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专业的刺客早已渗透到了这个港口,当他们通过魔法道具得到“行动开始”的通知之后,就立刻在城区制造了一些混乱,吸引了城中卫兵的注意。

    借助这个机会,数百名精锐士兵潜水进入了港口,然后展开了大规模的破坏。

    他们不像一般的盗匪那样忙于掠夺,甚至连人都不怎么杀,相反,他们在不断驱赶恐慌的平民,将这些平民往港口之外的城区驱赶,让他们把恐慌散布到城市各处,并且妨碍卫兵们的调遣。

    与此同时,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拿出了一些红色的水晶,将其塞在一个金属管子里面,再扔向附近的船只或者房屋。一两秒钟之后,爆炸声便四处响起。

    这是炼金炸弹,成本不低。拿它炸船肯定有得赚,但用来炸房子,那就难说了。

    不过对于色雷斯而言,这点物资算不了什么。为了这次作战,色雷斯潜水部队准备了上千枚这样的炸弹,如果能够把它们按照计划全用掉的话,那对于整个战局的帮助将会无比巨大。

    在战争面前,钱至少不太多的话算得了什么呢?

    大军耽搁一天,军饷军粮乃至于各种物资消耗,就不是个小数目了。更不要说那些精锐部队的战损诺玛防线上,几个月内损失了近三千士兵,已经让色雷斯国内不少贵族都有些担忧,甚至有贵族已经向国王请求暂时中断这场战争,等来年来说。

    今年色雷斯南部的粮食收成不好,稻子的长势喜人,但结穗的情况却不理想,预计总产量估计会下降两到三成。这个问题放在平时算不了什么,这种程度的歉收不足以酿成天灾。但放在今年,就大大增加了后勤的压力,以至于负责后勤的官员之中已经有不少人积劳成疾,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过劳死的……

    年迈的老将军纹丝不动地坐在指挥席上,听着部下们不断将来自前线的消息回报,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他的冷漠和部下们的兴奋激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过了一会儿,他打断了一个好消息接着一个好消息的部下们,冷冷地问:“多久了?”

    堪萨立刻回答:“还有六分钟,就半小时了。”

    老将军点点头:“传令,让他们回来。”

    堪萨愣了一下,问:“不是约定了半小时吗?”

    “目标已经达成,没必要再拖延。”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卫兵们终于姗姗来迟。他们看到的是已经一片火海的港口区,以及一艘艘正在燃烧和沉没的船只。

    一天之后,又一个港口受到的袭击。

    紧接着,是第三,第四个……

    “出事了!”在聊天频道里面,正在联邦首都莫来大竞技场的雷蒙真残念突然发消息说,“联邦的多个港口都遭遇到了色雷斯军的袭击,现在形势很紧张。”

    熊猫愣了一下,惊讶地问:“莫来港也被袭击了?”

    “莫来港当然没有,但是被袭击的港口已经有四个……现在是五个了。”雷蒙说,“现在联邦警卫队已经往港口区加派了人手,几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很多贵族都在急急忙忙赶回领地,防止领地被人袭击。”

    熊猫这才稍稍放了点心要是连莫来港都被袭击了的话,那联邦的士气差不多也就被降到底了。

    前方在打仗,后方却连首都都保不住,那这场战争还怎么打下去?

    但他放心得太早了。

    此后的大半个月里面,坏消息不断传来。

    色雷斯人的潜水技术明显又有提升,他们以小队为单位,使用潜水的方式来到各个港口附近,袭击了一下立刻离开,没有任何逗留。

    总的来说,他们的袭击并没有能够给各个港口造成很大的损失,最严重的一处也不过就炸毁了二几艘船,烧掉了半个码头,杀死、炸死和烧死加起来不超过二百人。

    这当然不是什么小数目,但对于一个城市来说,也还没到足以伤筋动骨的地步。

    伴随这个消息而来的,是各路领主的撤军命令。

    尽管达达里昂侯爵很努力地想要说服各个部队的将领们,但对于这些将领们来说,领主的命令远比达达里昂侯爵的劝说来得重要。所以最终他连一路人马都没能说服,除了地处内陆的领主们所派来的军队之外,沿海各个港口领主们的军队几乎全都撤走了。

    莫来商业联邦的繁华都市大多在沿海,这么一撤,整个诺玛防线的兵力直接少了差不多一半。更糟糕的是,士气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虽然就算只有一半的兵力,应该也还能扼守要塞,最多就是压力更大一些而已。但眼看着一支又一支友军撤军,眼看着防线上的兵力越来越少,谁能不担心?谁能不紧张?

    更糟糕的是,不久之后,甚至有不靠海的领主撤军了。

    达达里昂侯爵气得昏厥了过去,老头儿原本年纪就挺大的了,这次由他来主持防线的实际军务,因为他是联邦高层里面唯一经历过上次诺玛攻防战的将领由此可知他的年纪有多大。他平时又喜欢喝酒,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好,这次被气得狠了,顿时就卧床不起。

    达达里昂侯爵病倒了,诺玛防线的军务自然就落到了诺玛公爵的头上。

    按说诺玛公爵才是整个诺玛地区的最高统帅,但这位公爵是个文化人,写诗画画他都很拿手,唯独打仗不在行。之前由达达里昂侯爵代管军务的时候也就罢了,现在换成他主管,顿时有些晕头转向忙不过来。

    公爵麾下当然也有军事人才,可这些人才或许有一定的才能,却没有足够的威望和经验。处理这种牵涉到两万大军以及三道防线的大事,他们就有些顾头不顾腚了。

    公爵倒是找过老侯爵,向他借用人才。但那些牵涉到大局的问题,是只能由最高统帅来决定的。

    比方说,防区的布置和调整。

    因为一支又一支部队的撤离,诺玛防线上出现了不少空虚。在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安排防务?是只能由公爵亲自拍板的大事。

    公爵的幕僚们献上了好几套方案,但公爵都觉得不放心,看着地图上的一处处漏洞,他就觉得心惊肉跳。

    可这也没办法,诺玛防线的兵力已经捉襟见肘了,必须抓住重点,稍稍放松那些相对不很重要的地方。

    道理,公爵当然明白,但他就是没办法说服自己,下定这样的决心。

    就在这种拖拖拉拉犹豫不决的情况下,色雷斯人再次发动了进攻。71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