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并没有跟大家详谈的意思,带着那个不知道明知道小女孩找了个角落坐下,便召唤了食堂的魔法仆役点餐。

    这些魔法仆役们能够制作很多的菜肴,尽管口味远不及金牌大厨三余,但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足够。

    他给自己点了一份土豆蔬菜浓汤,给小女孩点了一份肉粥,又点了一些蔬菜。从菜谱看来,至少很健康。

    “奇怪……他以前在食堂不是会拿个自制的血袋吸血吗?”熊猫问。

    “他说戒了,不吸血了。”三余回答。

    “什么?!吸血鬼不吸血?他是想要饿死吗?”熊猫大吃一惊。

    三余摇头:“他说,反正穿越者又不会真的死,饿死了也没关系。”

    “……此子当真恐怖如斯!”

    “说人话!”

    “艰难困苦,玉成于汝,我现在算是真正理解这句话了!”

    熊猫这话说得三余连连摇头什么“艰难困苦玉成于汝”,这特么不就是当着和尚骂贼秃,明晃晃地说自己等人是“艰难困苦”吗?

    但他此刻还真没什么底气反驳,只能干笑两声。

    他不是老塔拉汗伯爵那种良心早就喂了奇美拉的家伙,心存愧疚的情况下,自然底气不足。

    又过了一会儿,无眠进来了。

    他显然知道老虎在这里,在食堂里面看了一圈,就直奔老虎那里,坐在了对面。

    再过一会儿,学习安东尼也来了,坐在旁边的桌子后面。

    三余叹了口气,站起来走过去,也坐在附近。

    远远看去,老虎和无眠、学习差不多是针锋相对,三余坐在大概中间稍稍偏向于无眠他们的位子上,倒是有那么一点点包围的意思。

    于是熊猫也走了过去,坐在和老虎他们并排的座位上,看着对面三个。

    “熊猫,这事跟你没关系。”无眠说。

    “是非只因强出头,我就是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人。”熊猫满不在乎地说。

    面对他这种态度,无眠等人也没办法,只能苦笑。

    三方坐定之后,老虎先开口了:“你们邀请我来谈判,想要谈什么?”

    “关于边境地区的问题。”无眠说,“塔拉汗的北境需要稳定,这是整个塔拉汗总体形势的需求。”

    “我记得之前已经说过,我不会再在那边搞明显带有红色风格的运动,作为交换,你们要尽快推动开拓令的彻底废除。”老虎平静地说,“我虽然脑子不怎么聪明,但是是个讲信用的人。”

    “但是就在你来参加这次谈判之前,刚刚刺杀了一位骑士。”现任的塔拉汗伯爵说。

    “那家伙正在策划一次开拓战争,踩点已经踩好了,如果我不杀死他的话,现在他大概已经带着领民出发,走在去屠灭一个与世无争的蛮族小村子的路上。”老虎说,“我并不喜欢杀人,但相比双方开战死伤惨重,只死他一个,显然比较合算,不是吗?”

    “那个骑士尚无子嗣,他一死,他的领地就没人继承了。”无眠说。

    “没人继承就没人继承呗,每年死在开拓战争中的双方都有很多,绝后的一抓一大把,多他一个也不多。”

    学习安东尼皱了皱眉,沉声说:“对于贵族而言,绝嗣是不可容忍的事情……”

    老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坚固的饭桌打了一个窟窿:“狗屁的不可容忍!让他们有意见的来找我!我送他们去跟那些绝后的王八蛋见面!”

    原本文质彬彬的他此刻勃然大怒,身上杀气腾腾,一副下一瞬间就要拔刀的架势:“平民生活艰难,缺衣少食,你们可以容忍;贵族欺压良民,疯狂压榨,你们可以容忍;野心家们发动战争,趁机牟利,你们可以容忍……特么一个骑士绝嗣就不可容忍了?你们怎么有脸说这种话!”

    他站了起来,指着餐厅里面的其他人:“你们自己看看,看看他们,看看我,再看看你们自己!我们是贵族吗?我们是什么有着高贵血统的大人物吗?我们不是!我们就是一群平民!我们为什么要理睬贵族们的态度?我们为什么要尊重他们的传统?就因为现在我们混出头了,也混进了贵族圈子?”

    他冷笑着,一脸的不屑:“哦,我想起来了,你们一个是王都贵族,一个是边境伯爵,还都真是贵族呢。难怪你们连说话的腔调都变了,也难怪你们会改变了立场,替贵族们说话……”

    他重新坐下来,拿出一根自制的卷烟,手指一弹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不过,我不是贵族,我也没打算当贵族。贵族的想法,我不感兴趣;贵族的规矩,我绝不理睬。”

    无眠和学习被他说得皱眉不已,此刻见他停下来,学习开口说道:“这世界是由贵族来统治的,贵族的规矩,就是这个世界的规矩。在我们没有能力改变这一点之前,我们必须学习和尊重这套规矩。”

    老虎不屑地笑了两声:“没能力?你确定?”

    “当然。”

    “那我为什么能够让那个骑士绝嗣?不是说‘绝嗣’是贵族圈子不可容忍的事情吗?”

    “他们会报复的。”

    “那就让他们报复呗。”老虎一点都不在乎,“随便是十字架钉心口也好,圣水洗澡也好,或者高端一点来个火刑什么的,我要皱一皱眉毛,就不算是男人。”

    “你孑然一身,当然可以不在乎,但我们不同。”无眠说。

    “嘿!说得好像我是光棍,你就有老婆孩子似的。”老虎大笑起来,“你们这两条单身狗,什么时候不是‘孑然一身’了?”

    他似乎觉得这话很好笑,笑得前仰后合,身体不停地颤抖。

    无眠和学习的脸都气黑了,无眠摇头说:“我们虽然没有结婚,但都已经是有了事业的人……”

    “说得好像我没有事业似的!”老虎打断了他的话,“你们要不要去问问,我在塔拉汗北境是什么名气?这个世界的规矩我也是知道的,扬名立万就是事业。我的事业发展情况好着呢!要放到地球,怕是融资几个亿都没问题!”

    无眠顿时哑口无言,他当然知道老虎只是在胡搅蛮缠,但问题在于老虎这些话还真不是胡扯,让他很难应付。

    就在这时,三余开口了:“老虎,别扯东扯西了。大家难得聚一次,你就不能实实在在谈点正事吗?”

    老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好,我给你这个面子。”

    他重新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和端正的坐姿,板着脸看着对面两个人:“你们已经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太久,也走的太远,现在,该是纠正这一切的时候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