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涅若他们最终全军覆没,取得的战果除了杀死大批色雷斯士兵之外,就只有在亨利侯爵的背后稍稍扎了一下,或许连破皮流血都没有。

    在城堡水晶处显出身影之后,玛维看了看系统日志,摇摇头,遗憾地叹了口气。

    “没能杀到亨利侯爵?”尤涅若问。

    “嗯,被人拦住了。”玛维说,“想不到他身边居然有死士保护,替他挡了箭。”

    他郁闷地说:“我应该准备几支毒箭的!要是这一箭用的是毒箭,或许就成功了!”

    “要毒箭倒也不难,魔法毒可以找爱丽丝,生物毒可以找寒风,炼金毒可以找无眠。”哈雷说。

    “其实……如果我会‘舍身一击’的话,那一箭用‘舍身’而不是用‘神速’,大概也就成功了……”玛维又叹了口气,对自己的表现很不满。

    “你们别想太多了。”被留下看家的码字工风月忍不住说,“要是你们四个就把事情办了,那整个公会一百大几十号人,难道就特地跑去观光吗?好歹给大家留点事情做做吧!”

    尤涅若大笑,站了起来:“走了,去冲个澡,吃点东西,然后再出发。”

    “别着急。”风月说,“人间大炮那边还在排队呢,你们有足够的时间。”

    “还在排队?”雷丁愣了一下,“我记得差不多三个小时前就在排队了吧?”

    “你以为人间大炮效率多高?”风月笑了,“校准、发射、冷却,一套流程下来,一个人再怎么快也需要三分钟。一小时顶天了发射二十个人,三个小时……第一批人都还没全走完呢!”

    “就不能多开几尊大炮?”尤涅若问。

    “谁能想到三分钟一个人,居然还不够啊……”

    大家相顾而笑,于是尤涅若他们也不着急了,径直回去休息。

    反正……想要排到他们,至少还要五六个钟头呢。

    他们这边轻轻松松,色雷斯军营里面的气氛却非常紧张。

    玛维的那最后一箭虽然没有能够伤到亨利侯爵,却让整个色雷斯大军为之心惊肉跳,谁也没想到,在这军营里面,几万大军保护之中,侯爵居然还被人射了一箭要不是有护卫死士挺身挡箭,只怕侯爵纵然不死也要重伤。

    这一箭彻底砸烂了侯爵故作镇定的假面具,他将负责今晚夜间巡查工作的那个伯爵骂得狗血喷头,至于尤涅若等人冲杀过来的方向,负责那个方向的十几个骑士,几个男爵,全都被直接砍头,两位子爵也挨了一顿鞭子,保守估计三五天别想下床。

    尤涅若的身份很快就被人给认出来了,色雷斯军中曾经跟他打过照面的人还是不少的,他的相貌也十分特别蜥蜴人多得是,但长得这么高大壮实的蜥蜴人就很罕见了,更不要说他还有犄角,放在蜥蜴人里面也是一等一的奇形怪状。

    当然这是人类的审美观,一个蜥蜴人雇佣兵则表示,那家伙真是又壮又帅,简直万人迷!幸亏他死了,他要活着,到自己部落里面转一圈,不知道能迷倒多少小姑娘呢……

    当得知尤涅若就是领导游击队,在色雷斯军后方不断骚扰,破坏后勤并且给粮食下毒的人,色雷斯大军又一次沸腾了。

    “原来就是那个畜生给粮草下毒的啊!”

    “早知道我就跟他拼了!”

    “天杀的!早知道我拼了命也要咬他一口啊!”

    “杀得好!”

    “让他这么轻松地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

    类似这样的话,在军营各处流传。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两件事:

    第一,色雷斯人很小气,他们最终还是把那些被塔罗娜萨满给污染的粮草解毒之后用作军粮了。

    第二,这件事很拉仇恨,要是放在游戏里面,尤涅若在色雷斯军中的仇恨度绝对排在所有穿越者的第一名,而且可能把后面一百多名加起来,都没他一个人高……

    这件事还有另外一个影响,侯爵知道了尤涅若的身份之后,点了点头,怒气消了几分。

    “原来是他……”他沉吟了一下,说,“果然是条汉子!不愧是能够以区区一支小分队,就给我们带来那么多麻烦的人!被这样的人物吓了一跳,倒也不算丢脸。”

    他叹了口气,说:“把他和另外三个人的尸骸收拾一下,尽可能整理起来,然后埋了吧。给他们立个碑,碑上就写‘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赢得了英雄的尊重’。”

    下属军官们自然立刻点头,将这件事记录下来,然后急匆匆去执行。

    侯爵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曾经以为莫来这边只有一群商人,却没想到也有忠义之士。可惜这样的人才不能为我色雷斯所用,真是明珠暗投了!”

    幕僚们纷纷点头,有的赞他心胸豁达,有的赞他志存高远,有的批评莫来不会用人……各种都有,你方唱罢我登场,宛若一场歌功颂德的专题表演一般。

    但谁都不知道,在附近的山头上,新的袭击者已经就位。

    “白叔,你确定要去开第一枪?”高高竖起的投石车旁,发明家但丁难得地没有变成软泥的模样,以人类的形态给投石车做最后的调试,他对坐在投石车投掷碗里的那个秃头猪人说,“不是我看不起你,你才六级啊!”

    “六级怎么了?你看不起六级啊?六级可是双倍的三级!”公会目前等级最低的穿越者振振有词地说,“而且我是去直接用‘云爆术’的,等级低一点也没关系啊,早点爆完,早点回城睡大觉去。”

    “你真洒脱……”

    “等你到我的年龄,也一样会洒脱的。”

    “得了吧,我就算活到一百岁,也学不会你这风格!”

    二人还要继续聊,在后面等着的穿越者们着急了,纷纷催促。

    “快点啊!”

    “把这光头欠更猪砸出去之后,就轮到我了!”

    “是啊,我们还急着上路呢!”

    但丁哈哈大笑,走到投石机的扳机旁边,用手抓住它,然后大叫一声:“走你!”

    扳机被重重地扳下,沉重的配重石通过联合绞盘,产生强大的力量,将长长投掷杆末端的白色猪头人高高跑起来,化作一道几乎黯淡不可见的白光,呼啸着飞向了色雷斯军的大营。

    几秒钟之后,伴随巨大的轰鸣,色雷斯军大营上方,璀璨的火花一闪而逝。

    而这,只是个开始……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