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亨利侯爵的命令,不仅传到了穿越者们的耳中,也传到了这个世界各路豪强们的耳中。

    虽然这世界没有网络,但魔法的力量用来传讯,至少并不比固定电话差。大贵族、大富翁、各大组织的领袖们,无不重视情报的收集。往往一件大事发生之后,短短一两天里面,就已经传遍了世界各国的上层。

    这次的事情也不例外。

    莫来港的议事厅里,联邦的几位公爵一个个脸色阴沉,尤其诺玛公爵,脸上几乎可以刮下二两冰屑来。

    “海德·亨利还真当他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了!”他冷冷地说,“离开了色雷斯,他什么都不是!理查德居然重用这种人,他的气量也就这样了吧。”

    “理查德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另一位公爵说,“先是不肯愿赌服输,抢夺部下财产失败之后杀人泄愤;然后是在雷顿展开屠杀……说起来亨利跟他倒是一路货色,难怪他们的关系会那么好!”

    第三位公爵打断了他们的话,很干脆地问:“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

    几位公爵都叹了口气,默默无语。

    尽管他们很生气,很恼火,尤其诺玛公爵,恨不得把亨利一家都给拖出去砍死。但是他们真的无计可施。

    莫来本来就不如色雷斯,又刚刚遭遇这一场大败,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如果大家都没什么好主意的话,我倒是有个建议。”一个相貌有些猥琐的老者说,“我们莫来,需要第六位公爵。”

    诸位公爵一起看向他。

    “一直以来,我们莫来都处于有钱但是缺乏武力的情况下。雷顿尚且有龙领主和矮人王可以撑住场面,我们连一位可以撑住场面的强者都没有。”老者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几分哀叹之色,“为今之计,只有设法补救。我觉得,我们可以拉拢巴巴罗萨大人。”

    “不可能!”一个公爵失声惊呼,“他可是海盗!是我们商人的死敌!”

    “天底下没有永恒的敌人,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杀父之仇都可以握手言欢巴巴罗萨又没杀过我爹,无非抢过我的几艘船,钱的问题嘛,算得了什么?”老者满不在乎地说。

    “他杀过我儿子。”一个公爵冷冷地说。

    “你有十几个儿子,死一个算得了什么?”老者依然满脸的不在乎,“而且,现在我们的问题不是‘我们愿不愿意谈’,而是人家愿不愿意跟我们谈!”

    他叹了口气:“要是能够请海盗王来当我们莫来的第六位公爵,那我宁可也给他杀个儿子!现在的莫来,如果再不能找到足够强大的武力支撑,只怕亡国之日已经不远了!”

    几位公爵都沉默了,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知道这不是危言耸听。

    “再议吧,这事也急不起来。”过了许久,主持会议的公爵如此说道。

    他们纷纷点头,至于诺玛地区将要遭到残酷大屠杀的事情,他们很有默契地谁也没提……

    “荒唐!”一只纤细白皙的手,将那封通过魔法快速传来的情报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特雷拉王国的长公主殿下,在游戏之中被玩家们称之为“戎装公主”的菲斯娜·特雷拉面带寒霜,杀气腾腾,“真是蛇鼠一窝!理查德·色雷斯是个网顾人命的刽子手,他的手下也一样!”

    “姐姐,你又何必惊讶呢?”坐在她对面的,是她的弟弟,未来被称之为“黑王子”,现在则还被普遍认为开朗活泼心思单纯的特雷拉王子锡安,面对愤怒的姐姐,他笑了笑,说,“有什么样的主君,就会有什么样的臣子,物以类聚嘛。”

    菲斯娜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平静下来,皱起细长的眉毛,思考该怎么办,才能阻止这场大屠杀的展开。

    “提出抗议?没用的,色雷斯人不会理睬。”

    “派出高手?来不及,一两个人解决不了问题,大批高手根本没办法传送过去。”

    她自言自语,想了好几个办法,却怎么都不行关键的问题在于时间,无论她打算怎么做,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奏效。但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按照她的估算,自己的计划想要奏效,最快也要十天半个月,可十天半个月之后,大屠杀怕是都结束了!

    看姐姐如此苦恼,锡安王子便低声道别,让姐姐可以专心思考。

    离开了长公主的“新月宫”,坐上自己的马车,他俊朗的笑脸微微一沉,露出了几分阴翳之色。

    “姐姐这个人,虽然聪明能干,却总是感情用事!最可气的是那毫无用处的正义感!她不是个能做大事,能守住特雷拉的人,王国的未来,还是要靠我来支撑才行!”

    雷顿公国的书房里面,正在向儿子讲解治国之道的大公陛下听了使者的报告,低了低头,眼中露出了一丝愤恨和不甘。

    曾经在雷顿发生的悲剧,又要在别的地方上演。受害者不断增加,加害者却逍遥自在。

    坐在他的对面,健壮魁梧的雷顿大公子捏紧了拳头,指甲刺破了手掌,鲜血渗出,自己却一点都没发现。

    “该死的色雷斯人!他们不停地作孽!”他愤恨地咒骂,“这群该下地狱的畜生!”

    大公勉强将怒气压下去,冷冷地说:“只有弱者才选择咒骂,强者会不断增强自己,最后让恶棍为罪行付出代价!你想要做弱者的话,以后就不要来听我讲课了!”

    “父亲……我错了!”

    “嗯,记住,我们雷顿人是能嚼冰雪、吃生肉的硬汉。我们不用嘴巴来解决问题,只用拳头和刀!”白发苍苍的大公脸上杀气腾腾,“色雷斯人欠下的血债,我是没本事去讨还了,但我不行,还有你们;你们不行,还有你们的儿子孙子!山上的野狼尚且能够记住仇恨好几年,我们雷顿的血仇,就算再过五代人、十代人,也要亲手讨还!”

    坐在书房里面姓雷顿的年轻人们纷纷点头,神情坚毅。

    色雷斯城的王宫里面,理查德国王看了看情报大臣紧急送来的消息,微微一笑,满不在乎。

    “亨利死了儿子,报复一下没什么不对的。”他说,“无非就是一些平民罢了,杀光了正好从国内移民过去。我所要的,只是诺玛的土地而已。”

    情报大臣噤若寒蝉,一句话都不敢说。

    在国王的身边,寒冰剑圣脸色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这些大人们谁也没想到,有一群人已经行动起来,要用他们自己的力量去阻止即将全面展开的大屠杀,给屠夫们以永生难忘的教训。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