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四月,草长莺飞,动物繁衍,走在路上,一眼看出,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

    熊猫和三余并肩而行,步伐并不急促,但速度却也不逊色于寻常驮马,要是载货比较多的马车,甚至还没有他们走得快。

    “这趟去北境,我一定要跟他把话说清楚!”三余脸上很有几分不甘,“上次他说的那些话,我总觉得真真假假,不可全信。”

    “当时他身上可有测谎法阵呢。”熊猫说。

    “要是他自己都认为是真的,那测谎法阵也测不出来。当初玩游戏的时候,他就常常在讨论事情的时候钻牛角尖,昨天他要是钻了牛角尖,把错的当成对的,把假的当成真的,也一样可以通过测谎的。”

    熊猫想了想,似乎还的确是这个道理。

    测谎法阵的原理是“问心”,心中“说谎”的念头一动,就会被侦测出来。但如果心中没有这种念头,乃至于很笃定地相信,那就算他说乌龟会飞、吃了蘑菇能变巨人,也不会被测出来。

    哦,这个世界上好像还真有会飞的乌龟,和吃了能暂时变成巨人的蘑菇,倒也不算是说谎。

    “我去找老虎,是想要私下跟他好好谈谈,问清楚他究竟打算怎么办,你呢?”三余问。

    “我只是去看看而已。”熊猫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老虎也好,无眠他们也罢,都只是一面之词。我是个笨人,没本事从他们的话语里面分析出谁对谁错,只能自己亲自去走一走看一看,了解当地的实际情况,才能知道谁对谁错。”

    “确定了谁对谁错之后,你就要出面支持了?”三余问。

    熊猫想了想,说:“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吵闹归吵闹,不要弄到真翻脸。但如果实在没办法避免的话,凡事总该有个是非曲直。”

    “我倒是不这么想,‘正义’不是那么抽象和绝对的东西,为了多数人的利益,损害少数人的利益,不能说是非正义的行为。”

    “你说得也有道理……好了,我又没跟你辩论,不要试图说服我啊。”熊猫笑着说,“你放心,我又不是钻牛角尖的人。”

    三余也笑了:“他要是跟你一样好说话,那该多好!”

    “一样米养百种人,大家的想法不同,没什么好奇怪的。我记得他穿越之前,才遇到了一件超级不顺心的事情,所以对于‘上位者’这个群体不是一般的反感。或许再过些年,等他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也就好了。”

    三余想了一会儿,点点头:“你说得对,或许让时间来磨平彼此的怨气,才是最好的选择。”

    “那你还打算去找他谈谈吗?”熊猫问。

    “当然!”三余立刻毫不犹豫地回答。

    熊猫忍不住摇摇头,又笑了。

    他们边走边聊,晓行夜宿,几天之后,渐渐来到了塔拉汗伯爵领的北境。

    “北境”这个概念其实是很模糊的,从地图上看,塔拉汗伯爵领并没有明确的北方边境,森林、草原之中,错落分布着一个个开拓村,别说城堡,就连镇子都很少。

    在这里经营领地,收益必定是很少的。事实上这些所谓的“开拓骑士”们,大多也不依靠领地的收入当然,能够搜刮到钱,自然更好。

    他们当中,最常见的是那种在别处赚了黑钱,然后走某个大佬的路子,混了一个开拓骑士头衔,组织一支开拓队过来建功立业顺便洗白;次一等的是得罪了什么厉害人物,在家乡待不下去,干脆就冒险来搞开拓,然后侥幸获得成功的;最后,还有一些自己其实没什么本事,全靠家族支持,混个骑士头衔的。

    在这几种人里面,第一种往往比较宽厚一些,他们的目标就是安安稳稳过日子,我不惹事,事也别惹我,好好享受难得的太平日子。第二种和第三种都喜欢惹事,前一类是想要获得更多的好处,后一类是想要证明自己。

    而在这三种人里面,真正让安东尼忌惮的,是最后一种。

    金盆洗手的前罪犯不会惹事,侥幸成功的破落户不足为惧,唯有那些凭借家族支持上位的,他们背后的家族不可小觑。

    在他看来,即便一个家族两个家族不算什么,但数目多了,就值得担心,值得尊重。作为一个混江湖出身的人,他一向尊重江湖规矩,大家一起发财,那是最好的。

    至于老虎批评的那些问题,他当然也想过,但并不赞同,也并不在乎。

    身为贵族领主,不去拉拢贵族,转而交好平民?这特么有病呢!

    那些平民活不下去?活不下去就活不下去呗。这世界上别的不多,人多的是,死上一些算得了什么?哪怕是一个村子死绝了,无非让那些家族再从别处找人来,无论招募、拐骗还是强迫,反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

    安东尼并没有隐瞒这些想法,私下跟三余说过。三余不赞成这种做法,但也没有反对。

    他是个注重实效的人,安东尼把塔拉汗领管得不错,这是不争的事实。

    三余自问不是一个有能力把一个伯爵领管好了的人,但安东尼就可以。事实证于雄辩,他觉得安东尼比自己更是有眼光更有能力,或许安东尼的的想法更适合这个世界,也不一定。

    入乡随俗,到什么地方就要尊重什么地方的规矩三余这么对自己说,也就说服了自己。

    但是经过上次那一闹,尤其是竟然有人喊出了拆伙的口号,而且竟然还有不少人支持,他的想法就变了。

    或许……应该再考虑考虑?

    塔拉汗领怎么样,那都是塔拉汗人的事情,就算天塌下来,压死的也是塔拉汗人。为了这些塔拉汗人,闹到公会的同伴们起了那么大的矛盾,甚至要拆伙的话,或许就该改变思路了。

    三余觉得,对穿越者们来说,维持大家之间的友谊,互相扶持、互相帮助,才是最根本的利益。为了这个利益,平民固然可以牺牲,贵族也一样可以。

    如果死掉一大批贵族,有利于穿越者们的团结,那就让他们死掉好了!

    他们背后有人?那把他们背后的人也一起杀了算了!

    按照攻略组的推演,只要布置得当,现在的穿越者们完全有能力围杀任何传奇以下的人物,就算是传奇强者,他们也能把对方给赶跑了。有这种实力,他们其实真可以来硬的,大不了就像老虎说的,打上个一年半载,打到大家等级呼啦啦升上去,到时候人间界还有谁敢跟他们作对?

    至于人间界之外的……几个拥有高端武力的世界,目前还没跟人间连接;天堂和地狱互相牵制,只要穿越者们不特别倾向于其中某一方,就不会惹得他们出手。

    唯一要在乎的,只是打上那么久,这份辛苦,值得不值得?

    三余个人觉得挺值,但他觉得,大多数人怕是不愿意。

    总之,他这趟远行,需要观察和思考的事情很多,并不仅仅只是走一走看一看而已。

    想到这里,三余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熊猫。

    熊猫脚步轻快,一边赶路,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路边的花花草草,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这些想法,果然还是瞒着他比较好!

    三余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自从穿越之后,他感觉自己叹气的次数比以前多了很多……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