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鸣之声渐渐平息,庞大的山峰终于不再移动,就像是一个走累了的人,停了下来。

    它让出的地方,宽阔的大道一直延伸,穿过整个诺玛山区,从北方的丘陵地带延伸到了南方的平原地带。

    从这一刻起,世界上再也没有“诺玛”这一处天险,西大陆西部南北之间,已经是一片坦途。

    有些疲倦的洛佩斯大贤者从祭坛上走下来,在传奇强者们的环绕下,走向色雷斯军营。迎接他的是山崩海啸一般的欢呼,色雷斯军为这神话一般的伟业欢呼雀跃,来自西大陆各地的强者们也济济一堂,向他致以最诚挚的祝贺。

    完成了这一番伟业之后,无论未来如何,只要诺玛山区还在,“勾勒大地的贤者”恩斯特·洛佩斯都将被人们传颂。各个国家各个种族的史书里面,都会为今日这件事记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纵然时光流逝,悠久的岁月让长寿的巨龙都化为尘埃,这段传奇也将会永远被人们铭记,成为后世的追忆。

    甚至可以说,相比洛佩斯大贤者的伟业,就算是色雷斯灭了莫来,也不算是多大的事情。

    国家兴衰实在是很平常的事情,相比之下,移山倒海可稀罕多了!

    盛大的庆祝仪式举行了整整三天,在仪式上,不仅有来自各方的强者祝贺,色雷斯国王理查德也派出了使者,向伟大的贤者致以崇高的敬意。

    在仪式之中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来自莫来的大批贵族纷纷公开向色雷斯投降,他们表示很仰慕洛佩斯贤者,只求能够让自己的子孙有机会聆听贤者的教诲,就算为此改换门庭也在所不惜。

    这理由绝对成立,但事实上只要看看地图,就知道这些贵族究竟是什么货色他们的领地大致上都在诺玛地区附近,而且无险可守。

    换句话说,他们本来就没能力抵抗色雷斯军的进攻。

    在这些贵族之中,就有波洛克城的波洛克伯爵,他倒是个很有决心的人,亲自来到了色雷斯军营投诚,态度比那些派出使者或者子女的贵族诚恳多了。

    对于这些贵族的投诚,艾兰茨公爵照单全收,一个都没拒绝。她表示按照国王和自己的约定,除了诺玛地区之外,自己还可以拥有相当于三十个伯爵领的新领地。如果大家不嫌弃艾兰茨家族小门小户的话,她愿意和大家守望相助,一起把领地建设得更加繁荣。

    这样的发言自然得到了原莫来贵族们的欢迎和支持,他们最怕的就是艾兰茨公爵凭借洛佩斯贤者移山开路消灭诺玛天险的威势,削减他们的领地,甚至于将其直接剥夺。现在艾兰茨公爵愿意尊重他们的利益,还作出如此平易近人的姿态,真让他们喜出望外!

    但能够得到如此优待的,只有诺玛以南的那些投诚贵族们。诺玛地区的贵族们虽然也纷纷投降,但他们全都因为之前两次对抗色雷斯大军的事情受到了处罚,最轻的只是被缩减了一些领地,稍稍严重一些的还要送上人质,更加严重的家主必须立刻退休换届……被处罚得最严重的是诺玛家族和他们的几个死党,艾兰茨公爵直接剥夺了他们的领地!

    她当然也听说了诺玛军议会上发生的事情,闻言之后,叹了口气,说:“想不到经营诺玛地区多年,还曾经打退过我们色雷斯大军的诺玛公爵,竟然是这么一个鼠目寸光之辈,还不如一个蜥蜴人有眼光!只可惜那尤涅若将军忠诚勇毅,最终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柳道青笑了笑,说:“诺玛公爵大概是害怕投降之后,您拆分他家族的领地,然后直接让他退休吧。掉了毛的老虎还不如狗,他之所以能够有现在的身份地位,靠的不是他的才能,而是他的身份。一旦失去了身份,他还能有什么?”

    “我是肯定要勒令他退休的。”艾兰茨公爵点头说,“但退休就退休吧,他又不是没有子女,让孩子早点接班,有什么不好?我担任公爵的时候才十五岁,他儿子都已经是当爹的人,也该是接班的时候了。”

    大家都笑了艾兰茨公爵能够少年继位还有所成就,那是她足够优秀。相比之下,诺玛公爵的儿子可实在没什么存在感,大家都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也难怪诺玛公爵对这个儿子没什么信心。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柳道青说,“人类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明明权力和财富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偏偏把它们看得比什么都重!”

    “你这怪鱼才接触过多少人类?”斯宾诺拉伯爵笑道,“你不明白,也是正常的。其实诺玛公爵的想法未尝没有道理……他今年才四十岁出一点点头,远远算不上老,这个时候退休,而且是真正的全面交班,事后可能还要被禁足……这样的生活,他的确难以忍受。”

    “但这是他应得的。”艾兰茨家族的死党之一,色雷斯军的行政总管皮耶德·康迪说,“作了选择,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他如果当初在亨利侯爵第一次进攻诺玛的时候就投降,不仅不会受到惩罚,反过来还会得到大大的嘉奖毕竟我们色雷斯要给莫来的贵族们立个榜样,让他们愿意投降我们。但他那时候顽抗到底,现在面对我们,又一次选择顽抗……要不对他为首的死硬派作出惩罚,我们如何服人?如何说服那些莫来贵族们选择投降而非抵抗?”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柳道青问,“难道不应该是‘早投降不如晚投降,晚投降不如不投降’吗?”

    艾兰茨一系的众人纷纷大笑,连恩斯特·洛佩斯贤者都忍不住笑着摇头:“你这话究竟哪里听来的啊?前一句倒是很有道理,可后一句简直乱七八糟对于我们来说,当然是要支持和表彰那些投降的,打击那些顽抗的,哪有什么不投降反而更好的道理?”

    柳道青也笑了,笑得淳朴忠厚,一副未经世事,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与此同时,他将这段对话放在了群聊频道里面,引起了穿越者们的讨论。

    在穿越者里面,王土豪对于艾兰茨公爵的评价相当的有代表性。

    “此子当真恐怖如斯,日后必成大器!”

    柳道青看了这话,很不屑地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什么日后必成大器啊,人家现在就已经‘大器’了好不好!”

    说着,他下意识地朝卡特琳啦·艾兰茨的胸前偷偷瞄了一眼,暗笑了几声。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