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来以为公爵会等到那个投石车发威了,才被逼无奈组织敢死队去破坏它,没想到他现在就动手了。”沉默地走在狭窄的地道里面,熊猫用聊天频道说,“真是出乎了我的预料!”

    “他毕竟也是联邦的最高统治者之一,手底下能人还是很多的。”斯凯说,“要是真等到投石车发威,那士气损失就大了。还不如抢先动手,不管成功与否,总之都算是尽力了。”

    肖恩说:“你们觉得这个公爵……他到底能力如何?”

    “谁知道呢?反正在游戏剧情里面他没什么表现。”熊猫回答,“在游戏里面,诺玛防线陷落,他的全家都被铁血宰相处死了,也没什么后续。”

    “真是难以想象……这片雄伟的要塞,这些奋战多日的将士们,还有两个侯爵一个公爵……居然就全死了……”肖恩似乎有些多愁善感的样子,摇着头说,“希望这次,我们能够改变他们的命运。”

    “他们的命运已经改变了。”熊猫说,“就算我们这次行动失败,就算诺玛防线守不住,最多也就是败退而已。绝对不会像游戏里面那样几万大军全军覆没,更不会有游戏里面诺玛地区的大屠杀。”

    肖恩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这么说,我们的行为是合乎正义的?”

    “正义?”透过聊天频道,也能感觉到奈特哈克的讽刺之意,“战争哪有什么正义可言!”

    “抵抗侵略,怎么就不正义了?”肖恩反问。

    “为什么你这么在意‘正义’与否呢?”斯凯问。

    肖恩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是个军人,对我来说,为正义而战,是我的立身之本……”

    “军人的天职不是服从命令吗?我记得有种说法,说‘军队有思想,就是国家的大害’,对吧?”奈特哈克说。

    “军队不需要思想,但军人需要。”肖恩立刻回答,“一个军人,要明白他为何而战,要能够相信自己站在正义的立场上,这才能发挥出他全部的力量来。那些所谓‘军人只是武器,不需要思想’的说法,不过是外行人的想当然罢了。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军人可以顶着地震和台风,永远在第一时间赶到最危险的地方,其他国家的军队就做不到呢?为什么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我们的军人会争着去付出去奉献去牺牲,其他国家的军队就非要等到命令下达,才会不情不愿地出发呢?要说装备,我们不比他们先进;要说训练,他们也不会比我们差。彼此之间真正的差距,就在于思想。我们有思想,而他们没有。”

    “有那么夸张吗?”熊猫惊讶地问。

    “就是那么夸张!实际上,世界各国的军队,至少是那些强大国家的军队,都在努力加强思想教育。但真正能够做好的,真正能够让士兵们相信自己是为人民为正义而战的,只有我们!”肖恩严肃地说,“我很在乎是否为正义而战,是否为人民而战的问题,这是我作为一个军人的根本!”

    “你都退伍了吧……”

    “我虽然已经脱下了军装,但我永远是军人!”

    一直抬杠的奈克哈特终于无话可说了,这时在旁边默默听着不说话的尤涅若终于开口,因为魔力不足的缘故,他只说了三个字。

    “说得好!”

    “说得好!”熊猫也如此说,还翘起了大拇指。

    “说得好归说得好,但仗还是要打赢才行。”斯凯出面转圜,另找了个话题,“我真没想到,诺玛防线的地下,竟然会有一条条地道……”

    “这大概是诺玛防线最大的秘密,或许只有诺玛公爵才知道。”熊猫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这里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看得出来很久没有人打扫了。我甚至怀疑,从它建成直到现在,我们是唯一从这里通过的人。”

    “或许吧……这至少说明它足够隐蔽,可以让我们放心。”

    “嗯,如果没有这条地道,我们这支敢死队就是送死队。有了这条地道,才称得上是‘冒险’,而不是‘送死’。”

    就在这时,尤涅若突然举起了手,大家立刻停了下来。

    这是出发前商量好的,不管是谁,只要听到风吹草动,举起手来,所有人立刻停下,原地警戒。

    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尤涅若走到了一处墙角,低头看了一会儿。

    然后,他用极低的声音说:“这里前不久有人来过,是个盗贼。”

    众人纷纷凛然,他们当中或许有很多人不识字,但绝对没有哪怕一个傻瓜,在这秘密的地道里面,前不久有盗贼来过,怎么看都不会是好消息。

    “怎么办?”一个壮汉用和他外表不符的低声问。

    “事已至此,只能有进无退了!”熊猫说:“回头是不可能的,除了前进,砸烂那个投石车,里应外合打下二金币要塞之外,我们没别的路可以走!”

    “或许是我们多虑了。”一个有着金色虬髯的大个子摸了摸自己刚刚得到的魔法长剑,眼中露出思索之色,“如果色雷斯人发现了这条地道,那他们早就打过来了。这些痕迹,或许是我们的斥候留下的。”

    众人纷纷点头,之前因为发现有人来过的痕迹而升起的一些担心和不安,也被他们强行抛开。

    不管他的猜测是对是错,但就像“熊先生”说的那样,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也只能硬着头皮闯过去,拼尽全力,闯它个稀里哗啦!

    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勇士,每一个人都杀过不少色雷斯精兵,十几个人联手,只要动作快一点,成功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打定主意之后,大家继续前进,甚至于步子比之前更快。

    反正如果可能暴露的话,那么大家已经暴露了,与其小心翼翼,还不如加快步伐,没准还能以快打慢,占个先手呢!

    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在地道之中回响,恰似众人焦急的心情。

    地道入口处,中年人担忧地看着黑通通的地道,脸上满是不安。

    “他们能成功吗?”他问。

    旁边的军官沉默不语,就理智来说,他觉得这批敢死队只是送死而已;但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却告诉他,那些人很有成功的希望。

    最后,他叹了口气,说:“他们不成功的话,我们就只有撤退了。”

    “撤退……金币防线就丢了。”

    “我们还有银币防线,还有铜币防线。”

    “色雷斯人可以建一次巨型投石车,也可以建第二次,第三次……”

    一片沉默之中,唯有中年人的叹息声回荡。

    “现在,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他们成功了吧。”5371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