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的天气热得过分,明明还没到最热的八月,但草原上只要太阳一出来,就热得像是在烤炉或者蒸笼里面一般。穿越者们纷纷缩进了城堡之中,就连那些平常喜欢在外面冒险的,也大多回到了城堡里面。

    “这什么鬼天气啊!”熊猫汗流浃背地走进公会大厅,抱怨,“我只在外面走了一圈,体质居然就临时下降了两点……这天气死多少人我都不会觉得奇怪的!”

    “谁让你顶着中午的太阳出门?”三余坐在水晶旁边的躺椅上,手上翻着一本书,“像这种天气,你就要学习那些在沙漠里面跋涉的人,早上和傍晚做事,中午缩起来休息才行。”

    熊猫叹了口气,看着正在水晶旁边忙碌的无眠等人,问:“视频通讯系统不是前两天就弄好了吗?怎么还在折腾?”

    “三余要弄个多屏即时通讯。”无眠无奈地回答,“单屏不能满足需求。”

    “你要求真高。”

    “不是我要求高,是真的需要。”三余说,“这次会议,有很多人都在外地。他们各有各的事情,不可能赶回城堡来。如果不能弄多屏即时通讯,等于就把他们排除在外了。”

    熊猫这才明白,想了想,问:“那为什么不趁着当初刚刚打赢诺玛之战的时候开会呢?那时候大家几乎都在。”

    三余苦笑:“那时候开会……怕是要吵翻天。我总要先跟那些容易唱反调的,或者态度比较激烈的人,私下沟通一下,好好谈谈,彼此取得一些共识,商量好某些事情不说……”

    “就像现实中开会讨论事情的时候,其实往往私底下已经沟通交流,甚至商量好了?”熊猫问。

    三余摇头:“没那么夸张,只能说是稍稍沟通了一下,就一些可能会比较激烈的话题有了铺垫而已。”

    “什么话题让你那么担心?”熊猫好奇地问。

    “主要是两个话题,第一是关于这次的屠杀究竟责任在谁,第二是关于我们究竟要不要参加这类世界大事。”三余说。

    “第二个话题我觉得需要讨论,但第一个没什么可讨论的吧,难道说……有人觉得,因为我们帮助莫来联邦对抗色雷斯,导致了色雷斯人损失惨重,最终才引起了亨利侯爵的屠杀?”熊猫问。

    “没错,的确有人这么想的。”

    “但这种想法可不成立,各个国家之间本来是和平的,色雷斯自己发动侵略掀起战争,难道还怪别人反抗吗?”熊猫皱眉说,“这就好比某个歹徒挟持人质,警方击毙了歹徒,但人质也因此受伤甚至部分死亡,犯错的显然是歹徒而不是警方啊!他要不犯罪,大家都没事……谁这么糊涂?”

    三余笑了:“我已经跟他沟通过了,大致上算是取得了共识,你也就别问他是谁了。”

    熊猫摇摇头:“这人啊……我不是说悲天悯人有什么不好,但悲天悯人,也该弄清楚引起灾难的究竟是谁才对!”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我们的做法也的确有值得讨论和调整的地方。”三余说,“我们如果一开始就能够展现出强势的‘禁止屠杀’态度和足以将这说法付诸实施的能力,那么色雷斯在打败我们之前,应该就不会对诺玛的平民下手了。”

    熊猫想了想,点头说:“有道理!只是……具体该怎么做呢?”

    “我也没有很妥当的构思,初步的想法是,当初我们应该加强对在雷顿地区展开屠杀的那些色雷斯军官和贵族们的刺杀,提前做好铺垫。”三余说,“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了,这次随着亨利侯爵的死,以及他的继承人爱德华的死,整个色雷斯高层都为之震动柳道青可是在杀人之后,留下了‘杀人者人恒杀之,屠夫必将付出代价’的留言石碑,这件事在各国都传开了,贵族们都在纷纷跟正义之神教会、光明之神教会等几个教会了解,询问是否他们麾下的圣职者出手……”

    “结果呢?”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在城堡里面,熊猫算是消息有些闭塞,闻言好奇地问。

    “结果自然是各个教会纷纷表示杀得好,杀得妙,杀得呱呱叫。”无眠笑着说,“尤其色雷斯那边,光明之神教会的一位大主教甚至公开宣布‘这位勇士的行为给我们提了醒,面对邪恶,每一位行于正道的人都该勇敢站出来与之对抗”……”

    熊猫吓了一跳:“这等于指着鼻子在骂了啊!”

    “是啊,所以他就遇害了。”三余叹了口气,“真可惜!”

    熊猫皱起了眉头:“杀他的是谁?”

    “放心,事情已经解决了。”三余说,“这次都不用我们出手,光明之神教会的圣武士就砍死了那个杀害他的伯爵,最后就算理查德国王也只能捏着鼻子用一份很没诚意的通缉令把这事敷衍过去……各个善良和正义方向的教会这次差不多算是联合起来了,除非他想要试试跟善良教会全面开战,否则就只能这样。”

    熊猫想象了理查德国王暴跳如雷却又无计可施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过之后,他又忍不住对各个教会联手的威势油然神往:“光明之神教会……真的是很有气势啊!”

    “你们受难之神教会也不差,前几天调集了一大批人手前往诺玛,公开表示如果再有人想要对无辜平民下手,受难之神教会将会跟他不死不休。”

    “这是摆出‘正邪不两立’的态度了?”熊猫惊讶地问。

    “没错,就是‘正邪不两立’。”无眠点头,“塔拉汗领也收到了通知,说是如果再有人搞屠杀的话,希望到时候我们能够提供一些帮助……主要是情报和后勤方面的,冲锋陷阵什么,倒是不用我们。各个教会里面多的是想要为信念而死,死了上天变天使的。”

    “这个世界的教会和天堂形象真的是蛮正面的。”无眠说,“我们地球上的教会可不能比。”

    “毕竟这世界的圣职者们力量来自于信念,越是强大,信念越是纯粹坚定。里面可既没有蝇营狗苟之辈,也没有挂羊头卖狗肉的货色。而且这世界的教会也更多的是基于大家共同理念组成,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也不追求什么私利知行相合的人成了群,威力自然非同小可。”一直在给魔法阵安装各种细碎零件的兵临说,“我觉得,他们简直就像是那种理想化的革命者,不爱财、不怕死、行动坚决、道德高尚……其实我很奇怪,有这么一群圣职者在,为什么这个世界没发展成神权社会?”

    大家都仔细思考起来,过了许久,他们怎么也想不出是为什么,只能将这个问题归咎于当初游戏的设定问题。

    既然是游戏,这样自然也不奇怪。

    不过,现在游戏已经变成了现实。或许正像兵临猜测的那样,这个世界人间的走向至少在西大陆,会渐渐从贵族统治,走向神权统治。

    这事情有些怪异,但仔细想想,似乎也并非坏事……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