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府邸的仓库门口,多了一张床。

    熊猫搬了张床过来,天天吃住都在这里,只有洗澡和上厕所的时候才会暂时离开一下,但也会尽量加快速度。

    不呆在这里,他心里就不踏实。

    尽管知道那堆金币不会长翅膀飞走,但他始终有些担心,不祥的预感始终在他的心头萦绕,沉甸甸的让他很不舒服,就像是心口压着一块大石头,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他知道,这很不好,他的心乱了。

    要是在仙侠小说里面,他这就属于心魔发作,已经有些癫狂了。

    可知道是一回事,做到是另外一回事。

    这就像每个学生都知道只要刻苦学习就能有好成绩,但真正能做到的,往往十个里面也没有一个。

    现在的熊猫就像网上著名的那个表情图,上一秒钟还叫嚷着“我就算死,也不会给G胖骗钱”,下一秒钟就是“爽!75%OFF了!”

    他心里苦笑,却还是坐在床上,如一尊门神似的守护着仓库的大门。

    守护着那笔惊人的财富。

    早饭之后不久,兵临挂着黑眼圈过来了。

    他的身上带着一股难闻的苦涩味道,隔着十来步就刺鼻而来,但他的表情却僵硬冰冷,好像变成了机器人一般。

    熊猫愣了一下,问:“机械心灵药剂?”

    “是的。我的心已经完全乱了,别说附魔,连基本的魔法结构都难以完成。”兵临面无表情地说,“所以只能靠药剂强行恢复冷静,否则的话会浪费材料。”

    熊猫点头,他当然知道对于施法者来说,心慌意乱的情况下,差不多就意味着丧失了施法能力。尽管机械心灵药剂极为苦涩,号称“纯靠味道起效”,但对于目前这种情况,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材料都处理完了?”他问。

    “刚刚处理完最后一批。”兵临回答,说着走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说,“估计到明天,这笔生意就算是结束了。”

    熊猫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大门紧闭的仓库,深深地叹了口气:“真是无法想象!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居然就赚了三百万!”

    “但也把人给得罪光了。”詹姆走了过来,叹道,“原本我还在考虑该怎么处理这笔钱,现在看来,大概只能举家逃走了。”

    “什么意思?”熊猫惊讶地问。

    “其实这次的买卖,按说应该是各大商会联手吃下才对。他们有进货渠道,从各地调拨货物的话,陆陆续续是能够补齐大军所需防寒装备的。”詹姆说,“但是咱们插了一手,抢在他们把货调到色雷斯城之前,一口气砸出了接近三千件防寒手镯,直接就把这笔生意给全赚了。现在不仅大军所需的装备已经凑齐,甚至很多中小商会都买进了不少他们这是多半要积压在手上了,也不知道事后会有多少人因此亏了血本。”

    “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噎死的都是贪心的鸟儿。”兵临说。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爱德华家族这次真的是把大小商会都得罪了个遍……”詹姆叹道,“很多大贵族也被我们给得罪了。”

    “大贵族?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熊猫纳闷地问。

    “根据我打听到的消息,为了这次进攻雷顿王国,陛下跟大贵族们达成了妥协,军费由大家分摊,将来获益也是大家分赃。在军费里面,防寒装备占了很大的一块,据说原本做出来的预算接近五百万金币,为此陛下要在吞并雷顿之后,让出四个伯爵领。”詹姆苦笑,“但因为我们的缘故,实际上的军费开支大概不到三百万,少了一大块。这意味着四个伯爵领……大概就只剩下两个了。”

    熊猫沉默了一下,劝道:“那你至少是为国分忧,理查德陛下会高兴的。”

    “才怪!”詹姆的笑容越发苦涩,“换成你是国王,你手下一个有着王族血统的骑士发了横财,相当于吞并一个国家所需军费的一半以上,你会怎么想?”

    “他真有本事!”熊猫说。

    詹姆深深地看着他,笑了:“你真是个正派人!”

    “什么意思?”

    “老爷的意思是说,他猛地发了财,又有王族血统,国王怕是不放心了。”肯特管家阴沉着脸走过来,说,“工匠们已经安排好了,直接前往南方。我们等一下从地道出城,转折向北,前往雷顿。”

    熊猫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这就要逃亡,失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还有一天的货没卖完吗?”

    “都卖完就别想走了。”肯特管家说,“三百万是什么概念?最多砸一百万下去,就可以找到传奇层次的杀手。我们陛下身边最强的护卫就是寒冰剑圣阁下,二百万找两个传奇刺客,一个拖住剑圣,一个把除了老爷之外其余有继承权的人都杀了,也未必就不行……”

    “这……夸张了点吧。”熊猫讷讷地说。

    “您觉得夸张,但陛下不会。”肯特管家摇头,“或许他也会觉得夸张,但三百万金币这个数目,完全足以颠覆一个国家了。”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一次,咱们差不多将大半个色雷斯城的现钱都卷走了。就算不拿来买刺客,光是用来招兵买马,也足够让陛下坐立不安了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兵临说,“詹姆有没有野心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有威胁到国王的力量了。”

    “王国里面那么多大贵族,每一个都有可以威胁国王的力量啊!”熊猫生气地说,“难道国王要把他们都干掉?”

    “那是因为国王干不掉他们。”詹姆叹了口气,“但他能干得掉我。”

    正说话间,兵临突然转头看向大门口,紧接着熊猫也转过头去,然后是肯特管家和詹姆。

    在肯特管家的左手上,一枚平平无奇的戒指发出了刺眼的红光。而在兵临和熊猫的感知中,一股强大而且毫无掩饰的气息,正激荡着守护爱德华府邸的魔法阵,将魔法阵撼动得摇摇欲坠。

    “果然来了!”詹姆脸色阴冷,眼中腾起了杀气。

    “肯特你继续准备,我们去迎接一下那位‘客人’。”

    “好!”熊猫和兵临一左一右跟上他,三人朝着门口走去。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