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跟着村民们下了山,进了村,正看到荷鲁斯坐在村子里面旅馆一楼的大厅里面,一边吐沫横飞地吹嘘怎么消灭那群山贼,一边大口大口往嘴里灌酒。

    荷鲁斯这个人很有江湖风,他喜欢喝酒,但并不需要好酒。相比酒,他真正需要的是一群听他讲故事的酒友,如果这群人再配合一点,经常惊讶、惊叹、惊呼,那就完美了。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所以荷鲁斯很开心,非常开心,笑得龇牙咧嘴。

    熊猫也微笑,却没有走过去凑热闹,甚至没有进旅馆,而是牵着青龙来到了村子门口,搬了块大石头当凳子,坐在一棵树下等待。

    中午时分,军队终于姗姗来迟。

    他们原本担心会看到被山贼肆虐之后村子的惨状,结果却看到村子里面一片祥和,还看到熊猫倚着一棵大树已经睡着了,旁边的青龙正在无聊地嚼着青草,打着瞌睡。

    无论是人是马,都没有受伤的样子,只是显得很疲倦而已。

    早已料到会这样的詹姆微微一笑,转头看向那个骑士。

    那骑士不由得脸红,尴尬地笑了。

    “正如你所说,这位潘达先生的确神勇无比!”他由衷地赞叹,“我们色雷斯又多了这样一位猛士,真是可喜可贺!”

    一番吹捧之后,詹姆过去叫醒了熊猫。跋涉了一夜的士兵们到旅馆休息,大家各行其是。

    至于荷鲁斯,他早就已经吃饱喝足也说够了,原本打算跟熊猫一起行动的他,却又改变了主意,在军队到来之前就扛着那把两个壮汉才能抬起来的大斧头走了。

    “今天的事情很有趣,以后再有这样有趣的事情,记得叫我。”临走的时候,他如此留言。

    这种随兴而来兴尽而归的风格,也一样充满了江湖风。

    既然没急事,领主的军队就不急着赶路了,打算休息一天,明天再出发回去。但熊猫和詹姆却不能这样,他们不能让使团等太久。于是走了一夜,疲惫不堪的詹姆被熊猫放在了青龙的背上,犹如一袋大米似的,运回了驿站。

    对此,詹姆在事后表示了抗议,他觉得自己应该有更加英明神武的形象,而不是犹如一袋米。

    当时熊猫只指了指青龙,表示有事可以请他自己去跟青龙讨论,詹姆试着凑过去说了两句,被青龙用藐视的眼光看着,于是他说着说着就放弃了。

    熊猫的这匹马很有性格,关键是它有足以支撑这性格的能力。

    一对一的话,詹姆还真没把握能够打得赢它……

    实力决定了彼此交往时的地位,既然打不过青龙,詹姆当然就只能把吃瘪的事情放在脑后,权当这事没发生过。

    至于他第二天开始就每天早期,跟着熊猫一起锻炼,绝对不是因为被区区一匹马给藐视了。

    嗯,至少他自己是坚持这么说的。

    “等这趟完成了册封之后,我自然是回去建设封地的,你准备干什么?”某天锻炼之后,熊猫随口问道。

    “我?”詹姆想了想,说,“先做几年巡防司司长,等我也弄到册封之后,可能会去找个专门猎杀魔兽的冒险者团队,跟着学上一段时间。”

    “你打算扔下封地去当冒险者?”

    “不,只是去学习一下而已。”詹姆说,“我未来的理想,是想要组建一支专门消灭那些危险魔兽,清剿类似狼窝湖这类兽巢的军队。这既需要足够的身份地位,也需要相应的知识。以我们国家的形势看来,未来几年,很可能有建功立业的机会。所以未来几年,我会继续当巡防司司长,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升迁一下,或者是弄到实际的封地。等封地到手,再去补课学习,也来得及。”

    熊猫点头,觉得这想法倒也靠谱。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未来几年,色雷斯这边还真的有建功立业升迁的机会。

    按照他知道的“剧情”,大概也就是今年冬天,色雷斯会发动一系列对外战争的第一步,闪击北方的雷顿王国,趁着谁也没想到居然有人会在冰雪覆盖的季节打仗这个盲点,只用了七天时间,大军就兵临雷顿王国的首都,令历史比色雷斯还悠久的雷顿王国几乎亡国。

    虽然这一战最后在兽人几位金帐大萨满的调停下,没有打成灭国之战,但雷顿王国从此降格成了雷顿公国,而色雷斯国王则在不久之后称帝,色雷斯王国成为了色雷斯帝国。

    如果詹姆足够敏锐的话,应该能够发现端倪。只要他主动请缨,完全可能参加这场轻松的战争,并在战争之中立下功劳,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

    按照无眠他们整理的设定,色雷斯对雷顿的这场“鹰鹿之战”,总的来说没什么风险。色雷斯军的战损很小,主要损失来自于严寒以雪鹿为旗帜的雷顿王国位于西大陆北方,气候寒冷。冬天的时候简直就是滴水成冰,别说打仗,就算出门转一圈都够呛。尽管色雷斯人做了很多的准备,依然冻死冻伤了很多人,甚至超过了战损的十倍以上。

    詹姆的实力不错,也颇有家财,要准备一些防寒的魔法道具,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既然寒冷不是问题,那么他就不大可能会战死沙场,这一战对他来说,纯粹是个刷功劳的机会而已。

    熊猫琢磨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句,然后说:“你也觉得未来几年有建功立业的机会?可能会在哪个方面?”

    詹姆犹豫了一会儿,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话音说:“我觉得,陛下可能要进攻雷顿。”

    “哦?何以见得?”

    “管家前些天给我发来消息,说几个相熟的人家,跑来找他借我家的一套‘碎冰甲’。那套铠甲除了好看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点,虽然是魔法装备,可‘抗寒’这一点,真正没什么大用。如果只是一个人需要也就罢了,几个人都来借,就有点问题了。”

    詹姆停了一下,唯恐熊猫不信,又继续说:“我家的出身,你也是知道的。那几个人家,都是……呵呵,你明白就好。他们会特地跑来借这套铠甲,除了这个理由之外,我想不到别的。”

    熊猫微微点头,又问:“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詹姆笑了,“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你不是说要当几年巡防司司长的吗?”

    “……要是我猜错了,那当然就回去当巡防司司长喽。”

    “你的准备真充分,佩服佩服!”

    “过奖,你打算也参加这场战争吗?”詹姆问。

    熊猫很难得的犹豫了,他思考了很久,还是摇头:“我也不确定,到时候再说吧……”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