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道青这一等,就等了四五天。

    爱德华·亨利也不知道究竟哪根筋搭错了,进出城堡居然都坐着马车。还带着一大群护卫,看起来不像是个侯爵,倒像是秦始皇还是被刺杀过几次,已经吓破了胆的秦始皇。

    一直等到柳道青把自己储存的食物都快全吃光了,琢磨是不是要出门去补给一趟的时候,机会终于等到了!

    这天晚上,新任亨利侯爵穿着一身猎装,在一群护卫的簇拥下,骑马出了城堡。同行的还有好几辆马车,从马车的装饰看来,里面大约都是一些莺莺燕燕。

    “嘿!这家伙莫非是要幕天席地野外造人吗?”柳道青想了想,笑了,“他大约是自己也觉得家族直系血脉稀薄,需要多生一些孩子了吧……”

    “可惜啊!现在才想到,太迟了!”总是笑呵呵的鱼龙妖道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嘴角露出了令人胆寒的笑容,满脸狰狞。

    爱德华·亨利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左右张望,却没看到有任何可能的危险。

    以城堡的位置,不可能有人在远方用箭射他,而不被他发现的!

    但是,他身上的预警道具却发出了极为强烈的警报。

    略一思考,这位新继位没几天的亨利侯爵就决定回去。可还没等他转身,喊杀之声已经四面传来。

    突如其来的浓雾笼罩了周围,将天地间化为一片白茫茫,更有数以百计的士兵在浓雾之中出现,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爱德华立刻激发传送道具,却发现空间已经被锁定,传送失效。他想都没想,大叫“保护我”,然后拔出了剑,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护卫们纷纷聚到他的身边,更把那些马车也赶过来,试图为他构筑临时的屏障。但在汹涌而至的大批士兵面前,这一切都没多大用处。

    最诡异的是,这些士兵们面目模糊,身体也有些模模糊糊,看起来只是虚影,甚至有时候,护卫们明明一剑砍在它们的身上,剑锋却透过了身体,似乎没有任何效果然而,当它们攻击的时候,攻击效果却是实实在在的,一点也不打折扣。

    面对这样的敌人,护卫们根本无法抵挡,法师的法术倒是能够有效,可面对这么多的敌人,光靠爱德华身边的两位法师,显然远远不够。

    两位法师对视了一眼,一个年纪较大的法师说:“这可能是某种在雾气里面存在的魔法生物,我们用法术驱散浓雾看看!”

    说着,他们就开始念咒。

    魔法的力量被引导着集合起来,很快化作大风。果然正如他们预计的那样,当雾气散去的时候,那些影影绰绰模模糊糊的士兵们也随之消散,渐渐消失。

    爱德华总算松了口气,却突然感觉到脚下震动,竟然是地震了!

    “怎么可能!”他失声惊呼,却不敢跑向城堡,而是朝着附近的开阔地带跑去。

    城堡再怎么坚固,在地震的时候也没有开阔地带安全!

    城堡里面,大批的护卫已经急匆匆冲了出来,想要保护他,只要等他们会合,到时候就算是安全了。

    但他才跑了几步,脚下猛地一震,地面裂开,一条有着青白色身体的硕大怪物冲了出来。

    这怪物至少有十几米长,有着青白色的身体,狭长而带着流线型的特征,没有手脚,乍看上去像是一条鱼,但它的脑袋却和鱼完全不同,狰狞凶恶,覆盖着厚厚的甲片,更有一长布满锋利牙齿的大嘴巴,一看就知道是恐怖的魔物。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它下颌那两条缠绕着电光的长须,纵然在白天,也耀眼得让人难以直视。

    它从爱德华的脚边冲了出来,身体还没完全露出地面,就张开血盆大口,朝着爱德华狠狠地咬了下去。

    咔嚓。

    护卫们的攻击密密麻麻地落在它的身上,打得它鲜血像喷泉一样流淌,浑身到处伤痕累累,很多地方都看到了骨头,但却还是不能阻止它将侯爵大人的上半身整个咬断,吞了下去。

    然后,它吐出一块石碑,带着喷涌的血花,再次冲入了地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个过程,前后不会超过五秒钟。

    护卫们惊慌失措地赶来,却只看到侯爵的半截身体,还有那块血泊之中的石碑。

    石碑上有两行字:

    杀人者人恒杀之

    屠夫必将付出代价

    看着石碑,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怪兽难道是被人豢养的?它来袭击侯爵,是为了报复前代侯爵在诺玛地区的屠杀?

    众说纷纭。

    但这些都跟柳道青没关系了,他沿着地下水脉一路狂飙,撑着重伤的身体一口气跑出了上百里,最后才终于找了个极为深邃的地下湖泊,躲在湖泊里面,把没能消化掉的爱德华·亨利的上半身吐出来,收进物品栏,然后自杀回城。

    半小时后,活蹦乱跳的鱼龙妖道已经坐在“莽穿地球”公会城堡的食堂里面,吐沫横飞地向大家吹嘘自己的刺杀经过。

    “……说时迟,那时快!我猛地从地下窜出来,张开嘴巴就是一口!嘿!就跟咬了根鸡腿似的,嘎嘣脆,鸡肉味!”

    “靠!你吃人啊!”

    “我没吃!那上半截现在还扔在公会仓库里面呢,哈默说是可以找点别的骨头拼凑一下,做成一具高级的骷髅兵……”

    “侯爵骷髅兵,赞!”

    “是啊,可惜当初海德·亨利的尸体没能带回来,否则或许可以做成死亡骑士呢!”

    ……

    愉快地休息了几天之后,柳道青再次出发,这次他打算前往色雷斯首都的地下,斩断色雷斯王国的龙脉。

    上次在亨利家族地下潜伏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亨利家族地下有一道若隐若现、似虚似实的龙脉存在,想来色雷斯王国的龙脉肯定更加清晰明白。只要将龙脉斩断,就能够给色雷斯王国带来巨大的麻烦,没准国家就此灭亡,都大有可能!

    遗憾的是,他法力有限,竭尽全力也斩不动色雷斯的龙脉。

    这就很尴尬了啊!

    柳道青并不气馁,斩不动色雷斯王国的龙脉,那就去斩大贵族的龙脉呗!

    他下意识地来到了亨利侯爵的领地,出手就斩亨利家族的龙脉。

    这次,他总算是成功了。

    “哈哈哈哈!”地下水脉里面,看着那条正在缓缓崩散的气运龙脉,鱼龙妖道双手叉腰,仰天大笑,得意洋洋,“什么叫齐齐整整?这才叫齐齐整整!只杀你全家算什么!要把你整个家族都弄歇菜了,才算是真的齐齐整整啊!”

    他正在仰天长笑,突然眉头一皱,感觉似乎有什么极大的危险要降临的样子。

    打开系统日志,上面明明白白一句“你毁人气运,遭到了强烈的反噬”。

    “靠!”柳道青大叫一声,现出原形,在水脉里面飞快地逃跑。

    但不管他逃到哪里,都感觉到了无比强烈的危机感,而且正在越来越强。

    不行了!不能躲在地下,到地面上去!

    柳道青立刻找了个水脉出口,朝着地面冲去。

    还没等他冲到地面,就感觉大地震动,紧接着天旋地转日月无光,也不知道究竟什么东西砸在头上身上,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艾兰茨城堡中,感觉到刚才那一阵地震,女公爵皱起眉头,看向老师。

    “勾勒大地的贤者”恩斯特·洛佩斯念动咒语,书房里面看起来只是摆设的地图上光芒闪烁,一个小小的光点浮现了出来。

    传奇法师微微一愣,饶有兴趣地说:“似乎有什么宝物或者是异兽之类出现了,有兴趣去看看吗?”

    “当然!”卡特琳娜·艾兰茨兴奋地跳了起来,“在哪里?快去快去!”

    几天之后,艾兰茨家族最强者们组成的探险队,终于在一片深山里面,找到了那个“异兽”。

    那是一个有着狰狞脑袋和闪光长须,却被一座山峰压在下面,只能露出一个脑袋,正在有气无力骂街的奇怪生物。

    “没人性的王土豪!不救我也就罢了,还在山峰上贴纸条……你特么当我是孙猴子啊!”

    卡特琳娜饶有兴趣的凑上去,看到它身上那座山峰上,被贴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纸条,最大的一张写着六个她看不懂的文字,其余的分别写着“青鱼强,猴哥范”、“坚持五百年苦练内功不动摇”、“好好改造,重新做人”、“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就算被压在山下,咸鱼也还是咸鱼”……之类的话。

    她忍不住笑了,问:“你究竟是什么东西啊?怎么会被压在山下面?”

    柳道青勉强抬头看了一下,顿时瞪大了眼睛。

    “卡……卡特琳娜·艾兰茨?!我难道是在做梦?”

    “居然连怪兽都认识我……感觉有点自豪……”卡特琳娜吓了一跳,忍不住说,“我们认识吗?”

    “当然认识!我是”柳道青刚想说“我是你的粉丝”,却反应过来这话说不得,说出来人家怕是就走了,慌不择言,大叫,“我都等了你五百年了,你怎么现在才到啊!”

    “啊?你等了我五百年?我今年才十八岁啊。”

    “……原因就不用问了,你能救我出来吗?我很厉害的。”

    “你跟我老师比起来,谁更厉害?”

    “……暂时是你老师比较厉害一点点,但只要给我几十年时间,我就能变得比你老师还厉害!”

    “你五百年都没能比我老师厉害,为什么再有几十年就行?”

    “我五百年是被压在山下的啊!”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不救你出来的话,就算再过五百年,你也不会变得更厉害?”

    “……差不多吧。”

    “那好,再见。”卡特琳娜转身就走。

    柳道青眼睛瞪得滚圆,大叫:“喂!别走啊!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因为我已经很厉害了,不需要一只厉害的怪兽手下。”卡特琳娜停下脚步,转过身,笑着看着他,“相比之下,一只被压在山下的怪兽,反而更有趣一些。”

    “喂!救我出去啊!我能帮你做很多事情的!”

    “你会做什么?先说明,打仗什么的,我不需要。”

    “……我会呼风唤雨。”

    卡特琳娜摇摇头:“没意思。”

    “我会召唤各种天灾。”

    卡特琳娜叹了口气:“那更糟糕。”

    “我会制造治疗药水!”

    卡特琳娜打了个呵欠,转身迈步:“我又不跟人打仗,要治疗药水干什么?”

    眼看她真的要走了,柳道青急中生智,大叫:“我会做甜点!”

    正准备离开的卡特琳娜停了下来:“你说什么?”

    “我会做甜点!”柳道青想起了游戏里面,卡特琳娜这个角色的设定里面有“嗜好甜食”这一项,大叫,“我能制作很多很多的甜点!”

    卡特琳娜眼中露出了惊喜之色:“那么,我该怎么救你呢?”

    柳道青长长地松了口气,暗暗打定主意,等这次脱难,一定要找三余学习厨艺去……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