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历778年的新年,留给塔拉汗人的印象就是一个与往常截然不同,热闹、欢快、吃饱喝足,还有一点龌龊乐趣的日子。

    欢快的日子转瞬即逝,接下来又是忙碌。

    塔拉汗地处西大陆中部略偏南,气候相对来说并不很冷。新年之后不久,积雪就开始逐渐融化,变成潺潺流水。

    在伯爵直辖的领地里面,这个冬天是很忙碌的。农民们几乎没有一天得闲,不是在这里挖掘沟渠,就是在那里整葺道路。虽然劳作都可以换来粮食,但很多人心中多少也有几分怨言他们早就习惯了冬天懒洋洋什么都不做,像这样忙碌的冬天,简直闻所未闻。

    而且很多人都有隐隐约约的担忧,如果春暖花开,到了该农忙的时候,伯爵大人还要大家挖沟修路,那该怎么办?

    好在这种事情并未发生,雪消冰融之后,伯爵就表示冬天的工作已经结束,大家可以各忙各的去了。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经过核算,伯爵老爷说今年冬天的工作量超出了他原本的要求,可以给所有参加工作,而且能够稳定完成每天工作的人,额外发一些粮食。

    这批粮食并不多,但却足够让农民们这个春天过得更加安心,可以让家里的粥中多一些米,少一些野菜,可以让老人小孩过得更舒服一些。

    当然,也不是没有那种工作不甚用心,现在还嚷嚷着“我也干了一个冬天,怎么没有奖励”的家伙。

    这种人很快就没有了,伯爵的士兵带走了他们,然后就再也没人见过他们。

    因为伯爵的宽厚,很多人在心中都对他起了一些怠慢的心思。而这么折腾了一回,那些原本就只敢隐藏在边边角落里面的小心思立刻荡然无存,不少人都回忆起了去年春年伯爵刚刚即位时候施展的手段,打了个哆嗦的同时,坚定了老实听话别耍滑头的想法。

    伯爵是个有手腕的人,跟他玩花样,简直是活腻了!

    君不见去年春天,那些莫名其妙就一个个死在家里的贵族和富商吗?

    有消息灵通人士统计过,这些人里面,大多数都是当初伯爵还只是伯爵次子,搞地下角斗场的时候,角斗场的常客呢!

    按说他上了位,这些人应该被他提拔起来成为死忠党羽才对。结果他反其道而行之,重用的是领地内那些素来名声较好,一直就比较得到重用的人,反倒是这些关系不错的,也不知道究竟犯了什么忌讳,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纷纷死得不明不白。

    总而言之,大家不要揣测伯爵的想法,乖乖服从他的命令就好。

    对于这些水平有限的人,安东尼自然不需要给他们讲解什么,但对于领地的真正核心们,他就需要花费时间精力,向他们介绍自己的施政理念,解释政令背后的详细用意。

    他拥有这个世界上最为给力的幕僚团,不仅能够纵览古今中外,设计出种种方案计划,还能在任何时候都给予实时的情报支持,甚至于可以帮他提供辩论素材。

    最重要的是,这群人很能打。

    嗯,比之前的任何优势都更重要。

    毕竟在这个世界,能打才是最重要的。

    科研工作者出身如兵临之类,常常哀叹“这真是个知识没有拳头值钱的野蛮世界”之类的话;是武术家出身的熊猫,也不止一次感叹“我的C语言、JAVA、HTML5……究竟还有没有机会派上用场”;哪怕是安东尼自己,都曾经为此苦恼过。

    穿越之前,他是兜售心灵鸡汤的。然而这个世界的人们的脑袋普遍都是实心的,别说心灵鸡汤,就算是佛跳墙也别想灌得进去。

    他曾经想过普及教育,还雄心勃勃地制定了夜校到初小的一套五年制教育计划,但当他把这套计划拿出来和大家讨论的时候,整天走基层的安卡只用一句话就否定了他的计划。

    这个世界的不识字的穷人们,普遍都有夜盲症。

    所谓夜盲症,就是在光线较弱的情况下视力很差,较为严重的情况下,一旦入夜就几乎跟瞎子没多大区别。按照医学知识,这种情况是因为维生素A的匮乏。安卡用苹果汁、菠菜和动物肝脏作为“药”来治疗这种疾病,也的确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然而问题在于,苹果也罢,肝脏也罢,乃至于次一等的肉类,价格都不便宜,根本不是平民承受得起的。

    也就是说,在能够大量供应菠菜之前,塔拉汗领的平民差不多没有晚上出门学习的可能。

    更大的问题是,安卡告诉大家,菠菜其实不宜多吃,这东西会影响人体的钙质吸收,对于普遍缺钙的塔拉汗人来说,它并不是什么很合适的补充维生素A途径。

    “那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安东尼问。

    “多吃肉。”安卡回答。

    于是安东尼只好死心。

    要是塔拉汗的平民都可以多吃肉了,那这个领地的民生水平一定已经很高,他还用得着再考虑什么基础教育问题吗?

    经过挫折之后,大家此后讨论完善的政策,大多是一些简单易行,或者可以让穿越者亲自领衔带队的。

    比方说,沃利贝尔等人主持农业改革。

    塔拉汗农民传统的种植方式相当粗犷,用木头把泥土稍稍翻一下,然后撒下种子,勤浇水,发现杂草的话除掉,这就算是全部了。

    去年春末夏初,穿越者们初步掌握塔拉汗领之后,沃利贝尔、离枭等农业专家实地勘察了塔拉汗城附近的农田,就目瞪口呆,嘟囔“卧槽这样也行?!”之类的话。今年冬末,还没等春耕开始,他们就急急忙忙组织培训,教育农民们究竟该怎么种田。

    种田是一门学问,整理田地,准备沟渠,储备肥料,这些都是基本功;把种子一行行种下去,布置适当的密度,以便让农作物得到充足的水肥和阳光,则算是进阶课程;至于综合防治病虫害,多种作物复合种植什么的……离枭倒是饶有兴趣地给村长们上过课,但看他们一个个眼睛仿佛都变成了蚊香圈的样子,她只好怏怏不乐地叹着气,放弃了讲课。

    “我最擅长的就是复合种植。”她哀叹,“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沃利贝尔安慰她:“他们只是暂时水平不够而已,过几年等他们水平提高了,自然会有这样的需求。”

    “只怕过几年,塔拉汗领都要被战火烧遍了……”

    就在她感叹的时候,熊猫正好路过,听到她的担心,笑了笑,说:“我们现在的努力,不正是为了让塔拉汗领避免战火吗。”

    他指着远处正在春耕的农田:“这样和平宁静的景象,怎么能允许理查德那种野心家来破坏呢?这次,我们要变成铜墙铁壁,让他撞个头破血流!”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