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之后,天色也已经有些晚了,熊猫和徒弟们就按照冒险者协会那位热心大妈的介绍,来到了波洛克城的城东,果然很容易就找到了“灰鸽子”旅馆。

    具体过程是这样的:埃尔文找了个路人,问“请问灰鸽子旅馆在哪里”,路人茫然摇头。于是雷恩又问“就是那个老板唱歌很难听的旅馆”,路人立刻明白了,给他们指明了地点。

    这大概说明了一件事:那位老板唱歌真的很难听!

    事实上,他们很快就明白了这一点。

    还没到旅馆门口,远远地就听到有人在用荒腔走调的声音唱歌,歌词倒是挺正常的,就是曲子很不正常。

    怎么说呢,这人唱歌的声音,好像是一只野猪掉进了河里,已经呛了好几口水,正在拼命挣扎,岸上还有一只猫,一边以爪子抓铁板,一边大声尖叫助兴……大致上就是那种声音。

    至于野猪会不会游泳那可以是一只瘸了腿,无法游泳的野猪嘛。

    听到这歌声,雷恩原本就比较白皙的脸色变得更白了,瑞亚娜的眉头皱了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埃尔文也露出了退缩之色。

    “师傅……我们还是换一家旅馆吧。”他低声说,“这地方,不像是能安安稳稳睡觉的样子……”

    熊猫听着那宛若钢针一般透过耳鼓直达心脏,让自己心跳的节奏都有些混乱的歌声,重重地点了点头。

    能在这旅馆安心住下去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四人逃难似的一溜烟走了,但大概一个钟头之后,却又灰溜溜地走了回来。

    如今前线战事紧急,来往运输东西的车队很多,各个旅馆的中下等房间差不多都被人给租满了,上等房间他们当然是租不起的,只能找别家。可他们几乎走遍了整个波洛克城,愣是没能租到合适的房间,眼看着天色将晚,就算是要冒着魔音贯脑的风险,也只有来这家旅馆了。

    好在这次旅馆里面没歌声传出,大家壮着胆子进去,只见一个高高胖胖的中年人正靠坐在柜台后面的椅子上,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老板?”埃尔文试探着叫了一声。

    中年人没反应。

    埃尔文叹了口气,正要大声喊,瑞亚娜已经抡起巴掌,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了柜台上。

    只听得“砰”的一声,这中年人顿时惊醒,瞪着眼睛跳了起来:“谁?!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我戴夫这里捣乱!”

    “什么捣乱啊,我们是来投宿的!”埃尔文大叫。

    戴夫老板这才回过神来,拿出登记簿,登记了他们的名字和来历,按照他们的要求,给他们开了一间有四张床的中等客房。

    其实他们本想要下等客房的,奈何下等客房早就被人住满了由此可见钱的威力果然还是巨大无比,就算有魔音贯脑的危险,只要够便宜,多的是没钱的人愿意投宿。

    这间“灰鸽子”旅馆也的确是便宜,房间的租金差不多只要别家的一半。

    然而就是只收一半的租金,中等客房也几乎没人租,由此可见波洛克城的人们还是挺格调的,除去实在穷得没办法的,剩下的但凡兜里有几个钱,都宁可贵一些,也不愿意忍受这戴夫老板那足以杀人的歌声。

    旅馆兼营客饭,倒也算是价廉物美。这旅馆地理位置不差,条件也不错,价格更是实惠,要是老板能别唱歌的话,生意一定会很好。

    然而,那是不可能的。

    熊猫他们才住下不久,连晚饭都还没来得及下楼吃,就听见楼下传来了老板的歌声。

    这次他唱的似乎是什么小调,只是原本婉转的小调被他唱得好像一只被屠夫绑起来洗澡,眼看就要白刀子进去红刀出来的猪,一声声惨烈嘶吼,一句句声嘶力竭,要不是大家有心理准备,怕是就要误以为杀人了,赶去救死扶伤。

    好在,老板只唱了不到半个钟头就停了下来,让大家总算松了口气。

    “我这辈子都没听过唱歌这么难听的!”埃尔文气恼地说,“这老板的嗓子究竟怎么长的?”

    大家都摇头,熊猫却转念一想,想到了南方群岛鹈鹕城一个有些名气的NPC。

    那NPC名叫“疯子戴夫”,是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整天都唱着莫名其妙的歌,歌声难听至极。托他的福,但凡是来到鹈鹕城的玩家,哪怕是之前不知道厉害的,来过一次之后,再来的时候也一定会关掉音箱,摘掉耳机,或者干脆把电脑的声音调到静音。

    这个NPC当然也有任务给人,只是要接他的任务,就要先听他唱歌,然后根据歌声判断他在唱什么这任务要求太高太高,没几个人受得了,所以真正能把他那里的任务做完了的玩家寥寥无几,都得到了大家“神人”的尊称。

    熊猫自然不是神人,他也曾试着接过戴夫的任务,任务倒是很简单,基本上都是去刺杀色雷斯军官之类。但是做了两次之后,他实在无法忍受那难听的歌声,没有能够坚持做下去。

    现在想起来,那歌声跟这旅馆老板的,倒是有几分相似。

    算算年纪,现在中年的戴夫,等到联邦扑街之后,差不多也的确是老了。

    算算地点,波洛克城后来被色雷斯帝国用潜水奇袭的手段攻破,毁于战火。如果戴夫没死在这一战里面的话,倒是很有可能往南逃,逃到南方的群岛地区去。而且疯子戴夫要刺杀色雷斯军官,或许也正是为了报仇。

    莫非……这个戴夫,就是那个戴夫?

    熊猫想了一会儿,又联系了和音,询问关于戴夫任务的相关事宜。

    他对于群岛地区的任务大多能够信手拈来,唯独戴夫的任务不怎么熟悉。

    从和音那里得到情报之后,他独自下楼,找到了正在收拾店堂,准备要关门打烊的戴夫老板。

    “老板,我想要打听一件事。”熊猫左右看看,确定这里没其他人,低声问,“你听说过‘辟水珍珠’这东西吗?”

    戴夫老板的动作僵住了,整个人仿佛被定身了一般,呆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张胖脸更是忽青忽白,惊讶、担心、害怕……各种表情仿佛走马灯一般变了一圈。

    看到这一幕,熊猫心中顿时高兴了起来。

    不用再问了,这位灰鸽子旅馆的老板,就是日后在群岛地区鹈鹕城里面疯疯癫癫发布任务,要人刺杀色雷斯军官,拿人头换奖励的“疯子戴夫”!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