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爵接见之后,熊猫他们还是回到了那个山顶的要塞。

    现在诺玛地区的情况横竖就这样,莫来人依托着覆盖冰甲的一座座山峰防守,色雷斯人则驻扎在山外,除了守住已经被占领的金币防线之外,剩下的就是耐心等待,等冰雪融化之后再展开攻击。

    熊猫他们后来又陆陆续续展开了一些袭击工作,加上另外几位穿越者也参加了这种袭击,给色雷斯人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这就让人想起了一个著名的网络笑话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的主角郭靖是怎么死的?笨死的!他武艺高强,又有宝马良驹,明明可以每天出城射杀蒙古兵,一天杀一百个,一年也能杀三万多,十多年下来就是三四十万。进攻襄阳的蒙古兵再多,也经不起他这么杀,结果他偏偏就缩在城里不出去,最后被几十万大军一波打穿了襄阳,死了全家。

    这当然不是主角笨,而只是因为小说作者不愿意改变历史而产生的BUG。但熊猫他们可不在乎什么改变历史的问题,他们只恨时间不够长,要是也能给他们十多年的时间,他们还真有信心就靠几个人,把色雷斯大军给杀垮了……

    遗憾的是时不我待,不知不觉冬天就结束了,就算联邦这边有魔法师尽量拖延,春天的脚步依然是不可阻挡的。

    而且,联邦有魔法师,色雷斯当然也有。

    当北地的第一阵春风吹起时,色雷斯的魔法师们举行了一个盛大的魔法仪式,不仅破掉了联邦魔法师们维持气候寒冷的法术,还让那些联邦魔法师们受到了法术的反噬,当场就死了一个,重伤两个,剩下的人人带伤,估计一时半会儿不大可能恢复过来了。

    其实他们恢复过来也没什么用处,因为色雷斯人又增兵了。

    “远远看去,真的就像是一群蚂蚁。”熊猫站在山顶边缘,指着远方那条长长的队伍,“要是放在仙侠小说里面,我这时候是不是应该说一句‘蝼蚁’什么的,以壮气势?”

    “这么说的,一般都活不过三集。”荷鲁斯说。

    熊猫笑了:“我们现在这样,想死都没办法死,别说三集,三千集大概都没问题吧。”

    “活得久也未必是什么愉快的事情,或许过些年,我们当中大多数人都会活腻了。”奈克哈特说,“巨龙为什么喜欢睡觉?不就是因为无聊嘛。”

    熊猫回忆了一下在城堡里面见到的种子娘的情况他真不觉得那家伙哪里无聊了,她只是单纯的懒惰吧?

    宅男宅女见得多了,但宅到整天躺在酸水池子里面睡大觉的,还真是不多见。

    不知道这闺女在现实中是什么样子?该不会是那种传说中的圆球怪人吧?

    无论穿越者们会不会真的活腻了,这个话题至少目前距离他们还很遥远。眼前迫在眉睫的问题是,随着春暖花开,覆盖在山峰上的冰层融化了,色雷斯人又可以开始攻山了。

    而且……这次他们增加了不少兵力,莫来军方几次进攻,想要破坏他们的攻山行动,结果除了损兵折将之外,并没有能够取得多少战果。

    银币防线的山峰要塞一共有大概二十个,这么多山峰想要一个个挖塌,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如果让愚公来挖的话,或许挖上十年八年也未必能够有多大效果。但色雷斯人可不是只有锄头箩筐这类简单工具的古代平民,他们不仅人多势众,更重要的是有强大的武力以及犀利的武器他们使用了矿山上开采矿石的炼金炸药。

    顶着莫来人的进攻,色雷斯人牢牢守住了山腰的阵地,然后只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就炸塌了一座山峰。

    十天一座山峰,这个速度不算快,按照银币防线有二十座左右山峰要攻占的话,他们需要花费差不多一年时间等到冬天,可就又能冰封山体了。

    然而这种乐观的估计很快就被人打破了,攻略组的人仔细分析了战况之后,认为色雷斯军其实只需要攻破四到五座山峰,就可以让银币防线形同虚设这条防线的关键,在于连接各个山峰的索道和滑车。只要将位于中央地区作为枢纽的几座山峰毁掉,整个索道滑车系统就会全盘崩溃,银币防线也就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没有了索道和滑车,那些山顶的要塞就失去了意义,色雷斯人只要在山脚下安排一支部队,就可以将他们死死地困在山顶,动弹不得。

    到时候,色雷斯人甚至都不需要攻山,光是饥饿和干渴,就可以逼得他们下山送死,或者直接投降。

    喜欢乌鸦嘴的天命术士雷亚斯不禁如此感叹:“没了索道和滑车的银币防线,简直就是炭火上烤着的咸鱼!跟失街亭的马谡完全一个套路!”

    这话说得够晦气,熊猫他们看到的时候,脸都黑了。

    就算不是学历史的,也知道马谡是出了名的志大才疏,说就天下无敌,做就不行。成语“纸上谈兵”说赵括只有嘴皮子,可赵括好歹还在被包围之后坚持了四十多天呢马谡要是也能在街亭坚持四十多天,诸葛亮大军早就赶到了,街亭之战也就打赢了。

    为了这说法,熊猫他们跟雷亚斯等几个说风凉话的大吵了一通。但吵架解决不了问题,吵完了,他们还是要面对“整个银币防线大概只能坚持不到两个月”的困境。

    诺玛公爵自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就算他看不出来,军官和幕僚们看出来,跟他说一下,他也就明白了。

    面对预料之外的局面,诺玛公爵有些手足无措,他召开高级军官和幕僚团,接连开了几天的会,却始终没能讨论出什么好办法来。

    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军队的战斗力。要是莫来军能够跟色雷斯军刚正面话,完全可以把整个银币防线的兵力集中起来,凭借地形优势居高临下,把色雷斯人直接打下山去。

    但是……莫来军队正面对上色雷斯军,实在是有点不堪一击的感觉。

    要是在狭窄地形也就罢了,但色雷斯人炸山的地点都是相对平坦开阔的山坡,多的不敢说,一条战线上展开几百人,绝无问题。这个等级的战斗,莫来军队是真的打不过,有地形优势也打不过。

    他们能做的,只有临时搭建了一些小型的弩炮之类,将石块从山上远远砸过去,用这种方法干扰色雷斯人的工作。

    这种方法多少也起到了一些作用,但终究只是小打小闹。在陡峭的山坡上搭建不了多少弩炮,就凭一两架小弩炮,虽然可以对色雷斯人造成一些妨碍,可始终也只是“一些妨碍”而已。

    第二座山峰坚持了差不多十五天,比第一座山峰多坚持了五天,仅此而已。

    当这座山峰也终于坍塌的时候,任谁都知道,银币防线这次是真的也守不住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