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玛防线,重建完成的莫来军指挥部里面,军事会议正在进行中。

    这次军事会议的主题当然是如何应对来势汹汹的色雷斯军,但是当主持会议的特仑苏侯爵开了头之后,整个会场却一片寂静,压根没人接腔。

    怎么应对?没办法啊!

    打不过,如之奈何?

    特仑苏侯爵皱了皱眉,目光扫过坐在会议室里面的一个个伯爵子爵男爵和著名骑士们,很不高兴。

    这时候他不禁怀念自己的前辈达达里昂侯爵,那位老爷子主持军议的时候,可从来没这么冷场过。

    遗憾的是达达里昂侯爵毕竟年纪大了,自从上次病倒之后,就一直没能康复,目前已经被送到莫来城修养。按照圣职者的说法,他好好保养的话,也许还能再活四五年。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不好好修养,怕是眼看就不行了。

    诺玛公爵当然不会让这位主持了诺玛地区几十年防务工作的老将鞠躬尽瘁累死在前线上,所以现在军议就只能由诺玛地区两位侯爵之一的特仑苏侯爵来负责了。

    以武力来说,特仑苏侯爵比达达里昂侯爵强得多老将军毕竟已经是孙子都当爷爷的人了,跟他比较武力值,稍稍有点无耻的感觉但就威望和军事才敢来说,特仑苏侯爵远不如达达里昂侯爵。

    不,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个形势,谁也没办法啊!

    特仑苏侯爵在心中如此对自己说:“这事真不能怪我,没办法就是没办法!”

    可他不能把这话说出来,旁边诺玛公爵还看着呢。

    又过了一会儿,还没人开口,特仑苏侯爵叹了口气,正想要随便指定一个人回答,就看到会议室最下首,几乎要坐到会议室外面的骑士座位区,一个面目狰狞丑陋,坐着跟就一般人站着差不多高的骑士站了起来。

    “俺寻思,现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抵挡色雷斯军,恐怕是不可能了。还不如考虑一下,该争取怎么样的合作条件比较好。”

    这话说出来,众人为之哗然。

    尽管尤涅若说得比较含蓄隐晦,但能坐在这里的谁不是老江湖?谁听不出他的意思?

    特仑苏侯爵的眼睛顿时瞪得滚圆,他怎么也没料到,竟然有人会在这种严肃的场合,提出“投降”的意见来。

    尤涅若心里也在叹气,如果有的选择,他当然不愿意在这个时间地点提出这样的建议。但问题在于,他没得选择了。

    这次军议之中,不出意外,就要决定对色雷斯的应对手段,然后就要付诸实施。要是现在不提出意见的话,等决议出来之后,也就什么意见都不用提了。

    他考虑再三,犹豫了不止一次,最后还是决定,将穿越者们讨论的结果说出来。

    诺玛地区已经经不起第二次大规模的战争了,这里的各方势力也吃不消再一次的迁徙撤退了。

    上次迁徙撤退,大家已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再这么来一回,不少家族的底蕴都会撑不住,很多家族或许会就此没落,代价太大太大,难以承受!

    作为诺玛军官之一,他对于这个势力多少也有一些归属感,所以终究还是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

    如果非要有人出头,就让我来吧!

    他心中叹着气,说:“艾兰茨公爵是足以和色雷斯国王分庭抗拒的人物,她的麾下又有多位传奇强者相助,这一战怎么看都没有任何赢的可能。我们能够选择的,无非是‘走’或者‘留’而已。”

    “如果离开的话,意味着之前已经遭受过一次迁徙损失的各个家族、各个组织,又将会再次损失一回这次的损失会比上次更大更严重,严重到不少实力差一些的家族都会支撑不下来。为了帮助他们,会严重消耗诺玛家族的实力,最终就是我们整个势力降级。”尤涅若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最重要的问题是,就算走了,难道就一定能重新稳定下来?”

    “要知道,失去诺玛防线的话,整个联邦北部到中部,是完全无险可守的,要一直到靠近南方的铁锁要塞,才可能再次构筑防线。”

    “铁锁要塞以南,是整个联邦最繁华的地区,差不多每一块土地都早已有了主人。我们迁徙过去,能够得到多少土地?能够养活多少家族?”

    他叹了口气,说:“所以‘走’是肯定行不通的,只能考虑‘留’了。“

    说完,他坐了下来,没有再开口。而诸位伯爵子爵男爵骑士们,则议论纷纷,讨论着他的提议。

    就像是水坝上有了一个缺口,然后会很快崩溃一样,没多久,就开始有人附和他的建议,然后附和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那些中小贵族,纷纷表示尤涅若说得有道理,不愧是主持敌后作战、智勇双全的新一代名将!

    他们可不傻,再次撤退的话,大贵族们或许还能凭借深厚的底蕴维持家族繁荣,他们就惨了没了领地,财富也在两次迁徙之中大大缩水,他们到了南方,别说不能维持目前的局面,甚至于降上一个等级,都未必能够维持得住。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是宁可公爵和色雷斯议和投降当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可至少比扑街好。

    又过了一会儿,不仅小贵族,就连伯爵之中,也有人改变了态度,对于投降这件事,表示了暧昧的赞同。

    要他们明明白白地支持投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伯爵都已经是跺跺脚震动一方的人,他们不可能做出这么有失贵族身份的事情来,最多是别人做了,他们默许,仅此而已。

    诺玛公爵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看着部下们议论纷纷。眼看军议的风向渐渐转到了“投降”这一边,他既不赞成也不反对,只是面无表情。

    当然,有人支持就有人反对,反对投降的贵族也很多,而且态度往往都很激烈,以至于双方渐渐就展开了骂架,甚至于发展要到动手。

    看到这种情况,特仑苏侯爵立刻出面阻止,可他的威望不够,镇不住场面。

    眼看着军议要发展成全武行,诺玛公爵站了起来,说:“时间不早了,先吃午饭,吃完午饭,再继续讨论。”

    然后,他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会议室。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