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了寒风的计划,大家都感觉有些毛骨悚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小茄子怯生生地说:“这么做……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

    “残忍?”寒风大笑起来,“你以为战争是什么?战争是你死我活!是不择手段!是毁灭一切美好和希望!要么在废墟上哭,要么在废墟上笑,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你们的战争只不过是小孩子在玩家家酒,你们虽然上过了战场,却还把战争当成是游戏,你们根本就没认真想过怎么去削弱色雷斯!战争不仅仅是战场上的胜负,更重要的是双方的综合国力。军事实力只是一部分,财富、后勤、资源等等,都是国战的重要组成。我们在正面战场上不容易占不到便宜,那就去破坏色雷斯的后方!让他们的农田产不出足够的粮食,让他们的矿山无法生产,让他们的人民被瘟疫折磨妻离子散!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还可以开发那种具有强烈成瘾性的熏香,我不在乎成本,只要让色雷斯上层普遍成为瘾君子,我们就捏住了他们的卵蛋,到时候别说是不让他们打仗,就算反过来打他们,都会有一大票的带路党!”

    寒风说得精神抖擞,大约是魔力值不够了,拿起旁边一瓶可疑的鲜红液体,咕噜噜喝了一大口,然后给自己的发言做了一个总结:“总而言之,战争不应该拘泥于战场,与其在战场上累死累活,直接对着色雷斯这个国家展开超限战,才是最实际有效的办法!”

    他说完之后,公会大厅里面一片安静。

    “卧了个大槽!寒风你不去当魔王,真特么是浪费人才了!”葛力喃喃自语,“老虎那个魔王是水货,他其实就是个心慈手软的圣母党,你才是真正的魔王啊!”

    “你简直丧心病狂了!”老虎瞪大了眼睛,旁边的星照已经瑟瑟发抖,明显被他说得吓住了。

    安卡叹了口气,问:“寒风啊,你不是我恶意攻击你啊,我就是问一下……你有没有一点……那个……精神方面的……毛病?”

    “这已经不是精神病了,这叫什么来着……反人类啊!”熊猫忍不住说,“你要是跑去阿拉伯半岛,没准能跟那个什么ISIS的很有共同语言……”

    “岂止是共同语言啊!我觉得那群神经兮兮的大胡子没准会尊他为导师,在他的指导下朝着与全人类为敌的道路坚定不移地狂飙突进……”剑十三说嘟囔,“最后被一颗核弹砸下去,干干净净。”

    “一颗核弹哪里够!至少要十颗!”

    寒风一点没有因为大家的批评而动容,一副“我懒得跟你们这些凡俗之辈计较”的样子,冷漠傲然。

    在一片批判声中,也有支持他的,比方说爱丽丝就觉得他的计划很好她主要是欣赏那个瘟疫计划,觉得在色雷斯散布瘟疫,真是非常的酷,酷毙了!

    最重要的是,这瘟疫还是她自己生产的。

    嗯,这个最酷!

    听了她的话,三余忧心忡忡地劝她千万别这么做他已经放弃说服寒风了,现在他考虑的是,光寒风一个人,再怎么糟糕也是有限的。但如果寒风多了一个助手,还是一个强大的恶魔,未来甚至可能成为大恶魔……那就出大事了!

    别的不说,有了爱丽丝的帮忙,寒风所构思的各种药物和病毒,真的可以开发出来啊!

    当初爱丽丝和他合作,就开发出了能让稻子减产的稻瘟。当时因为他们只考虑稍稍拖延一点时间,没打算折腾出大新闻,才将稻瘟的效果限制住,使得它只能减少一些稻子产量。如果他们两个人扔掉了束缚,尽情挥洒自己的邪恶才能……怕是用不了多久,整个西陆都会各种疾病流行,变成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吧。

    一想到那种可能,三余就头皮发麻,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说服爱丽丝,至少……不能再让寒风的战友增加了。

    这个时候,他不由得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不该为了避免公会内部发生矛盾,就默许寒风离开。

    很显然,离开了公会的伙伴们,没有了大家的束缚,寒风这家伙彻底放飞自我了。如果用一句动漫名言来形容他的话,那肯定就是“JOJO!我不做人了!”

    三余自问他已经没办法再让寒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没办法帮寒风回头是岸,他现在只希望寒风的那些疯狂计划不会付诸实施。

    就在这时,熊猫问道:“寒风啊,你觉得……我们穿越到这个世界,是为了什么?”

    寒风愣了一下,回答:“应该不为什么吧,只是偶然而已。”

    “偶然吗?我不这么认为。”熊猫说,“我觉得,我们穿越到这样一个奇怪的世界来,还拥有了这样奇怪的能力,绝对不是偶然。不管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命运也好,还是在天上有哪位大佬看着我们也好,总之一定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去做,一定是有什么使命需要我们去完成的。”

    “这种想法,也未必没有可能。但是正所谓无法发现就是不存在,既然我们无法发现命运或者是那位大佬的存在,我们只能当他不存在。”寒风说,“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这说法放在这里可不对!“狐人阿尔菲茵说,“奥卡姆剃刀原则不是这么用的,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所以虽然我们没发现原因,但原因必然存在。既然你要用奥卡米剃刀原则,那么根据这个原则,如果我们对于某个事情的解释只有一个,那么不管是多么的荒谬的解释,我们也只能当它是正确的也就是说,我们没有能够发现自己穿越的原因,不是因为穿越没原因,而是因为控制我们穿越的家伙不让我们发现,仅此而已。”

    寒风皱起眉头,没有回答。

    “那么回到之前的话题。”熊猫接着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是需要我们做什么呢?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是要我们去对付末日之龙。”

    “为什么?”寒风问。

    “因为这是唯一值得让我们表演的戏码。”熊猫很坦率地回答,“如果我是导演,找了一群演员,我当然要让他们演一点之前没演过的戏,不是吗?”

    “无论是色雷斯的侵略也好,大陆各国乃至于兽人、精灵、矮人等各族纷纷下场也好,亡灵势力的崛起也好,天堂和地狱的亲自出手也好……这些都是已经在游戏里面上演过的戏码。游戏里面唯一没上演过的,就是末日之龙被打败。”熊猫说,“如果我是那个让我们穿越的家伙,我需要也只需要这些穿越者表演这么一场戏就好。”

    “但这跟我之前的计划有什么关系?”寒风问。

    “末日之龙的出现,是因为连绵的战争带来了太多的毁灭和死亡,最终将其唤醒。”熊猫说,“所以,为了尽可能拖延它苏醒的时间,我们应该做的不是推动战争朝着更加惨烈的方向发展,而是尽可能地减少战争带来的损害。”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