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顿王国的地形有点糟糕,从边境到首都,一路上多的是崇山峻岭、悬崖绝壁。

    对于刺客来说,这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天堂,因为随便找找,就能找到一个不错的袭击地点。

    而对于护卫来说,这简直就特么是地狱,放眼看去,到处都是适合埋伏刺客的地方,简直恨不得自己能化身千万,每一个地方都仔仔细细搜查一遍,才能放得下心。

    理查德国王的护卫数量是很多的,但护卫再多,面对随处都是可以埋伏刺客的复杂地形,也有僧多粥少,顾此失彼的感觉。

    护卫长对照着地图,努力将人手指派到各个地方。随着他的指挥,可怜的护卫们不得不在这滴水成冰的天气里面爬上一座座悬崖峭壁,占据一个个可能埋伏刺客的地方,在刺骨的寒风之中坚守,直到国王的车驾经过,才能够再下来。

    很多护卫上去的时候还是好端端的,下来的时候已经冻僵了。其中不止一个就此长眠,再也醒不过来。

    对此,护卫长也没有办法。

    他总不能因为人手损失大,就不安排陛下的护卫工作。相反,不论损失再怎么大,他也要坚定不移地将陛下的护卫工作做好,做到位,不能有半点闪失!

    只是……想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

    就像国王陛下的幕僚们明明很想要填补利奥波德死后留下的空缺,但实际上他们根本填补不了。

    这世界上的事情,很有一些是真正做不到的。

    但很多时候,你做不到的事,别人未必做不到。

    比方说,从并不靠近道路的山顶上,对在远处路过的国王车驾发动袭击。

    用符文构筑的隐形魔法阵里面,一个形状古怪的投石车架在用坚冰搭起来的台子上,投石车的一边是长长的杆子,杆子尽头宛若大碗;另一头则很短,挂着极为沉重的巨大铁块。

    这东西叫做配重式投石车,是“新世界”游戏里面射程最远的武器之一。尽管现实中的它其实以威力而非射程著称,但在这个世界里面,它的射程不知道怎么的,远比现实要高得多,甚至可以从视距之外发动攻击。

    对于这玩意,玩家们都不陌生。工会战的城堡攻防阶段,进攻方多半要架设若干这样的投石车。只有靠投石车将防守方城堡的箭塔之类防御建筑砸烂了,才可能攻破一座坚固的城堡。

    所以,但凡是公会玩家,有一个算一个,哪怕是熊猫这类永远战斗在最前线的,也都会学工程学,为的就是在工会战的时候能够修箭塔,修投石车,或者是对对方的投石车造成更大的伤害。

    投石车是不能造好了放进物品栏的,只能临时搭建,负责搭建它的是沃利贝尔。

    这位现实中已经接近六十岁的老人虽然现在是农民,但其实年轻时候是学工科的,做了很多年的地质测绘工作。只是后来受了伤,因病提前退休,才回到老家务农打发时间的。穿越之后,他一方面在农业组做事,另一方面也跟着机械组折腾各种机械,工程学技能的等级颇高。

    由他亲手搭建的这台投石车等级是蓝色,在同类产品里面显然属于比较高档的货色。这意味着它的射程会比普通的投石车更远,射击精度也更高。

    他们提前三天来到这里,已经试射了好几发,可以确定,等理查德的车驾经过时,熊猫坐在投石车的发射碗里面,能够呼啦一下,把他扔过前面的那座山,一直扔到位于山脚下的道路上。

    只要算好时间,他落地的时候,正好是理查德国王车驾经过的时刻。

    这需要很好的配合,负责观察的瑟顿,负责佯攻的哈雷,负责发射的沃利贝尔,以及负责最终刺杀的熊猫他们必须配合到天衣无缝,才可能完成这么一次刺杀。

    “老实说,我还是觉得这办法有点不靠谱。”沃利贝尔看着坐在发射碗里面的熊猫,担心地说,“你要在空中飞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面,国王的护卫很容易就能发现你。”

    “所以才需要哈雷为我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熊猫说,“国王身边的护卫再多,面对犹如猛虎下山一般来势汹汹的哈雷,他们也不得不小心应付。只要让他们分心几秒钟,我就能完成刺杀。”

    “但你有没有考虑过,护卫们原本其实并不很紧张,哈雷的出现会让他们高度紧张,从而增加你刺杀的难度。”

    “或许吧,但我倾向于认为他们本来就已经足够紧张了毕竟从瑟顿这几天的观察情况看来,他们简直有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感觉。”熊猫笑了笑,笑容却有点阴冷,“大概是坏事做多了的人,自然明白自己有多拉仇恨,自然也就会加强防备吧。”

    “你知道他加强防备了,还要去坚持刺杀?”

    “反正我们是不死之身,怕什么?”熊猫微微一笑,笑容比刚才多了几分温度,“王土豪的那种魔法道具很给力,到时候我跟哈雷直接来个‘阿拉哈-阿卡巴’,他们休想看出我们的真身!”

    沃利贝尔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后续的观察工作,我和瑟顿会做好的。放心吧。”

    “嗯,接下来的事情就辛苦你了,大叔。”

    “知道我是大叔了,还给我安排这么多工作,一点都不体谅老人……”沃利贝尔佯作有些生气的样子,随即笑了起来,“其实穿越这事吧,我到现在都觉得有些迷糊你们这些年轻人也就罢了,我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子,还穿越什么啊……我不用赶时髦的!”

    “哈哈!其实我觉得大叔你也很时髦的,真的!你这身毛一片雪白,用京片子叫什么来着……对了,倍有范儿!”

    “少贫嘴,我这是北极熊!”

    正说话间,聊天频道里面出现了瑟顿的发言。

    毒奶色之谐瑟顿:大家准备!哈雷先动手,沃利贝尔听我命令!

    秋名山老司机哈雷:OK!

    乐园的城管沃利贝尔:早准备好了。

    熊猫潘达:没问题!

    几秒钟之后,随着聊天频道里面“动手”的命令,沃利贝尔发动了投石车,伴随着剧烈的风声,熊猫呼啸而起,整个身体划过一道弧线,朝着远方山脚下正在路过的色雷斯大军之中,那尊贵无比的国王座驾飞去。

    在此之前,另一边树林里的一处地面猛地裂开,将自己埋在雪堆里面已经超过一天的哈雷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纵身跃出,手持两把大斧,宛若水浒里面的黑旋风李逵一般,哇呀呀吼叫着杀向国王座驾的方向。

    “午时已到!暴君纳命来!”

    开启了全套狂化的他气势非凡,色雷斯王国的精锐士兵们竟然也抵挡不住,被他宛若砍瓜切菜一般砍倒了一大片,很有就这么杀到国王面前的势头。

    看到这一幕,护卫们纷纷移动位置,站到了他和国王的座驾之间,避免发生意外。

    就在这时,伴随着呼啸声,一个黑影从天空中飞来,迅速变大。

    眼看就要抵达目标,熊猫不再沉默,早已高高举起的双手阔剑发出了耀眼的金光,狠狠地砍了出去:“天降正义!”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