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熊猫睡得很踏实,就算是半夜的时候听到惊呼,他也懒得理睬。

    直到有人敲他的门。

    “怎么了?”

    他很不高兴地起来开门,看到旅馆伙计有些不安地站在门口,旁边是老板和骑士小诺昂。

    三人看他的目光都带着几分怀疑,骑士的目光最为险恶,恶意简直都要溢出来了。

    “你竟敢谋害贵族,该死!”骑士如此喝道,伸手就要拔剑。

    他的右手才按到剑柄上,一个醋钵大的拳头就打中了他的面门,伴随着鼻梁骨粉碎的声音,他仰天就倒,昏死了过去。

    熊猫一拳打昏了骑士,皱眉看向另外两人:“你们半夜三更吵醒我,就是为了看这个神经病是怎么挨打的?”

    旅馆老板的表情立刻变得温和忠厚起来:“怎么会呢!是这位骑士大人非要来找您麻烦,我们怕事情闹大了,才不得不跟着过来……谁知道您这么厉害,我们是多虑了。”

    熊猫冷哼一声,问:“究竟出了什么事?”

    “刚才……诺昂男爵被人杀害了。”伙计叹气说,“他是出门散心的时候被杀的,男爵夫人只听到他的惨叫,追出来就看不到人了。现在大家都聚在底楼的大厅里面,讨论谁是凶手……就你没去。”

    “我为什么要去?”熊猫冷笑一声,说,“我在睡觉啊。”

    “楼下吵得那么凶,您也睡得着?”老板惊讶地问。

    “我经历过的比这更嘈杂的情况都多得是,为什么睡不着?”熊猫反问。

    老板干笑两声,劝道:“您也下楼吧,大家都在,就您不在,不大好。”

    “我下楼干什么啊?我要睡觉!”熊猫满脸不高兴地说,“反正不是我杀的。我一个圣武士,发神经才去杀他我都不认识他!你们别吵了,都睡觉去,天大的事情也没睡觉重要!”

    说着,他关上了房门,将目瞪口呆的老板、伙计和依旧昏迷不醒的骑士关在了外面。

    老板和伙计面面相觑,满肚子的疑问,却不敢再敲门。

    这位圣武士武艺高得超乎想象,刚才那一拳头快得不可思议,这位骑士其实身手不弱,不久前在楼下大厅里面,他跟强盗们爆发了一次短暂的冲突,一对一的话,五个强盗没一个有信心能挡得住他十招。但在这位自称贝尔·潘的圣武士面前,他甚至连拔剑都来不及,就被打昏了。

    如果不是这位圣武士属于那种不随意杀人的类型,骑士定然已经是个死人。

    任性是强者天经地义的特权,何况正如这位圣武士所说,人反正不是他杀的,关他什么事?他是受难之神的圣武士,这里只要没发生迫害无辜的事情,那他就可以什么都不用管,区区一个贵族的死活,人家真不放在心上。

    众所周知,受难之神教会跟贵族之间,关系可一直都不是很融洽。甚至于在一些领主特别残暴的地区,受难之神教会会偷偷地资助那些反对领主的盗匪,乃至于联络周边领主,推翻这个领主。

    这位受难之神教会的圣武士,大约很乐于见到一个贵族死掉吧?

    他们其实依然有些怀疑熊猫,毕竟以熊猫的实力,想要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杀死那个贵族,一点也不难。而且以受难之神圣武士的身份,如果那贵族是个残暴统治的,他也很可能会客串一回杀手圣武士可不是道德君子,他们只对自己的良心和对教义的理解负责,只要他们自己觉得正确,又能从教义里面找到可以支撑自己做法的解释,干什么都不奇怪。

    各个教会里面,真正老于世故懂得妥协的,多半是牧师或者祭司,圣武士们大多是一些善于用拳头而非脑子考虑问题的要是善于用脑子,多半早就转行当牧师了。

    一时冲动的情况下,杀个把贵族,真是一点也不奇怪啊!

    但两人却又不敢把这话说出来,唯恐引出乱子,惹怒了这位圣武士。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只能默默叹气,抬起依然昏迷不醒的骑士,小心翼翼地下了楼。

    熊猫一觉睡到天亮,起床用房里早就预备的清水盥洗一番,感觉精神抖擞,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这才穿好衣服铠甲,轻轻松松地走下楼。

    楼下大厅里面,一群神情萎靡的人正呆呆地分别坐在几张桌子前面,互相之间保持着足够安全的距离。

    看到他下来,脸上血痕已经擦去,但鼻梁依旧塌着的骑士面露惧色,眼中却又流露出憎恨之意,随即意识到了不妥,急忙低下头去,不敢和他对视。

    另外几人纷纷看着他,那个巡逻兵明显松了口气,五个强盗都有些紧张,男爵夫人露出期待和不安,唯有吟游诗人依旧表情冷漠,似乎什么事情都跟他无关。

    “还没问出凶手来?”熊猫问。

    旅馆老板点头,叹了口气。

    “这点小事,居然折腾这么久……你们这半夜究竟是在干什么啊!”熊猫无奈地说,“要我说,你们还不如按照我之前说的,大家好好睡觉,睡醒了吃饱喝足,再慢慢讨论呢。”

    “你之前没这么说吧……”伙计低声嘟囔。

    “哦,可能是我睡糊涂,记错了。”熊猫满不在乎地说,“其实这事很好解决的你们不介意的话,就让我来搞定,如何?”

    “当然可以!”男爵夫人立刻站起来回答,“您愿意帮忙,真是再好不过了!”

    熊猫点点头,手一挥,一圈蓝光落在地上,笼罩了大半个大厅。

    “大家都到蓝光的区域里面来。”他说,“然后,我说什么,你们就跟着说什么。”

    众人带着三分好奇三分不安三分期待和九十一分的茫然,聚集到了蓝色光圈的范围里面,就连吟游诗人也没例外。

    等大家都进来,熊猫点点头,说:“我以我所信仰的神起誓,昨晚我没杀人。”

    蓝光在他的身上闪烁,平静稳定。

    他笑了笑,看向大家:“好了,该你们了。”

    他的表情十分沉稳,看起来胸有成竹,但其实此刻在他的心中,正默默地狂笑不止,得意洋洋。

    罗生门?去你的罗生门!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