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老虎带着小女孩借着浓雾离开,熊猫和三余都没有追赶,而是在草仓里面默默沉思。

    过了一会儿,熊猫说:“他的精神状态,真的有点问题。”

    “我倒不这么觉得。”三余摇头,“我刚才考虑的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两个人悄悄来这里,没有告诉公会里面的其他人,就算是接替我暂时管理公会水晶的和音,也只知道我心情不好,出门散心了。老虎他是怎么知道我们行踪的?”

    “他没有说。”

    “是啊,但是……我隐约猜出来了。”三余说,“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那么他比我们想象得可要厉害多了。”

    “……别打哑谜行不行!”

    三余笑了笑,说:“我们这一路过来,经过了一些村子,早上路过一个,现在投宿的也是一个。这两个村子里面,很可能有人在向他通风报信,所以他才能知道我们的行踪。”

    熊猫点头:“你说得对,这是最大的可能。”

    “那么问题就来了,他已经发展到能够让平民因为可疑人物而向他报信的地步,那他在北境的影响力,就远远超乎了我们的预料。”三余脸色凝重,“之前我和无眠他们也讨论过,觉得他这个人性格莽撞、心性浮躁,偏偏又非常固执,真正是光棍眼里揉不下一粒沙子。以他的性格和为人,就算到北境来,充其量也只会胡乱杀人罢了现在看来,我们小看了他。”

    “大家都是会成长的。”熊猫说,“何况,下基层是最锻炼人的。我当初毕业之后去应聘,公司就先安排我们这批人去基层,跟着那些基层维修网点、客服人员以及商场推销人员一起工作,体验他们的生活。三个月之后,再从表现好的人里面择优录取尽管他们录取的是网络工程师。”

    “哦?那效果如何?”

    “还算是挺好的吧,最后留下来的,大多是肯做事,能体谅人,能够和同事友好相处的。我觉得一个企业里面都是这样的人,那就算不能飞黄腾达,至少稳固前进总还没问题我工作了快两年,企业的情况始终不错。”

    三余想了一会儿,说:“你的说法很有道理,的确是我们自己太想当然了。公会里面那些这段时间下了基层的,他们的进步也很明显。”

    他犹豫了一下,又说:“刚才老虎说的那些话,关于‘惰性’的那些,你怎么看?”

    “道理没错,但我不支持。”熊猫说,“我不喜欢这种‘因为有某种能力,所以就要走上相应岗位’的想法。人不是机器,没有必须要做什么的道理。愿意出门做事的,想要闯荡江湖的,大可以自己去。但那些不愿意出门的,我觉得也应该尊重他们的选择。”

    三余沉默了许久,说:“其实,我们一直在担心一件事。按照游戏的剧情,未来将会有末日之龙出现,想要毁灭整个世界。到时候如果我们没有能够充分成长起来的话,打不过,怎么办?”

    熊猫愣了一下,笑了:“你想得太多了!末日之龙要毁灭世界,自然有各路大佬一起出面围攻他,到时候不会缺人手的。”

    三余还是摇头,默默无语。

    第二天早上,他们并没有急着离开村子,而是去了村子后面那间要塞般的坚固木屋,拜访这个村子的主人,一位中年的骑士。

    “我们是冒险者,在路上听说北境有点生意可以做。”三余说,“所以……”

    “你们弄错了。”骑士打断了他的话,“北境的确曾经发生过一些乱子,但事情早已结束。你们来得太迟了,早就没生意可做了。”

    三余愣了一下,又说:“但是……我听说北境一直在招募开拓者……”

    “不招募了,未来几年,都没有再搞开拓的计划。”骑士又打断了他的话,“不仅我这里不招募,别的领主估计也不会招募。过去这些年,我们折腾得够多了。现在我只想要安安稳稳过日子,把自己的孩子教育成才,把这个村子经营好了,稳稳当当地传给他,别的事情,我什么都不想过问。”

    他显然不愿意多说,立刻送客,几乎是半送半赶地,把三余和熊猫送出了门。

    二人刚一出门,沉重的大门就轰的一声关上,还能听到门里隐约传来他训斥管家的话:“以后不管是冒险者也好,别的骑士也好……总之直接回绝就行!我们不惹事,什么事都不惹!”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熊猫说:“他在害怕。”

    “没错,他多半是被老虎吓住了。”三余说,“过去这一年多里面,北境死了一个子爵,六个骑士,覆灭了一支开拓队……这些北境的领主们,怕是已经被吓破了胆。”

    “之前无眠他们不是说,北境领主们大多凶悍野蛮,或者骄傲霸道,难以交涉吗?”

    “伯爵跟他们交涉的时候必须讲规矩,既然讲规矩,那他们当然就不怕。”三余若有所思地说,“但是遇上老虎这个用刀子说话的,他们立刻就被戳穿了凶狠的假面具,露出了虚弱的内在……就算能够吃人,纸老虎毕竟斗不过真老虎。”

    “还要去别的领地看看吗?”熊猫问。

    三余点头:“难得出门一趟,再走走,再看看吧。”

    接下来他们又走了好几个村子,所见所闻,跟这个村子并没有很大区别。

    农民们对于他们的态度,明显有些警惕和不欢迎,领主们更是不用说了,一个个都表示“我们这里没事情可做,也没什么消息可打听,未来同样不打算干些什么”,赶人赶得一个比一个快。

    三余现在几乎成天都皱着眉毛,默默思考。

    熊猫倒是挺开心的他发现北境的农民们过得还凑合,不少人身上都穿着新衣服,虽然材料很差劲,做工很粗糙,甚至于有点破,但至少并没有衣不遮体。而且他们好几次偷偷钻进农民家里调查,都发现他们很有一些存粮,尽管也都是十分粗劣的东西,但至少并没有食不果腹。

    “北境人们的生活状况,并不是那么糟糕嘛。”某天休息的时候,他笑呵呵地说。

    三余摇头:“你还没看出来吗?他们的衣服是新的,米缸里面的食物也根本不是北地正常的出产,而是其它地方的农作物。”

    “什么意思?”熊猫问。

    三余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他们也去了那个老虎带着平民们杀死领主的村子,去的时候村民们正在耕作,熊猫试着跟几个人打招呼,问了他们的名字,以查看他们的模板,结果正如老虎所说,这些村民们的模板已经从白变绿,从毫无培养价值的寻常人,变成小有潜力,值得培养的人才。

    二人本拟再多走一些地方,但在这时,一个意外,打断了他们的旅程。

    一直在联邦活动的真残念、尤涅若等人报告,色雷斯王国已经向联邦宣战,大军正在逼近联邦边境关隘。

    “走吧!”三余谈了口气,“我们必须回去了,色雷斯对联邦的这场战争,我们不能缺席。”

    熊猫点头,按照预定的计划,他们将要组织义勇军,帮助联邦对抗色雷斯。

    无论是从唇亡齿寒考虑,还是从削弱敌人壮大自己考虑,这都是穿越者们的不二选择。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