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N?7K[?N”?t?B?%?X?F?Qv??ad?L??i??{???天之间,一艘白色的帆船正在顺风疾驰,它的速度快得惊人,不断超过了一艘又一艘商船,就像是田径场上职业运动员和普通健身者的差别那么大。r

    在白色帆船的船头上,熊猫犹如雕像一般屹立着,注视着远方。r

    海天相连之处唯有一道白线,看不到半点问题。r

    “现在这段时间,差不多算是群岛航线的黄金时段。”大副方特来到他的身边,带着笑意说,“暴风出现的情况会比较少,海风和洋流都朝着群岛的方向。只要是能够熟练地掌控船的船长,大多数都能顺利抵达群岛地区。r

    “前提是,不要遇到海盗。”一个水手说。r

    “群岛航线的黄金时段,也是海盗的黄金时段。”大副叹了口气,“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家都不傻。”r

    “好在我们不用担心海盗。”他又说,“像我们这样的快船油水并不大,很少有海盗会打我们的主意。就算他们想要找麻烦,多半也追不上我们。”r

    “如果被追上了呢?”熊猫问。r

    “那就只能战斗了。”大副回答,“我们不可能把希望寄托在海盗只劫财不杀人上,何况像‘竖琴美人鱼’这样一艘快船,正是海盗们所喜欢的。没有哪个海盗会放过这样一艘船,就算船上没有任何货物,船本身就是它们的目标。”r

    “好在这种事情从没发生过。”之前说话的那个水手笑着说。r

    “最好以后也不要发生。”大副说,“我还想稳稳当当干到五十岁,然后退休,买个小庄园,安安稳稳养老呢。”r

    “这计划可不容易实现,船长和竖琴美人鱼号是靠谱的,可联邦不那么靠谱啊。”一个年纪大的水手走过来,叹道,“我听人说,诺玛防线都快要守不住了……到时候没准整个联邦会被色雷斯完全吞掉。”r

    “那也不妨碍我买庄园养老啊。”大副满不在乎地说,“当莫来人还是当色雷斯人,对我们这些在海上讨生活的人来说,有区别吗?”r

    “哈哈,你说得对。”r

    “是啊,就算换成色雷斯,他们也一样要做生意,我们也一样攒养老钱。”r

    水手们轻松地笑了起来,但他们的眼中始终有一份隐忧,难以拂去。r

    熊猫注意到了他们隐藏的担忧,暗暗摇头。r

    或许国家的变化的确不影响竖琴美人鱼号的海上生意,但这些海上男儿们的心中,始终有一份朴素的爱国情怀。眼看着国家遇到了危险,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用“和我无关”来说服自己,他们的心里当然不会好受。r

    如果他们是自私自利的冷漠之徒,大概反而不会这么难过了吧。r

    熊猫在船头站了一段时间,就回到了船舱,躺在床上,通过聊天频道了解目前诺玛防线的情况。r

    诺玛防线那边的形势已经越来越糟糕,铜币防线已经被突破大半,如果不是诺玛公爵派出了尤涅若等人,在色雷斯军后方展开骚扰,大大妨碍了色雷斯人的后勤,只怕现在整个诺玛防线都已经落到了色雷斯人的手里。r

    诺玛地区的贵族们已经将重要的资产撤离了七七八八,剩下的都是一些无法运走的,诸如土地房屋之类。他们本人也大多离开了,只留下管家守护城堡和庄园,顺便和色雷斯人谈妥协的条件。r

    平民的迁徙工作依然在进行中,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平民愿意去塔拉汗领毕竟太远了,一路上不知道会有多少风险。而且作为繁华地区的居民,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想去贫困落后地区生活。r

    诺玛和塔拉汗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呢?以地球来说,诺玛大概相当于那种有飞机地铁,小区门口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快递送餐能送到家门口,出门只要带着手机就能完成各种付款的二线城市;塔拉汗则相当于才刚刚完成公路交通,别说火车,连高速公路都没有,出门全靠长途公交的穷困落后地区。r

    除非真的没有选择了,否则诺玛人是绝对不愿意跑去塔拉汗生活的。r

    对于这种情况,安东尼等人也没办法,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会舍弃优裕的生活,跑到穷乡僻壤去安贫乐道呢?如果真有这样的人,那他们自己都要纳闷,这哥儿们是不是有点傻?r

    按照他们的估算,大概要等到色雷斯军在诺玛地区展开强制征收,和诺玛居民发生严重冲突之后,才会有人走投无路前往塔拉汗。r

    但熊猫并不知道,这个时候,塔拉汗城的伯爵府里面,一场讨论正在展开。r

    “他们那个‘山崩’计划,我觉得还是尽可能阻止的好。”r

    “这个计划其实对我们是有利的。”r

    “我知道,只是……会死很多人啊。”r

    “死人不是问题吧,打仗总是要死人的。”r

    “可以少死一点人,总归要比多死人好吧……”r

    “长痛不如短痛,通过这件事,可以让那些怀着幻想,不愿意出力抵抗的平民们认清现实,从大趋势来说,其实对于莫来是有利的。”r

    “这个道理我也懂,但我还是觉得……不忍心。”r

    “计划并不是我们提出的,我们也没有推波助澜,有什么可不忍心的?”r

    “我们明明能够阻止……”r

    “我们不能阻止!我们有什么资格去阻止别人?没有!”r

    “或许你说得对……”r

    “你想得太多了,但这些想法其实根本就没意义,只是在浪费你的精力而已。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足够了,至于别人怎么样,我们管不了,也没能力去管。”r

    “……或许还是能够管一管的吧。”r

    “要管我也宁可想办法去管北境,去管那些森林蛮族……自从剑十三他们去了森林之后,蛮族正在被他们慢慢统合起来。等到那群一盘散沙的蛮人被统合成一个整体,到时候他们必定有自己的斥求……比方说复仇什么的。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至于色雷斯和莫来……只要莫来能够多拖住色雷斯一段时间就好,能不能招揽到移民,我不是很在意。”r

    “你跟大家可不是这么说的。”r

    “我总不能说‘我很担心剑十三他们推动蛮族进步,然后会跟塔拉汗打仗’吧……自从上次老虎那家伙闹过之后,很多人都对我们有些意见了,能够不刺激大家,就尽可能别刺激大家比较好。”r

    “闷声发大财?”r

    “那当然是坠吼的,但未必能行啊!”塔拉汗伯爵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加任何糖料和香料,苦涩到让人手指发麻的药茶,脸色沉重,“这是我们的事业,别人没有义务也不会来了解我们的想法,只有我们自己多考虑,多准备,多谋划。”r

    他的首席幕僚,来自王都的学者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墙上的塔拉汗地图,沉默不语。r

    过了许久,学者低声说:“我曾经以为,治理国家是很容易的事情,只要把工作都委派下去就行。”r

    “我也曾经这么觉得。”伯爵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宁可去当个街头骗子,也不愿意当这个伯爵。”r

    他又喝了一口茶:“但是……时间不能倒流,我们自己装的逼,含着眼泪也要把它给装完了,装漂亮了,你说对不对?”r

    “嗯,没错。”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