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的公会大厅很大,但就算再怎么大,也堆不下那一大堆的铁矿石。

    所以熊猫也好,三余也罢,都被铁矿石压死了一回。

    但也就只是一回而已。

    就在三余被压死的瞬间,塞满了整个大厅,甚至还不断流到外面的大堆铁矿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身为公会会长,在公会城堡里面一切无主之物,他都可以自由地将其收入公会仓库,又或者是从公会仓库里面拿出来。这些都只用一个念头就可以,甚至连一挥手都不用。

    转瞬间,二人复活,全都脸色憔悴精神萎靡,处于虚弱之中。

    只是熊猫虽然虚弱,却带着得意的笑容;三余虽然虚弱,却掩不住震惊敬佩之色。

    他已经从管理面板里面看到,公会仓库之中多了三百多吨的铁矿石,而且还都是优质矿石。

    铁矿石也分三六九等,以地球上为例,巴西、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品质就好,中国的铁矿石品质就很糟糕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青铜时代相对欧洲较长,发展得更加完善的缘故低品位的铁矿石,炼出来的铁质地往往不大好,所以尽管古代中国人早就发现了铁,但在很长时间里面都是以青铜为主,直到后来技术进步,才一步到位,直接踏入了较为完善的铁器时代。

    西大陆的铁矿石也是如此,南方各国的铁矿石质地普遍不行,最优质的铁矿石主要出产在大陆北段的雷顿王国。

    从这批铁矿石的质地看来,熊猫这一趟怕是跑到了雷顿王国去,打劫了矿山。

    “你这家伙真是有本事!”三余赞道,“关键是,有想法!我就没想到还有这个办法。”

    这批铁矿石的品质普遍达到蓝色,冶炼难度不高,只要花点时间精力,至少能够炼出一半的铁来,或许还能更多。

    有了这批铁矿石,公会就不用再发愁缺铁的问题,甚至于只要不折腾一些大件,专注于民生的话,整个塔拉汗领在未来几年之中,都不用发愁缺铁了。

    至于被熊猫打劫了铁矿石的矿山会怎么样,三余表示自己不是圣母,先顾自己就好。

    笑过之后,三余眼中却又露出了少许的忧愁。

    “怎么了?”熊猫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好奇地问,“咱们缺乏炼铁的条件?”

    三余摇头:“咱们这么多施法者,还有炼金术的专家,区区炼铁而已,不成问题。”

    “那你怎么看起来有些发愁的样子?”

    三余沉默了一会儿,深深地叹了口气。

    “出大事了!”他唉声叹气地说,“这么下去,怕是要散伙了。”

    “什么?!”熊猫吓了一跳,没料到事情竟然这么严重,失声叫道,“这不可能!”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他急切地追问,“我看聊天频道里面,似乎挺正常的,不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啊。”

    “那是因为大家没用聊天频道,都在面对面地吵架呢。”三余苦笑着说,“这次……严格来说,算是理念之争吧。大家并没有太多的火气,但就是这样,才让我担心。”

    熊猫皱眉:“能详细地说说吗?”

    “跟我来吧。”

    二人离开了公会大厅,来到了食堂,却见食堂门口,竖着一块牌子。

    牌子上贴着一幅画,画里有两群人,一群是农民,骨瘦如柴,衣不蔽体,甚至有人已经化为饿殍;另一群是贵族,喝酒,听歌,用炒米和豆子喂马。

    在这幅画的下方,有一行字。

    塔拉汗领北境真实写照。

    看到这幅画,熊猫就明白了几分,问:“这是老虎在做的宣传?”

    “没错。他花了好几个月,一个村子一个村子,走遍了整个塔拉汗领北境,在每个村子里面都住了几天,详细了解情况,最后做出了一份报告。”三余又叹了口气,“报告里面,他详细介绍了北境人民的生活情况,介绍了北境贵族们的生活情况,最终得出结论塔拉汗领北境的人民生活,已经到了极为悲惨的地步。他们之所以热衷于参加开拓战争,并不是因为贪心,而是因为就算不打仗,也没办法活得像个人。打仗的话,反而还有一点点希望。”

    熊猫的眉头皱得很高,过了片刻,问:“那么,他的意思是什么?”

    “老虎说,我们一直以来‘求稳’的态度,看上去似乎很稳妥,其实是舍弃了北境的人民。如果不对北境那些领主展开整顿,全面废止开拓,制止横征暴敛的话,或许不用等到色雷斯入侵,塔拉汗北境就成为鬼域了。”

    “没那么严重吧……”

    “我也觉得没那么严重,他一定是有夸张的成分。”三余说,“但面对他的批评,我也没办法反驳。”

    “他批评你什么了?”

    “他批评我一心当和事佬,对于无眠、学习他们的错误视若无睹,甚至还帮着他们糊弄同伴。”三余苦笑着说,“他批评我满脑子都只想着稳定,完全没有了稳定之外的立场,为了稳定,连大是大非都不讲了。”

    “这话从何说起?”熊猫问,“无眠、学习安东尼他们的错误,又是怎么回事?”

    “我们之前调查统计过塔拉汗领的情况,但在调查之中,无眠和学习他们玩了个花样。”三余依然苦笑,“他们只调查了以塔拉汗城为中心的伯爵直辖领的情况,这个地区在整个塔拉汗算是相对繁荣的,所以从调查结果看来,只要维持地区稳定,人民的生活就能逐步提高,国力也能不断增强。”

    “这没什么不对啊。”

    “事实上,塔拉汗领北部的情况很糟,非常糟……已经糟糕到需要救援的地步了。”

    熊猫想了一会儿,终于明白了三余话里面的意思。

    “你是说,当初他们做调查的时候,其实是知道北境情况的,只是刻意忽略了?”

    三余没有直接回答,抬头看天:“毕竟,北境那边大多属于那些能打敢打,又相对桀骜的开拓贵族们。他们都是滚刀肉,想要跟他们翻脸,他们怕是一转眼就要起来叛乱。”

    熊猫沉默了片刻,问:“这些……你当时就知道。”

    三余点头。

    “……你错了。”

    “是啊,我知道。”三余摇摇头,“但是如果再来一次,我依然会这样选择老虎批评得对,在无眠、学习……乃至于我看来,塔拉汗城为核心的繁华地区,才是重中之重。不管北境人民生活有多苦,反正我们也看不到。”

    “你们就没想过会被他揭露出来?”熊猫问。

    “想过,但没想过他能做到这个地步。”三余说,“你也知道的,他这个人,性格单纯、做事直接,既不擅长深谋远虑,也不擅长交涉辩论。就算他调查了,发现了问题,我们也有把握能够说服他,或者至少压住他。”

    熊猫冷哼了一声:“现在看来,你们的预计是错误的。”

    “嗯,老虎的背后,怕是有高人指点……”

    “别瞎扯什么‘高人’了!”熊猫打断了三余的话,“与其讨论谁在背后指点他,不如讨论讨论我们该怎么办吧。”

    他指着那幅画:“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