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一群羊里面冲进去一只老虎,会怎么样?

    对这个问题有兴趣的,看现在的色雷斯军营就知道了。

    现在尤涅若就是那只老虎,而色雷斯士兵们,就是惊慌失措的羊群。

    说起来也很讽刺,仅仅几天之前,他们在诺玛地区肆虐的时候,面对寻常百姓,还凶猛如虎,但才过了几天,面对强大的龙化尤涅若,他们就变成了弱小慌乱的绵羊。

    当初他们是虎诺玛百姓是羊的时候,他们不曾有过半点怜悯半点手软,现在他们是羊尤涅若是虎,尤涅若也不会对他们有半点怜悯半点手软!

    他当初得到色雷斯人在诺玛地区搜捕和诺玛家族有关的人等,其间杀戮甚重的消息时,就已经很不高兴了。只是明白这种事情是战争的必然,勉强忍着没有出手而已。等到亨利侯爵下令屠杀了被抓起来的上千人,还要进一步扩大屠杀范围,他终于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拍案而起。

    现在,他是怀着满腔怒火而来,是来杀人的!

    他心中不仅有愤怒,也有愧疚。

    虽然面对色雷斯大军,他们那个游击队其实做不到多少事情,但他总觉得,以他的能力,要是早点出手的话,或许应该多少能帮上一些忙。

    他跟三余说过这事,被三余批评了一番。

    三余说:“帮人是人情,不帮是本分,从来没有什么‘有力量就必须负责任’的道理……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可不是力量越大责任越大。权力属于大众,力量属于个人,怎么使用力量是你自己的事,跟别人没关系。你要是因为有力量,就觉得自己理应有什么责任,那不是高尚,而是超级英雄片子看多了,把自己给看傻了!”

    尤涅若觉得三余说得有道理,但他依然还是忍不住担心,忍不住想要做点什么。

    只是,他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事情就发展到这一步了。

    所以他的心中很有几分愧疚,觉得自己多少要有些责任。

    要是跟三余说这事的话,他大概又要批评我乱操心了吧……

    莽穿地球公会的老好人心中如此想着,手上的攻势越发猛烈。

    他不知道自己的愧疚究竟对不对,但他知道自己的愤怒肯定是正确的。

    因为愤怒的,远不止他一个人。

    整个莽穿地球公会几乎全都因为亨利侯爵一次屠杀上千人,还要继续扩大屠杀范围的恶行而怒不可遏。就连之前劝尤涅若不要自寻烦恼的三余会长都怒发冲冠,普通人怒了只能生闷气,穿越者们怒了却会付诸实施。除了剑十三、星照、葛力、安东尼等几个实在分不开身的,以及极少数几个出门跑单帮难得有消息的,别的穿越者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参加了这次讨伐亨利侯爵的作战。

    现在他们正借助人间大炮的威力,从城堡急匆匆朝着诺玛赶来,用不了多久,一百多位穿越者将会集结于此,用他们的拳头和刀子,给这群没教养没道德的色雷斯人一个教训,让他们就算是活下来,也永远不敢忘记。

    至于罪魁祸首的亨利侯爵……毫无疑问,他已经可以算是个死人了。

    就算他能够借助某些保命的宝物,在穿越者们的围攻之中逃走,也没多大用处。熊猫等人早已下定决心追杀他,别说他终究只能在色雷斯境内打转转,就算他乘船出海跑去东土,他们也会追杀到东土……哪怕是他上天入地,他们也会上天入地追杀,不死不休!

    大家可以理解他的丧子之痛,但冤有头债有主,谁杀他儿子,他找谁报复去。一时半会儿找不到,那就继续找,穿越者做事敢作敢当,并不怕他来寻仇报复。就算他没本事,找不到穿越者们身上,那也该找诺玛公爵才对,向诺玛地区的平民报复,是什么道理?

    这就像某些幻想作品里面,某人遭遇不幸,他不去找仇家报复,反而觉得自己的不幸来自于世界的恶意,想要毁灭世界,来一个白茫茫一片好干净……对于这种人,就算是尤涅若之类老好人,也要忍不住骂一句“有病”,熊猫之类更是会直接开出药方来脑残手贱,一刀两断,早死早超生,下辈子当个明白人。

    尤涅若没这么狠,可他现在很愤怒。

    如果将他的怒火化作火焰,怕是能烧掉大半座色雷斯军营。

    这满腔怒火,当然需要发泄。

    所以他来了,连夜赶到了罪魁祸首所在,赶到了那群屠夫们的面前。

    拳打脚踢尾巴扫荡,他仿佛化成了一座杀戮的机器,所过之处,一片腥风血雨。

    如果放在平时,他是不愿意这样无意义地大开杀戒的。打赢了,把敌人打退了打怕了,也就够了。

    但今天,他愿意。而且,他觉得自己还杀得远远不够!

    凭借龙人族的夜视能力,他清清楚楚看到军营南边的一大块空地,泥土依然湿润,带着鲜血凝固的狰狞紫黑。旁边的一片焦土上,全都是尸骸烧成的灰烬。

    那是大屠杀的现场,被抓来的上千平民,在短短的半天里面就被杀了个干净,连尸体都被就地火化了。

    身为莫来游击队的队长,因为联合作战的需要,尤涅若当然知道公爵对诺玛地区的人事安排。现在的诺玛地区,并没有多少跟诺玛家族关系密切的人留下。除了极少数配合他们工作的谍报人员之外,其他跟诺玛家族关系好的,早就已经都跑了!

    那些专业的谍报人员当然不可能被轻易抓住,色雷斯人抓到的杀掉的,几乎都是无辜平民!

    想到这里,尤涅若心中的怒火就更加猛烈,几乎要从他的身体里面烧到外面来,将他整个人都烧成一团火炬。

    他的怒火,既朝着身边这些色雷斯士兵们,更朝着到现在都还没出面的亨利侯爵。那个丧心病狂的老东西,他才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他的残暴,事情本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这些色雷斯士兵们固然滥杀无辜,该死,亨利侯爵作为下命令的,更该死!

    他忍不住仰起头,发出了一声令人心神震动的大吼。

    大吼之后,他就朝着色雷斯军营中央,守卫最森严的地方冲去。

    毫无疑问,亨利侯爵肯定就在那里!擒贼先擒王,他要去找这罪魁祸首的麻烦!手贱剁手,脑残砍头,海德·亨利这家伙,就该这个下场!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