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老虎的指责,三余也很无奈。

    他很忙,每天都在盘算公会的资源,考虑各种开销,满脑子都是柴米油盐秘银魔力什么的,能够腾出手来把大家做的事情记录下来,就已经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实在是没有余力再搞什么公开发布乃至于论功行赏什么的了。

    这个世界既没有电脑,也没有网络,整理资料并且公布,在穿越之前是很轻松的事情,现在却变得十分麻烦。

    更麻烦的是,需要计算的东西大大增加了。

    穿越之前,身为公会会长,他要算的无非就是副本贡献、PK贡献和资源贡献这三块。一般的副本不需要记录,一般的PK也不需要记录,资源贡献有系统帮着统计,公会网页的管理员熊猫还专门做了一套系统,可以很方便地计算出数据来。总的来说,每天最多半个钟头,就能把一切都给计算好了,发到公会网站。

    可是穿越之后,尤其是当穿越者们篡夺了塔拉汗领之后,需要计算的东西大幅度增加,多到让他应接不暇的地步。

    种田算不算贡献?狩猎算不算贡献?巡逻算不算贡献?视查算不算贡献?练兵算不算贡献?制造算不算贡献?采矿算不算贡献?科研算不算贡献?搞宣传算不算贡献?……

    起初,他还打算要像之前一样,仔细计算每一件事的贡献值。很快他就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就算他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吃不睡,专心做这个,也计算不过来。

    那段时间,他无比怀念电脑。

    然而怀念也不能解决问题,最后他想来想去,只好把事情先记下来,至于怎么统计……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现在这个问题被老虎提出来,他就不由得有些尴尬。

    “我承认,没公布,的确是做得不好,但是……”

    他还没说完,寒风突然开口了:“老虎啊,别的不说,我对于‘工资’、‘表彰’之类的说法,很有意见。”

    “什么意见?”

    “咱们公会的大家都是平等的,虽然有个会长,但他其实也算不上是咱们的上级。既然没有上下级之分,那么又怎么谈得上工资或者表彰呢?这些都是上级对下级的吧。”

    老虎摇头:“工资或者表彰,象征的是‘群体’对于‘个人’的认可,对于‘贡献’的认可。就算没有上下级,一个人作出了贡献,也理应得到相符的回报,对不对?”

    寒风点了点头:“没错。”

    但他随即又说:“可是,我们是一个整体。就像有句宣传口号说的,公会是我家,建设靠大家。我为我家做些事情,并不需要什么回报。”

    “你不需要,不是可以不给的理由。”老虎说,“何况,你确定你真的不需要?”

    “我当然不需要。”

    “研究经费,你也不需要?”

    寒风噎住了。

    作为一个科研人员,他实在是说不出“我不要研究经费”的话来。

    “说到研究经费,我倒是又想起一件事。”老虎说,“几个月之前,兵临因为缺经费,不得不跑出去想办法赚钱,对吧?”

    这事大家都知道,纷纷点头。

    “那么我想要问个问题,彼此同为附魔方向的施法者,为什么无眠从来没缺过经费?”老虎将目光投向无眠,“兵临他们几个人,你就一个人,结果缺经费的反而是他们,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无眠面无表情地问:“这是你的最后一个问题?”

    “不,这不是问题。”老虎笑了,“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他看向了现任的塔拉汗伯爵:“看无眠的态度,还有你一言不发的样子,我就已经明白了。”

    他转过头,看向了三余:“现在我要问最后一个问题。你这里有没有无眠的科研经费预算情况?有的话,请公布出来。”

    三余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反而问道:“真的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当然。”

    “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对大家都有好处。”老虎说,“一直以来,大家都被这个群体束缚了,公会城堡给我们提供了良好的生活环境和安全的复活点,却也将我们束缚在这里。很多人下意识地就认为,公会还是当初的公会,大家还可以像当初一样生活,却没想过,这里不是游戏,而是现实。”

    “现实和游戏有很大差别吗?”有人问。

    “当然,在游戏中,你可以淡泊名利,因为所有的一切无非是一些数据罢了。但在现实中,你需要衣食住行,需要装备,需要各种补给和消耗,如果是搞研究的,还需要资源和经费。”老虎说,“这些东西,在游戏里面大多是不存在的,大家大多也不关心这些。因为大家大多抱着和寒风类似的想法,单纯地信任同伴。”

    他如此说着,眼中却带着冷笑:“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你们的信任被人利用了!”

    他停顿了一下,大声说:“三余无梦生会长,请公布无眠夜晚的科研经费预算情况!”

    三余沉默了很久,最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随着这声叹息,他整个人似乎都没什么精神了,无精打采地说出了一些数据。

    听到这些数据,兵临跳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失声怒吼:“怎么可能?!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预算!”

    “在我们占领塔拉汗领之前,他的研究比你的研究获利更高。”三余回答,“当时我们还是比较缺钱的,所以相对于你,我更支持他的研究。”

    “那后来呢?对于塔拉汗领来说,明显是我的研究比较重要了吧!”

    “后来的经费,是我调拨给他的。”塔拉汗领现任伯爵终于开口了。

    “为什么?”兵临问。

    没有回答。

    兵临握紧了拳头,声音又大了一分:“为什么!”

    无眠叹道:“还能是为什么?我跟他关系比较好,所以他优先把研究经费拨给我了。”

    兵临没有再说什么,重重地坐了下来。

    “问题其实还不止这些。”老虎又说,“我们掌握塔拉汗领也一年多了,但直到现在,大家的身份问题解决了吗?”

    “身份问题?”三余纳闷地问,“我们有什么身份问题?这世界也没户籍制度啊。”

    老虎笑了笑,说:“塔拉汗伯爵,王都贵族学者,这样的人当然不需要什么身份,但你确定你不需要身份?”

    三余愣了一下,若有所思。

    “迄今为止,咱们穿越者里面,有哪些人得到了塔拉汗的爵位?”老虎问。

    没人回答。

    “退一步说吧,最低等级的贵族身份,准骑士,有没有谁得到?”

    依然没人回答。

    老虎看向无眠和学习:“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在塔拉汗的官方记录里面,我们大家应该都还是冒险者,对吧?”

    两个人没有回答。

    “说好听点,叫客卿。说不好听点,我们就是雇佣兵。”老虎摇头,“出生入死也好,四处奔波也好,乃至于赚回了大笔的钱财……都不能改变这个身份。兵临啊,你觉得,要是你带着那笔钱,跑到联邦去,能不能给自己买个男爵头衔?”

    “男爵头衔哪有那么贵!”兵临抗议。

    老虎哈哈大笑,边笑边摇头。

    “是啊,哪有那么贵!但是做了这么多事,却连个准骑士头衔都没有,你们不觉得,自己的辛苦太过廉价了吗?”

    片刻之后,熊猫打断了他的笑声。

    “无眠,学习,这事你们真的需要交代一下。”他认真地说,“别的也就算了,哪怕是经费的事情,我也可以理解,唯独这件事,你们真欠大家一个说法。”

    看着他严肃的表情,学习叹了一声,说:“我是这么考虑的:伯爵平时带队,需要足够的威严,如果我们之间定了上下级的身份,那就很难相处。还不如让大家始终留在塔拉汗官方体制之外,这样别人看到我们相处,也只会觉得是我平易近人,不会觉得是没大没小。”

    熊猫看着他身上的蓝光,想了一会儿,点头:“你说得很有道理。”

    “他说得当然很有道理,唯一的问题只在于,他完完全全站在伯爵立场上了。”老虎冷哼了一声,说,“所以我才要争这一回,就是要让大家明白,你们的不在意和宽容,已经让某些人开始迷失了!而我们的会长呢?则在潜移默化之中,渐渐沦为了他们的帮凶!”

    他停了一下,大声强调:“这个错误,必须得到纠正!”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