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升起来之后,院子的血腥味反而更重了,荷鲁斯渐渐不满,嘟囔:“这简直连酒香都盖住了……”

    熊猫想了想,对着被鲜血浸透的地面使用“采集”指令。

    片刻之后,他的道具栏多了许多“混着泥土的污血”,地上却重新变干净了,连空气中的血腥味都淡了很多。

    “这办法好!”荷鲁斯笑了,“我去把那些尸体也这么处理了,干干净净地再继续喝酒。”

    他才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外面。

    熊猫比他反应更快一些,而青龙则稍慢一些,但大家的动作是一样的。

    他们都听到了脚步声。

    通往山脚下的山路上,有人走了过来。

    仔细听听,这些人还在说话。一个年轻姑娘在哭,几个年纪大的男人在劝。

    再仔细听听,他们应该还挑着担子,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货物。

    熊猫皱了皱眉,看向荷鲁斯:“这是被山贼勒索的?”

    “大概是。”荷鲁斯满不在乎,“和我们有关系吗?”

    熊猫想了想,摇头。

    “既然没关系,我们继续喝酒。”荷鲁斯走了回来,重新坐下。

    过了一会儿,那些人来到了山寨门口,但看到被打破了一个大洞的寨门,却又犹犹豫豫不敢靠近,甚至连叫一声都不敢。

    熊猫等了又等,见他们还是没有任何举动,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门没关,进来吧!”

    被他这一喊,几个村民才战战兢兢地推开门,从已经破了个大洞的山寨大门走了进来,他们以一个头发白了大半的老者为首,几个壮汉挑着担子,担子里面大概是面饼和肉干之类,还有一个颇有姿色的村姑。

    “这位头领……”为首的那个老者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熊猫给打断了。

    “我们不是山贼头领。”他说,“你要找山贼头领的话,去旁边那堆里面找。”

    沿着他手指的方向,村民们看到了堆积成一座小山的山贼尸体,顿时吓得坐在地上,甚至有人连裤子都湿了。

    “仔细看看,阳光下的这堆东西,的确是有点丑。”看着那堆尸体,荷鲁斯咧嘴大笑,“下次咱们再干这个,一定要先收拾干净才行!”

    说着,他突然一愣,自言自语:“话说,王土豪走得那么急,该不会是他讨厌血臭吧?”

    熊猫笑了笑,摇头:“他是另有原因。”

    “还能什么原因?”荷鲁斯冷哼一声,“他是贵公子出身,真正从小含着金汤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对他来说从来就不是个问题。风餐露宿,在尸体堆旁边喝酒吃肉,他肯定不喜欢!”

    熊猫摇头,并没有将王土豪告诉自己的事情说出来。

    王土豪之所以走得那么急,是因为他想要去见一个人。

    虽然他没说要去见谁,但略一琢磨,就能猜到是个女人,应该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以王土豪的性格,这世界上能够让他连打扫战场都懒得,刚刚打完了仗就急匆匆离开的,除了年轻漂亮的女人,还能是什么?

    没有了,只可能是这个!

    只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呢?

    熊猫稍稍有点好奇。

    他们和那些村民谈了几句,才知道这群山贼虽然的确在这里盘踞多年,但以前其实为祸并不剧烈他们也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只是前不久,来了另外一群山贼,火并了原本的那群。这群新的山贼比之前的山贼贪婪得多也凶恶得多,刚刚火并完了,就勒索山下的村子,要他们献上粮食和女人。

    “勒索粮食也就罢了,勒索女人是什么鬼?”荷鲁斯纳闷地问,“而且还只勒索一个我承认这妹子是挺漂亮的,可以打八十分,多一点八十五也行,但他们有七十九个人啊!七十九个人,一个妹子?!这怕是第一天勒索来,第二天就要变死人了吧……”

    “也许他们是给首领抓压寨夫人。”熊猫猜测。

    不管山贼们是怎么想的,总之都已经不重要了。

    毕竟,他们都已经死了。

    这意料之外的好消息让村民们欣喜若狂,千恩万谢,并且表示愿意奉上谢礼。

    听到“谢礼”二字,荷鲁斯顿时眉开眼笑,屁颠屁颠地就急匆匆下了山,甚至于连村民们都被他给扔下了。熊猫则摇摇头,牵着青龙,跟村民们一起缓缓走在路上。

    走着走着,他突然注意到那个村姑表情一变,似乎听到了什么,露出了笑容。

    熊猫心中一动,给自己释放了一个“感知加强”,顿时听到了风中传来的琴声,以及几乎细不可闻的歌声。

    琴是鲁特琴,歌是橄榄树,唱歌的不是别人,就是王土豪。

    有趣的是,这家伙还用了吟游诗人的特殊技能,将自己的琴声和歌声只传递给一个人听。要不是他的技能等级不够高,怕是连熊猫都听不见。

    看那村姑脸色微红,露出害羞的笑意,熊猫暗暗好笑。

    王土豪这家伙,怕是刚打完就担心妹子出事,急匆匆赶去村里了吧……

    他大致猜出来了,王土豪大概因为孤掌难鸣,担心一个人搞不定一寨子的山贼,才用真真假假的消息把他和荷鲁斯引过来,借他们的力量一起剿灭这伙山贼。

    而王土豪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

    为了那个村姑。

    熊猫:王土豪,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多情之人啊!

    你隔壁的许先森:哈哈,我就知道瞒不过你。那妹子不错吧?打扮打扮的话,绝对比那个什么公爵夫人还漂亮!

    熊猫:你打算在这里住下?就这么成家立业?

    你隔壁的许先森: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浪子!浪子是不会被一个女人约束住的!

    熊猫:你的意思是说,你准备走了,而且永远也不打算回来?

    你隔壁的许先森:我是打算离开了,不过……以后还会回来的。就算浪子,也需要可以让自己偶尔休息几天的港湾嘛。

    熊猫摇摇头,笑了。

    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出来,王土豪这小子说话有点言不由衷。

    用不了多久,这家伙就会再回来的。

    或许从此以后,想要找这个家伙,到这一带来寻觅就行了。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