺玛家族现在还是公爵,可他们已经没有公爵的实力了,现在之所以还能维持家族的体面,主要靠的是其它公爵的支持。要是现在犯傻去承认“投降正确”,那等于就是自己往火坑里面跳,逼着其它公爵撤销对他们的支持。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诺玛公爵醒来之后,特仑苏侯爵就跟他把这些事情详详细细地说了一番。

    “那我现在倒地该怎么办?”诺玛公爵问。

    “我们讨论了一下,首先要承认尤涅若对你是忠心的,虽然他走错了路,但至少态度值得肯定。”特仑苏侯爵说,“然后,可以对他之前的错误言论表示既往不咎,恢复他的贵族身份,但不能再给予赏赐。”

    “这样就行了?”诺玛公爵有些怀疑地问。

    “这样当然不够,但至少可以缓一缓。”特仑苏侯爵说,“缓上一缓,我们不论是继续追查流言的来源也好,还是安排人手散布相反的谣言也好,都能有足够的时间。”

    “相反的谣言?”

    “嗯,不管散布流言的人是怎么想的,想要和流言对抗,自然也要用流言。”特仑苏侯爵说,“我们可以散布各种荒谬的流言,比方说什么‘尤涅若其实是前代诺玛公爵的私生子’,或者‘世界上根本没有尤涅若这个人,只有轮流化妆成蜥蜴人的几位高手’,再或者‘真正的尤涅若早被色雷斯人杀害了,后来的他只是套着他的蜥蜴皮而已’……反正怎么荒谬怎么夸张就怎么说。”

    “这样的谣言,会有人信吗?”诺玛公爵怀疑地问。

    “大概不会吧。”特仑苏侯爵笑了,“但我们并不需要让人们相信这些谣言,而是要利用这些谣言搅混水,让人们无所适从……当乱七八糟的谣言满天飞的时候,人们就会下意识地怀疑所有的谣言,于是自然就削弱了之前那些谣言的效果。”

    诺玛公爵这才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让特仑苏侯爵去安排这件事。

    他醒来之后精神疲倦,这时候已经脸色苍白,特仑苏侯爵急忙告辞,出门去安排散播流言的事情。

    他离开了公爵府,坐上马车,华丽的马车在车夫的驾驶下,由四名精锐护卫保护着,朝着侯爵府赶去。

    这辆马车不仅外面装饰得很漂亮,里面也十分的奢华舒适,躺在其中,甚至感觉不到车子行进时候的震动,宛若可以安睡的床铺一般。

    特仑苏侯爵就很喜欢在马车上睡觉,这让他有一种“我真是太勤劳了”的满足感。

    但今天,他却怎么也睡不着。

    在他的面前,一个微笑的人影,头部正慢慢变形,变成蜥蜴人的模样。

    特仑苏侯爵想要大叫,却发现自己一动都动不了,好像僵硬了一般。

    大约半小时后,马车停在了侯爵府中,车夫掀起车帘,想要叫醒睡着了侯爵,却发现侯爵瞪大了眼睛躺在车厢里面,脸色苍白如纸,眼中满是恐惧之色,身体下面白的黄的流了一大片,胸口没有了半点起伏。

    他被吓死了。

    不远处街角的饭店包厢里面,尤涅若摘下了戴着的面具,身影慢慢变回了平常的模样。

    “欺诈者的假面真是了不起的好东西!”他由衷地感叹。

    在他的身边,几位赶来帮忙的穿越者们都笑了。

    “这个特仑苏侯爵算是诺玛公爵的左膀右臂,先弄死了他,才好慢慢收拾罪魁祸首。”王土豪冷笑着说,“那货竟然敢坑咱们!要是让他死得很痛快,岂不是便宜了他!”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