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俊美的吟游诗人弹着鲁特琴,悠扬的歌声伴随着琴声,在小小的酒馆里面回荡。

    听到歌声,酒馆里面的大家都闭上眼睛,默默享受,就连外面路过的人也停下了脚步,静静聆听这优美的歌曲。

    伊莎贝拉赶着羊群趁着夕阳返回村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幅宁静的画面。

    她吃了一惊,以为村子里面出什么事了,急忙去摇一个站住不动的村民,然后就被别人埋怨了一下。

    “小伊莎,你这么摇,大叔的脖子都要被你摇断了。”

    伊莎贝拉顿时脸红,停下手来,问:“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都呆在这里?”

    “我们在听歌啊,村里来了个吟游诗人,人长得帅,歌也唱得特别好听!”大叔笑着说,“去看看吧,就当养养眼也好。”

    伊莎贝拉脸又红了,却没有去酒馆,而是先把羊赶回了家,一个个赶进了羊圈,仔细检查了羊圈,确定羊不会跑出去之后,才急急忙忙跑向酒馆。

    天色已晚,酒馆里面人们在说说笑笑,她刚一进去,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麻布长袍,英俊得超乎想象的男人,正在和村长说话。

    在这个村子里面,村长无疑是大人物,他负责村子和领主之间的联络工作,当差服役的名额,交税的份额,村民们担任的各种兼职……大多由他负责去领主的城堡联络。可以说,他只手遮天,在这村子里面,差不多有相当于领主的地位。

    平时,伊莎贝拉面对村长,多少都有些害怕。不仅仅是因为村长很有权势,也因为村长的儿子达克对她虎视眈眈,经常有事没事就来找她说话逗乐。

    其实达克也没什么不好,他高大、强壮,还懂得射箭,在这个村子里面是最出色的年轻人。但伊莎贝拉总觉得就这么跟他相好,然后结婚,有点……怎么说呢,有点没意思。

    因为不肯接受达克的示好,所以她很怕见到村长。但是此刻,她却完全没在意村长,目光都被那个男人吸引了!

    他乍看上去很年轻,好像只有十七八岁;但仔细看看,却又觉得已经有二十几岁,流露出了成熟的气质。他的脸上带着笑容,不是那种毛头小子装模作样显得自己很了不起的笑容,也不是那种老头子用来掩饰满肚子算计的笑容,更不是那些傻大个们脑袋空空吃饱了之后就呵呵傻乐的笑容,而是一种温暖、平和,充满了力量,却又让人一点也不害怕,一点也不反感的笑容。

    看着他的笑容,伊莎贝拉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张桌子旁边,用平时绝对不会有的柔和语气问:“您……是吟游诗人吗?”

    俊美的男子笑着点头,从脚下拿起一个样子奇怪的琴,随手弹了起来。

    琴声叮咚叮咚,宛若泉水流淌,从高高的山上流下来,流到了她的心里。

    琴声响了一会儿,吟游诗人就唱歌了,他的歌声带着奇妙的颤音,音符在舌头上跳动,在琴弦上跳动,在人们的耳朵里跳动,在伊莎贝拉的心里跳动。

    整个酒馆里面重新又安静了下来,只有琴声悠扬,歌声回荡。

    过了一会儿,一曲演奏结束,吟游诗人站起来向大家致意,大家才回过神来,纷纷鼓掌喝彩。

    伊莎贝拉当然也在鼓掌,她是掌声最响亮的那个。

    在鼓掌声中,吟游诗人笑着向她伸出手来。

    伊莎贝拉这才反应过来请吟游诗人表演,是要付钱的。

    而且,看这位吟游诗人的琴声那么动听,歌声那么好听,请他表演一曲,怕是很贵吧?

    她去摸自己的口袋,却只摸出几个铜币来。

    她的脸顿时一片火红,感觉就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吟游诗人笑了,从她手上拿走了一枚铜币:“这枚铜币,算是慰劳我的老伙计。”

    说着,他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手上的琴,告诉大家“老伙计”的身份。然后他又说:“至于我,美丽的姑娘,你的笑容就是给我最好的报酬。”

    伊莎贝拉的脸上不火辣辣了,火焰来到了她的心里。

    她正想要说些什么,突然想起来自己今天一直在放羊,刚才还抱着小羊进羊圈,手上都是灰尘和羊毛她居然就把这样的手摊在吟游诗人的面前了?!

    天啊!

    她的脸又一次变得通红,飞快地跑了出去。

    “她这是怎么了?”吟游诗人纳闷地问。

    “年轻姑娘都这样。”村长笑呵呵地说,“她们的心思就和鸟儿一样,一会儿在地上,一会儿在树上,一会儿又飞走了,完全不明白她们在想什么。”

    吟游诗人微笑侧头:“您说得对,年轻姑娘就像鸟儿一样活泼可爱。”

    说着,他又弹起了琴:“这首歌,送给鸟儿。”

    伊莎贝拉飞快地跑到村子的水井边,速度快得比去年遇到狼的时候更快。不过那个时候,她是抡起木棒去揍狼,而现在,她是忙着去洗手。

    三下五除二,牧羊姑娘就提起了一桶井水。她正要把手伸进去,却又停了下来。

    刚才……吟游诗人拿那枚铜币的时候,似乎碰过这个手……

    她顿时犹豫了,仔细考虑是不是需要洗手的问题。

    就在这时,歌声又远远传来。

    站在水井旁边,她听着悠扬的歌声,露出了沉醉的笑容。

    过了片刻,一曲唱完,她点了点头,放下水桶,回家拿来了提水用的桶。

    只洗一只手怎么行!她要把自己全身上下都洗得干干净净的,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再去听吟游诗人的歌!

    秋天的天气有点凉,井水落在身上很有几分刺骨的感觉,但伊莎贝拉却一点都不觉得冷。相反,一边洗澡,一边想着吟游诗人的笑容,她竟然觉得井水都带着几分温暖。

    或许,这温暖不是来自于井水,而是来自于她的心里。

    洗澡、换衣服、整理头发。伊莎贝拉花了好半天,才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以往她只有参加村子里面祭典的时候,才会这样费事打扮。

    然后,她来到了酒馆的门口。

    酒馆里面的客人已经都回去了,现在酒馆有些空荡荡的,只有吟游诗人还坐在角落里面。

    他的面前摆着饼、酒和肉汤,一个人很悠闲地吃着。明明只是吃饭的动作,却也流露出一种很美好的节奏,就像他整个人都是一把琴,永远都在演奏一般。

    伊莎贝拉深深地吸了口气,走了过去。

    “谢谢你的歌。”她的声音起初稍稍有些颤抖,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我叫伊莎贝拉。”

    “伊莎贝拉,很好听的名字。”吟游诗人微笑着,身上仿佛披着月光一般,“我叫奈必灵,是个如风一般浪迹天涯的男人。”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