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我也挂了!”雪精灵碎碎冰在聊天频道里面大叫,“那货简直是铁打的!顶着冰冻上来砍死了我!”

    “别提了,有你控着还好,你一倒,我们立刻顶不住,全崩!”

    “你们就不能缓一缓,等人凑齐一队再上吗?”

    “寒风你傻了?缓一缓?他巴不得我们缓一缓,缓一缓他就跑了啊!”

    “好了,我看到他了!卧槽他伤得够厉害的,一条命去掉半条了吧。这样你们都没能打得赢?”

    “荷鲁斯你少说风凉话,自己上,看看能不能赢!”

    “……靠!死亡宝石!我让他一发死亡宝石砸死了!”

    “知道厉害了吧?这货不仅实力强,宝贝更多得可怕!之前我一刀眼看捅到他心口了,结果他一个圣疗护符……我讨厌有钱人!”

    看着乱七八糟吵闹不休的聊天频道,熊猫叹了口气,按照大家所指的坐标急急赶去。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他终于看到了亨利侯爵。

    现在的亨利侯爵,和刚才一个魔法打死他时候完全不同,狼狈不堪。

    他浑身是血,头盔已经没了,头发被血和泥土混合着,一缕一缕乱七八糟,遮住了大半个脸。身上的铠甲破了好几处,附魔的微光早已消散,心口处一个巨大的裂纹,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尚未完全愈合的伤口那是之前被尤涅若一刀开膛的结果。

    他的脖子有点歪,好像随时都可能断掉的样子,洛克的天葬灵刀虽然不能真的杀死人,然而它造成的伤口却是治疗术很难对付的,以至于亨利侯爵不得不经常用手扶着脖子,防止受伤颈骨折断。

    他正坐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剧烈地喘息。鲜血不停地顺着他的铠甲往下流,将他脚下的泥土变成了暗红的烂泥。而他所过之处,可以看到一道清晰的血路。

    “你就要死了。”熊猫没有隐藏,走上前去,“横竖都是要死,何苦这样挣扎?”

    亨利侯爵没有抬头,不知道是没力气,还是懒得,只是喘着气回答:“我……不会……死在……你们……手上……”

    “嘴硬是没有用的,就算你还有什么宝物可以打死我,后面我的战友们也会源源不断地赶到。”

    亨利侯爵惨笑一声:“想不到……真有……不死之人……”

    熊猫并不惊讶对方能看得出来,别人不说,尤涅若的相貌就是极为清楚的证据。普天之下蜥蜴人多得是,但龙人……当今世界,明面上或许只有尤涅若这一个。

    不过,他也不担心对方将消息传回去。无眠等人已经在这里拉起了大规模的空间封锁,亨利侯爵无论是想要传送也好,想要传讯也好,都是不可能的。

    看着眼前的亨利侯爵,他叹了口气这人其实本不会这么惨,如果他不搞什么大屠杀的话,或许现在依然还是色雷斯军的总帅,手握重兵,威震一方呢。

    “你后悔吗?”他问。

    亨利侯爵冷笑:“你是……圣职者吧……真是……废话连篇!”

    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左手扶了扶脖子,右手握紧了已经缺口好几处的大剑,作出了战斗的架势。

    熊猫摇摇头,他不相信现在这样的亨利侯爵还有什么翻盘的可能。

    亨利侯爵被他这一脸怜悯的神情激怒了,大吼一声,走上前来。

    还不等熊猫出手,只见寒光一闪,一支弩矢已经射中了他,穿胸而过。

    穿着重甲的弩骑士奈特哈克犹如一块轰隆隆的大石头,急急忙忙地赶来,大叫:“我来迟了没有?”

    “没有,大概正好赶上最后一击。”熊猫说。

    奈特哈克大笑,看到用剑支撑着身体,摇摇欲坠的亨利侯爵,二话不说拉开弩机,瞄准了对方:“杀人狂,去死吧!”

    又一支弩矢激射出去,却没有能够命中目标,而是在空中倒转方向,射中了他自己的面门。

    弩骑士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仰面倒下,化光而去。

    亨利侯爵松开垂下的左手,一枚被鲜血染红的白色宝石落在地上,掉在他自己的血泊中。

    这是稀有的“倒转宝石”,能够将一次远程攻击倒转回去。但是因为需要准确把握住对方攻击的时机,实际上并不怎么实用,属于典型的价格高于价值的魔法道具。

    但靠着这件魔法道具,他成功地反杀了奈克哈特。

    他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想要……杀我……那就……试试吧!”

    熊猫摇摇头,脚一勾,勾起路边一块石头,踢向亨利侯爵。

    这次亨利侯爵可没第二颗倒转宝石了,这块石头准确地击中了他的面门,虽然力量不是特别大,却还是击碎了他的鼻梁,嘴里也掉下了两颗牙齿。

    可亨利侯爵虽然剧烈地摇晃了一下,却依然用剑撑住身体,不肯倒地。

    “你这个人……可惜了!”熊猫叹着气说。

    亨利侯爵恶狠狠地叫喊了一句,因为鼻子嘴巴出了问题的缘故,熊猫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他的身上白光闪烁,像是又要使用治疗道具给自己治疗了一下。但白光刚刚亮起就好像肥皂泡一般破裂,显然那道具已经耗尽了力量,再也帮不到他一丝一毫。

    不仅如此,他反而又吐出一大口血来,用左手抓住剑柄,借助双手的力量,才能让自己勉强站稳住。

    熊猫敢打赌,如果他没有什么特殊底牌的话,这时候哪怕是随便来一个壮汉,都能用棍子砸死他。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大吼,一个头发染红的、戴着鼻环的牛头人扛着差不多跟普通人半个身体差不多大的巨型吉他,阔步流星地走了过来。

    “拦住他了?干得漂亮!”他对熊猫说,“咱们赶快给他最后一击吧,省得夜长梦多!”

    熊猫点头,和这位在色雷斯颇为著名的摇滚歌手希恩一起走上前去,朝着打算垂死挣扎的亨利侯爵冲了过去。

    当他们距离亨利侯爵已经没多远的时候,就看到这个比死人也不过只多半口气的家伙露出了冷笑,双手同时握住了那把大剑左右两侧的护手。

    熊猫想都没想,直接一个侧滚翻,滚到了路边的灌木丛里面。

    一声闷响,那把大剑护手中央仿佛只是装饰品的红宝石里面射出了一道红光,在空中横扫而过,几乎擦着熊猫的身体扫了过去。

    正打算抡起巨大吉他当锤子用,一下子砸死亨利侯爵的希恩被红光扫了个正着,整个人愣在了那里,过了一两秒钟,才看着亨利侯爵,断断续续地说:“你……特么……宝贝真多……”

    说着,他竭尽力量,将自己的吉他移到了亨利侯爵的头顶,然后松开了手。

    伴随他化光消失,沉重的大吉他依靠着自身的重量落下来,重重地砸在亨利侯爵的头顶。

    颈骨断裂的声音和身体被刺穿的声音,接连响起。

    熊猫翻身站起来,看到亨利侯爵双手握住巨剑的护手,身体却俯在了剑上,长长的剑柄犹如利刃一般刺入了他的胸口,将他的身体贯穿,借助这把插在地上的巨剑的支撑,屹立不倒。

    他走到面前,拨开亨利侯爵脸上的头发,看到他脸色苍白,眼睛大大地瞪着,已经没了光彩,脸上还有一丝不甘。

    或许他还有什么隐藏的底牌没用,但他已经没有命再用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