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队一路晓行夜宿,不急不慢地朝着南方前进。熊猫在商队里面,除了日常的锻炼之外,就是和商人以及护卫们闲聊,了解一些风土人情。

    每个地方都有各自不同的风俗,这些风俗内容复杂多变,就算是“两脚书柜”和音,也不可能都知道。对于想要在这个世界扎根的人来说,多了解一些,绝对不会有坏处。

    这就像地球上的那些老江湖们,往往能懂得十几种方言,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能跟当地人搭上话,还知道当地的一些忌讳,绝不会轻易触犯,给自己胡乱惹麻烦。

    穿越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但大多数穿越者和这个世界其实还有很深的隔阂,大家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排斥着融入这个世界的社会,依然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

    他们和那些穿越文里面,一穿越就能适应新世界,迅速融入其中的主角们,有着极大的不同。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直到现在,穿越者们彼此之间交流时,用的多半还是当初游戏里面的名字,而不是他们为自己所设计的属于这个世界的名字。

    但时间会改变一切,现在的他们和刚穿越不久的时候相比,已经融入这个世界很多了。再过几年、几十年,他们会更加融入这个世界……或许几十年后,他们除了来历不同之外,别的方面看起来会和这个世界的人们没有任何区别。

    就像是一个旅居异乡多年的游子一样,岁月会把异乡沉淀成故乡,故乡则变成梦中微笑的回忆。

    熊猫觉得,或许等到大家在这边成家立业之后,就差不多了。

    “贝尔先生,您看这样对吗?”一个护卫摆开滑步出拳的架势,向他问道。

    熊猫仔细看了看,让对方对着空中出了几拳,然后摇头,说:“你的拳法杀气太重了。”

    他看看周围那些向自己学艺的护卫,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在刀头舔血的人,但空手格斗在很多时候都是为了‘制服’而非‘杀敌’。想要杀死敌人,用你们的刀更有效。我教你们空手格斗,是希望让你们在需要克制杀伤力的时候,有比较适当的战斗手段,而不是希望你们学那些神拳使者之类职业,用空手把别人给打死的。”

    护卫们纷纷点头,表示明白了他的意思。

    商队的一个管事远远看着这边,笑了笑,对旁边另一个管事说:“这位贝尔先生不仅本事过硬,人品也很好啊。”

    “毕竟是圣武士嘛,受难之神教会的圣武士,本事倒也罢了,人品肯定没问题的。”那个曾经试图招揽熊猫的管事说。

    “可惜他只是和我们同路,等到了南方,他还要去联邦那边呢。”

    “没办法,他一开始就说了,是想要去群岛地区的。只是因为时间不急,才跟着我们一起走。”

    “不知道他将来还会不会再来塔拉汗,要是未来他能定居在这边就好了。”

    “塔拉汗现在的情况是一天比一天更好,伯爵真是个有本事的人。看这样发展下去,我们迟早会变得繁荣起来的!”

    “是啊,他比前几代伯爵务实多了。要我说,什么开拓之类,完全没必要嘛!只要把自己这片领地建设繁荣起来,要人有人,要钱有钱,何必在乎手下有多少封臣?”

    “大人物的想法,咱们是不懂的。当年开拓的时候,肯定有开拓的道理;现在不搞开拓了,肯定也有不搞的道理。”

    一个始终在沉默旁听的管事突然左右看看,压低声音说:“你们知道吗?这次废止开拓,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两个管事好奇地问。

    “你们一直负责跟南方的交易,在塔拉汗本地住的时间短,所以不知道。我曾听说过一些消息……北境那边出了个大魔头,凶狠残暴,蛮不讲理。他把北境划成了自己的地盘,不允许任何人搞开拓,为此还死了不少人呢!”

    两个管事悚然一惊,问:“伯爵就不管管?”

    “管?怎么管?难道为了北境那些贵族,拿咱们自己人的命去拼么?”那个大多数时间住在塔拉汗城的管事冷笑,“咱们当年推动开拓,是因为伯爵需要下属封臣。现在下属封臣已经够了,新伯爵在乎的是他对于领地的控制力,以及领地的繁荣。至于那些想要靠着开拓往上走的家伙……有本事就自己去对付那个大魔头,对付得了的话,伯爵不会吝惜赏赐和册封,但如果他们自己没能耐对付那个大魔头,那就什么都别说了!”

    “各个教会难道不管?”

    “这事不好管。咱们这边没什么强力的教会,就算勉强组织个讨伐队,人家打不过也能逃啊,教会的高手们总不能一直驻守在荒芜穷困的北境吧。”那个爆料的管事叹了口气,说,“终究是咱们之前盘子铺得太大了,照顾不过来。就算没这个大魔头,迟早也会出现别的麻烦。”

    “好了,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了,谈谈开心的吧。前面不远就是亨利博得庄园,那边可出产好酒,等到了地方,我请客,咱们去好好喝一顿!”

    “好!这一路辛苦,也只有酒能让我感觉有些暖和了。”

    熊猫耳朵微微抖动,将远处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忍不住微微一笑。

    天色将晚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以出产苹果酒而著称的亨利博得庄园,管事跟相熟的商人买了几桶就,有闲暇的人都去喝酒了,熊猫则来到了酒馆。

    酒馆里面只有四五个人坐着喝酒,其中带着武器的只有一两个,看得出来这边没多少冒险者。

    熊猫来到柜台前,放下一枚金币:“请大家喝酒。”

    胖胖的酒保有些惊讶地看着这枚金币,回答:“就算苹果酒也用不了那么多。”

    “剩下的用来买点消息吧。”熊猫回答,“有没有什么值得一说的事情?给我详细讲一讲。”

    酒保笑了这枚金币扣除给在场的客人们每人一杯苹果酒之外,还能剩下不少,对于他来说,可算是一笔不错的外快。

    他从柜台下拿出酒瓶和杯子,给每个杯子里面都倒满香气扑鼻的苹果酒,然后招呼大家都来领一杯,等客人们笑着道谢然后取走酒杯之后,才收好酒瓶,对熊猫说:“豪爽的先生,您想要知道什么方面的事情?”

    “我是个圣武士,就从鬼魅之类的说起吧。”熊猫说。

    酒保想了想,说:“前几年,咱么庄园北边的老男爵旧院,倒是曾经闹过鬼。不过几个月之前,来了几个奇怪的冒险者,把那边的鬼给收拾掉了现在这边没有闹鬼的消息了。”

    熊猫微微一愣,问:“奇怪的冒险者?”

    “是啊,他们种族不同,看起来关系却很好的样子。他们不喝酒,好像也不是很有混江湖的经验,但是手底下可真过硬,很多麻烦都让他们收拾掉了,而且收钱也不贵,说话还很客气,就像是从哪个教会出来的圣职者一样。”酒保笑呵呵地说。

    熊猫也笑了仔细一想就能明白,符合酒保描述的人,除了穿越者们,还能是谁?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