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波洛克城到诺玛防线,跟着补给车队一起走,不急不慢地走了三天。

    一路上,熊猫和徒弟们除了训练之外,就是整理这段时间的冒险心得。

    等到了诺玛防线,熊猫留下,徒弟们要自己返回塔拉汗。一边冒险,一边赶路,自食其力。

    熊猫对此多少有些担心,但他知道这是必然的事情,小鸟长大了总是要离巢高飞的,埃尔文、雷恩和瑞亚娜已经是比较熟练的冒险者,脱离了初出茅庐的阶段。只要他们自己不作死,在各个城市之间旅行,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任何危险。

    即便如此,当他们真正到了诺玛防线,徒弟们向他告辞离去的时候,他依然很担心。

    这些小家伙们可没有不死之身,要是出了点事,那该怎么办?

    最终,他悄悄跟在徒弟们的身后,一路护送,一直跟了五六天,看着他们跟着一个大商队行动,既不冒冒失失地出风头,也不软弱退让被人欺负,才总算放下心来。

    他们都长大了,已经能够独立了,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于是他动身返回诺玛防线,才走了一小段路,突然身体一震,想起了故乡。

    自己……已经快两年了,不知道穿越这件事,对地球那边的影响怎么样?大家穿越的时间点并不完全一致,仔细算一算帐的话,似乎自己的时间点是最迟的,三余的时间点则是最早的,前后相差竟然有五天但问题在于,大家都发现,在自己穿越的时候,公会的其他人应该并没有失踪。

    比方说熊猫自己,他可以肯定,至少在穿越前一天的晚上,他还在游戏里面跟三余他们下过副本呢。

    这个时间究竟怎么回事?谁也不明白。

    但是,如果能够回去的话,大家都希望可以回到三余那个时间点。王土豪就说过,如果真能回到那个时间点,他抓紧时间来一波大新闻,四天估计能够赚到五六个亿,自己实际能分到的大概有三分之一,到时候全体穿越者平分,大家都当千万富翁。

    熊猫当然也希望回到三余那个时间点,他倒不是贪图王土豪许诺的那八位数巨款,而是……其实不回到三余的时间点也可以,只要别回到自己的时间点就好。

    另外一种看法,是大家返回各自的时间点,对于每个时间点来说,穿越者都只有一位提出这个看法的是个学物理的,按照他的说法,能够让大家穿越的存在,肯定是超越“时间线”以上的,他们的实际情况也的确是来自于不同的时间线,既然这样,等到穿越回去假设可以的话的时候,他们当然是回到各自的时间线,犹如做了一场长长的梦一般。

    熊猫不喜欢这种猜想,尽管他觉得这种猜想很有道理。

    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如果能穿越回去的话,应该是在大家穿越的时间点之后顺延,在这边过了多久,就顺延多久。到最后大家穿越回去的时候,所有的时间点重新汇合成一条时间线。

    “这样看起来比较有戏剧性。”最早提出这种看法的网络作者们如此说,“我们只是区区凡人,新世界游戏广大玩家群体的普通一员,让我们穿越过来的大佬对我们没有任何需求。他所需要的,大概也只是让我们演绎一场戏剧。既然这样,他当然会选择最具有戏剧化的结尾。”

    这个猜测让很多人心急如焚,诸如龙彪之类,这些天精神越来越不好,越来越急躁。

    他们都是三十岁左右成家不久的年龄,上有老人渐渐年老多病,下有孩子渐渐长大上学,中间还有房贷乃至于车贷要还,一想到全家人的压力都压在老婆身上,就急得恨不得拿头撞墙。

    龙彪算过一笔账,如果地球上的时间按照他们在这边的时间慢慢顺延的话,那么自己家里的积蓄应该还能支撑个两三年,但如果没有较大的进项,两三年后,差不多就快要山穷水尽了这还建立在老人不会担心病倒的前提下。

    有人的情况比他更糟糕,比方说有做生意的,就琢磨着要是时间顺延,自己只怕已经破产了,家人不知道会有多么辛苦……往往想着想着就哭了,或者干脆发狂咆哮,需要好几个人才能将其制服。

    自从穿越一周年聚会之后,他们这些人就常常聚在一起讨论,说着说着就一个个嚎啕大哭。好在上次老虎回来闹过一回之后,他们似乎受到了一些刺激,倒是不再这么伤心,而是集体出去练级了。

    这么一来,他们多少也算是有了几分活力,让会长三余放心了很多此前他已经在跟安卡讨论展开心理治疗的问题,因为他觉得这些人怕是已经有精神分裂的迹象了。

    熊猫对于地球当然也充满了怀念,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愿意抛下这里的一切回到地球去哪怕只能在动物园里面当个滚球的笑星也好!

    但是……大概不可能吧。

    熊猫倚着路边的一棵树,看着天空,喟然长叹。

    无论是大家返回各自的时间点也好,或者按照时间顺延也好,其实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三种结局里面,唯有可能性最小的“大家回到三余的时间点”,对他才有意义。

    其实,如果直接就回不去了,其实对他来说,也差不多……

    “要是……能够挽回一切的话,那该多好……”熊猫低声地自言自语,“虽然我并不后悔,但是……哪怕多给我几分钟也好啊!只要让我能早回去几分钟,一切就都不同了!”

    他叹息了许久,最后摇摇头,将这些想法都抛开,继续赶路。

    穿越回去?要怎么才能穿越回去?现在别说什么八字一撇两撇,就算是一丁点儿头绪,大家也都还没找到,想那么远,除了像“回家派”那样沮丧难过之外,还能有什么用处?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牵挂较少。他没结婚,连女朋友都没有。家中虽然有父母,却有兄弟赡养,还有虽非同胞却情同骨肉的师兄弟们帮忙照顾,一点也不用担心。

    唯一可虑的,无非二老会思念他,会伤心难过。但他们应该也会为他而自豪吧,街坊邻居,师兄弟们,同学和同事们,知道他的人们……大家说起他来,大概也会翘起大拇指,赞上一句吧。

    人生一世,犹如舞台上的过客一般,总有登场和退场的时候。师傅晚年就说过,一个人要是能够当一回人生舞台上的主角,在光芒万丈的时候退场,那可比年老体衰死在床上强得多了仔细想想,他自己应该算是做到了吧。

    虽有遗憾,不负此生,对他来说,其实也没什么真正放不下的了。

    轻轻叹了口气,他继续上路。

    无论怎么样,总要继续前进才行,行路如此,人生也是如此。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