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夜晚并不平静。

    远在距离飞鱼港超过六千公里的诺玛山区北部,宽阔的道路上,一场激烈的战斗正在展开。

    尤涅若已经变成了浑身赤红鳞片的狰狞模样,他左手拿着弯刀,右手拿着战斧,一边怒吼,一边从山崖上纵身跳下,跳到大群色雷斯士兵之中,咆哮着、旋转着,仿佛化身为了钢铁的旋风,所到之处当者披靡。只要被他的兵器扫到,色雷斯士兵们不死也伤,就算是那些实力较强的,也顶不住三重狂化之后的无双怪力,被打得跌跌撞撞,站立不住。

    但色雷斯军队人多势众,其中自然也有高手。很快就有几个特别强壮的大力士站了出来,他们一个个身披重甲,手持斧头锤子之类重型武器,四面围攻,顶住了尤涅若的进攻。

    好汉难敌双拳,一对一的话,尤涅若自然可以轻松收拾这些家伙。但一个打六七个,纵然他已经竭尽全力,也只能勉强压制住对方,想要将对方击溃,绝对没有可能。

    但他并不是孤军奋战,紧随其后,一个又一个用藤蔓树枝做伪装的身影从山崖上跳下来,他们都全副武装,不少人手上的兵器、身上的铠甲都闪烁着魔法的光芒,实力更是出类拔萃。面对色雷斯士兵,几乎每个人都一两招就能放倒对手,靠着猝不及防的优势,打得色雷斯人颇为狼狈。

    这些人就是尤涅若所率领的那支游击队。原本他们应该还要继续培训一段时间,可因为诺玛防线的战况太过紧急,诺玛公爵实在等不及了,只好把他们给提前派了出来。

    他们目前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尽量打击色雷斯人的补给线。通过破坏后勤,让色雷斯军队无法发动进攻,尽可能拖延战争的进程。

    尽管谁都知道,这场战争,或者说,至少诺玛山区的这场战役,胜负已经是明摆着的了。但对于诺玛公爵来说,哪怕只能多拖延一天,他也可以多转移一些人口和物质,同样也能在莫来联邦高层会议之中多一些发言力。

    别看这一仗之后他会失去领地,但只要他转移的资产足够多,财富损失不大,就不会影响诺玛家族的实力。更何况他把强大的色雷斯人拖住了那么久,谁也没办法批评他什么。

    对于尤涅若他们,诺玛公爵给予的支援绝对强劲。优良的附魔装备几乎都是成套的,加上前段时间的强化训练,将他们每一个都打造成了强大的战争兵器。

    而且在游击队之中,并不是只有尤涅若一个高手。

    暴熊人哈雷和狮人雷丁一起发出咆哮,身体同时变大了一圈,挥舞兵器,将面前的几个色雷斯士兵打飞了出去。

    他们两个都是狂战士,攻击力极强,比起尤涅若也差不了多少。两人联手,色雷斯军根本顶不住正面,加上其他的战友们跟进,以及从头顶不断射来的冷箭,这支色雷斯运输队很快就被打崩了阵型,也打垮了士气。

    当一支军队的士气崩溃之后,剩下的就只有单方面的杀戮。

    尤涅若他们并没有浪费时间追杀那些已经四散逃跑的色雷斯士兵,而是打开他们押运的车辆,检查了一番。

    “以粮草为主。”游侠玛维说。

    “老规矩,能运多少运多少,运不走的,下毒!”尤涅若手一挥,冷冷地说。

    游击队的战士们立刻拿出各自的储物道具,尽可能装运粮食。他们带着专用的大型储物工具,一会儿功夫,几十辆粮车已经空了一小半。剩下的自然没办法再运走,于是女萨满塔罗娜出手,用瘟疫术污染了这些粮食,将它们变成危险的病源。

    塔罗娜不是穿越者,这位来自莫来南方沿海沼泽地区的萨满是个偏门的人才,她别的本事都很一般,唯独极其擅长瘟疫术。她的瘟疫术不仅极难驱散,而且还有一个附带效果纵然多位中阶甚至高阶圣职者联合起来,举行长时间的祈祷仪式,将这个瘟疫完全清除,在清除过程中,粮食的质地也会被损害得非常厉害。

    这种损害,倒不至于让粮食无法入口,但口味方面嘛……反正吃过一次之后,谁都不愿意回忆它的味道。就算是善于荒野求生,经常品尝各种自制黑暗料理的游侠玛维,也表示“不行,这个我真吃不下”这么说的时候,他还一边在努力呕吐,想要把刚才捏着鼻子咽下去的那些东西吐出来。

    实际验证过之后,尤涅若就改变了烧粮草的打算,只要有机会,尽可能让这位萨满来施法污染粮草。

    军队作战,是需要士气的。吃着这种能放倒黑暗料理界猛男的恐怖食物,还能士气昂扬奋战不休的铁汉,怎么也不会太多。

    所以相比毁掉这些粮食,让它们成为色雷斯人的军粮,效果更好。

    塔罗娜的魔法仪式稍稍有点冗长,她用刚刚死去的那些色雷斯士兵的尸体作为施法材料,将切碎的尸骸血淋淋地洒落在一辆辆粮车上,自己则脱了衣服,露出瘦骨伶仃的身体,绕着这些粮车转来转去,手上的骨杖不断挥舞,嘴里念着让人听了之后会感觉头疼的咒语,不时还跪在地上,对着不知道什么东西膜拜一下。

    足足半个多小时之后,她的仪式才算是完全结束,那些粮草都散发出了令人作呕的腐烂味道,即便只是远远闻一下,也让人恨不得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看到仪式结束,负责望风的玛维将手指塞到嘴里,吹了一声口哨,伴随着悠长的哨声,一只有着白色皮毛和黑色花纹,长着一对恐怖獠牙的猛虎呼啸而来,却没有接近,只是远远地低吼了两声。

    “附近没敌人。”玛维说,“不过这味道太难闻了!”

    “好了,这就完工走人!”

    “嗯,把这些黑暗料理留给色雷斯人吧。”

    “你们说,他们会不会真的把它们吃下去?”

    “俺寻思不可能,这味道太难闻了,哪个牧师能够受得了这味道?”

    “但前方的消息不是说,色雷斯军中已经快要缺粮了吗?饿肚子的时候,就算是老鼠或者虫子也要吃吧。”

    “你别侮辱虫子!虫子哪有这么难吃!”

    “卧槽你真吃过虫子?你这是跟贝爷学啊!”

    “在荒野上当然找到什么吃什么,虫子的味道其实不像你们想象得那么差。”

    “这个逼我给九分,扣一分怕你骄傲。”

    一群人说说笑笑走远了,留下鲜血淋漓的战场,笼罩在恐怖的腐臭之中。

    至于等色雷斯人的援军赶到,看到这些恐怖的“粮食”之后会有什么反应,那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